被捕精神病者三求服藥 警不理 無律師家人陪錄口供


有在反修例示威被捕的精神病康復者控訴,拘留期間向3名警員三度要求服藥,警員均置之不理,質疑她「玩嘢」,最終拖延逾24小時才再服藥,保釋後病情惡化,需加重用藥劑量。警方亦涉嫌違反《警察通例》,未有即時安排合適成人或律師陪同事主錄取口供。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會長倫智偉表示,知悉有約13宗MIP或抑鬱病患被捕個案,部分人無法即時與家人或社工會面,有急切醫療需要卻不獲即時處理。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批評警方漠視MIP被捕人權益,不將指引放在眼內

就警員涉嫌沒理會MIP被捕人的藥物需要,及沒有安排合適成人陪同,本報向警方查詢,警方未就此回應。警方稱重視保障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權利,並已向所有新入職及在職警務人員提供全面培訓。警方亦稱,會盡量安排合適成人(親人、監護人或其他負責照顧或看守他的人等)陪同錄口供。

精神病康復者A小姐(化名)向本報記者表示,早前在示威活動中被警方拘捕,被拘留於警署期間,她三度向警員申明自己為精神病康復者,需每日服藥,但身上沒有該種藥物,故盼警員安排她入院治理。她亦指自己有勞福局發出的殘疾人士登記證,可證明自己確實為精神病人。但她的訴求不獲受理,值日官質疑她「玩嘢」,亦批評她「唔舒服又出來(示威)?」

A憶述當時有被捕女子暈倒、男子「爆缸」流血,同未被送院,警員亦不理。之後她再向負責搜袋的警員提出服藥要求,警員無安排。她說,警員態度惡劣,對所有被捕人均以「犯」、「曱甴」稱呼。

之後,有警員威嚇她律師遲遲未到,她可能要被扣押多時,最終她在沒有律師陪同下錄取口供。及後她第三次提出需服藥,警員着她等候。當她完成錄口供,警方才安排她見律師,其時她發現,原來律師一直在警署外等候,家人亦等候了5小時。

A表示,被捕前一周醫生為她開新藥,需每日服用,今次保釋回家後再服藥,已拖延逾24小時。她說被捕後持續發噩夢及覺得驚恐,後來兩次覆診,醫生相繼加藥、調高劑量。她對於警方忽視其殘疾需要感到失望,擔心同類被捕者有同樣遭遇。

協助處理反修例被捕者案件的律師林正文表示,根據《警察通例》第34章,不論該人(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作為受害人,證人,或疑犯,警務人員應立即安排一名合適成人在場陪伴及提供協助,以保障MIP的利益。他認為,以A小姐個案,警員沒安排合適成人陪同,涉嫌違反通例要求。

張超雄表示,2015年美林邨老翁被殺案,警方錯誤拘捕一名智障男子並一度控告誤殺,引發重大爭議,有警員須接受紀律聆訊。他認為警方應汲取教訓,但近期反修例事件顯示,「警方態度完全無變,並延遲或妨礙一些醫療治療需要」。他亦批評警方對被捕人心存仇恨、偏見,「所有指引、通例、程序、保障被捕人的基本權益,根本統統都不執行!」

倫智偉表示,MIP包括精神病、智障、自閉症患者,他們不懂得表達自己,或被警方誤會為不合作,若無合適成人陪同,會將被捕人權益置於不利情况。他認為警方在處理MIP的態度上退步,「當年美林邨案件承認有錯,但現時不認有錯,說好的處理步驟沒有,尊重態度也沒有」。

明報

香港電台

立場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