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歲前球星約老友茶敍路過遭警濫捕被扣8小時 好友資深足評員何鑑江怒斥:都唔知乜嘢世界


港版國安法最快6月30日在北京通過,網民爭取最後反抗機會,在6月28日發起「6.28靜默遊行」,由佐敦遊行至旺角,但和平遊行再遭警方打壓,警員辱罵市民「儍仔」、「弱智」,又肆意噴胡椒噴霧,更以涉嫌非法集結濫捕市民,整日行動至少拘捕53人,原來86歲前香港足球明星梁貴剛亦慘遭警方濫捕,被帶返紅磡警署扣留8、9小時。

84歲資深足球評述員何鑑江,在6月28日相約老朋友梁貴剛到旺角茶敍,但對方竟遭警方濫捕,何鑑江今日在facebook為老友抱不平寫道:「唔怕國安法,只怕亂執法,有感而發!昨日(28日)我們四個朋友,相約在旺角彌敦道,紅茶咖啡室,四點九下午茶,到四點左右,其中一個朋友(86歲)要用手杖,來電,話在登打士街前下車,因警察封路未能通過,幾分鐘後我們打電話給他,打算叫他落油麻地地鐵站坐地鐵回美孚方向,誰知他只回應已被警察截停問話之後電話就一直關機,幾經多方查找,最後得知已被帶到紅磡警署,以上我只講出事件過程,實際情況我不敢猜測,各位自己判斷,誰對誰錯。」之後何鑑江再留言補充:「好消息:我朋友已經回家了。」

有網民留言指有新聞片段拍得一位手持柺杖及行動不便的老伯伯被拉,又有網民找到一張梁貴剛截圖,何鑑江直指該老伯正是他被捕朋友。

《蘋果》今日(29日)致電何鑑江了解,他指朋友返家不久,自己不便打擾對方休息,何鑑江說:「我呢一、兩日會見到佢,我諗搞清楚件事先至再講囉。佢受到乜嘢待遇?點解要逗佢呀?我哋原本約咗喺信和附近間紅茶冰室飲茶,佢喺美孚住,佢搭巴士,條儍佬遲一個站落,如果佢早一個站落,行過嚟就係紅茶。佢過登打士街站落,行返轉頭,我哋一路都未見佢,打電話問佢啦,佢聽電話,嗰時都未曾俾人逗嘅,我話『你嚟唔到就算啦!』如果識嘅就兜去窩打老道兜個圈過嚟,如果麻煩就搭港鐵返美孚啦,佢話『好啦。』點知過咗幾分鐘,見佢仲未出現,再打電話問佢,佢先至話俾差人逗緊,我問佢點,佢已經收咗線,可能差人唔畀佢講,一路都搵佢唔到,卒之有個(朋友)查到佢喺紅磡差館。」

問到那位伯伯是否球圈中人?何鑑江說:「佢以前踢波㗎,有啲名氣㗎,叫梁貴剛,踢過好多隊。」何鑑江為老友抱不平說:「你(警方)條禁區線拉嘅時候,佢點行得入去呢?即係證明你條禁區線拉嘅時候,佢已經喺裏邊,你好似漁翁撒網咁網住晒啲魚任捉。常理佢喺美孚搭去旺角有八達通㗎嘛,證明到佢幾多點喺美孚搭車去旺角,佢點會參加(靜默遊行)由油麻地行過嚟啫?其次佢約咗我哋幾個飲茶,10間舖位(距離)之嘛,正常你差人可以押佢嚟做證㗎,或者打電話畀我哋過去證明㗎,我哋約佢飲茶正常活動之嘛。」

何鑑江續道:「實際情況點,我唔敢評論,我要搵到佢傾清楚先知!你睇到揸支柺杖,80幾歲,你睇到呢啲….大佬,人心肉造,你差人好心畀佢走啦,你仲逗佢上紅磡搞到半夜1點鐘先至放出嚟,過唔過份啲呀大佬!國內都有國安法啦,佢都唔會隨街拉啲平民,佢認為貪官先至拉,或者你做啲佢認為反動(行為)先至拉,邊會拉普通市民㗎啫大佬?而家無端端困佢8、9個鐘,幾十歲俾你逗佢喺差館,嘢又冇得食!唉,以前我都仲有啲餘地(對警方),而家有啲差佬唔睬我,我話最好啦,唔好X同我再傾偈,冇得傾,冇偈傾,常理推論冇理由咁樣樣吖嘛!」

何鑑江表示近日麥花臣球場有小球賽,所以才相約梁貴剛睇波前飲茶,過兩日他會跟梁貴剛見面,到時會再向對方了解。何鑑江更慨嘆說:「而家香港都唔知乜嘢世界。」

何鑑江早在 1960 年代評述香港足球賽事,綽號「何老鑑」。何年輕時先在港台任職新聞記者,到了 1968 年,獲安排與當時著名的足球評述員盧振喧及葉觀楫評述本地足球賽事,何亦曾經跟已故足球員和評述員林尚義一起拍檔評論球賽。何鑑江的胞弟何靜江在 1974 年亦加入港台參與足球評述,兩人組成兄弟檔。他 90 年代在香港電台退休,其後北上參加中國足球職業化後甲 A 聯賽的賽事評述;之後亦有在不同電視台客串評述。

《基本法》第28條:
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

相關事件:0628靜默遊行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