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被濫捕徐子見:無衝擊 提錢都拉 警不許見律師


831遊行本港多區暴發激烈衝突,東區區議員徐子見當晚在港鐵柴灣站協助市民時涉「公眾地方行為不檢」被捕,徐子見對自己在無做任何衝擊行為下被捕感到冤枉,日前向拘捕他的防暴警提出民事訴訟,以尋求公義。

831多區爆發衝突,港鐵多個站停止服務,包括柴灣站。當晚徐子見得知柴灣站停駛後,加上多條道路被封,於是前往港鐵站教乘客搭其他交通工具離開,「有冇做所謂衝擊、示威行為呀,係完全冇嘅。」

無衝突發生 防暴無差別拘捕在場人士

惟當他逗留了約一個多小時,40多名防暴警突從地鐵站衝上來,「十幾廿支警棍係你面前,完全唔可能有衝突」,防暴警截停在場所有人士、搜身分證、搜身等,無差別地將所有人以「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名拘捕,「我所見範圍見唔到有人衝擊佢哋,有冇人去鬧警察,完成冇。」徐子見當刻向防暴表明區議員身份,換來對方一句,「議員拉咗好多個。」他感無奈,只好如鴨仔般企定待被捕。

警刻意拖延被捕人士見律師

當晚有16人被捕,徐子見稱其中一人事發時只是在ATM機取錢,無辜一同被捕。至凌晨1時許被帶回警署後,徐子見於凌晨3時左右要求致電律師及家人,被警方以「依家唔得閒」拒絕;至早上7時再要求致電,再遭拒絕,一直至被捕後12小時,至下午3點許才成功聯絡家人及律師。

徐子見:警方的做法是刻意留難、整蠱被捕人士

過去亦有被捕人士稱扣留期間屢被警方拒絕見律師,早前國際特赦組織的最新調查中,有被捕人士稱,警方以不同理由拒讓被捕人士見律師,包括指電話繁忙、沒有電話網絡等。徐子見認為,警方的做法是刻意留難、整蠱被捕人士, 「我自己好彩啲,屋企人較成熟,如果係小朋友被拉,爸爸媽媽發現屋企小朋友唔見咗,實會擔心,盡早通知佢哋係最好,但依家係剝削咗佢哋通知律師同屋企人嘅權利。」

無辜被拘捕超過24小時,其間又被沒收兩部手提電話,最終獲無條件釋放,「佢依家將在場嘅人全部拉返去,唔理係圍觀街坊定真係示威者,佢嘅做法我相信係白危恐怖,令到好多市民唔敢出街。」幸好,當時拘捕他的警員有展示編號,徐子見於9月26日正式入稟法院,向拘捕他的警員提出民事索償,包括「非法拘捕」、「非法扣留」、「非法搜身」及「非法扣留財物」。

提出民事訴訟向濫捕防暴警

徐子見稱提出民事訴訟是為了公義,望案件勝訴,判詞對未來同類個案有幫助,另一方面制止警方濫捕、無差別打市民,「我哋60後生長成長過程,見到警隊好專業,但係到今日仲有幾多個會咁覺得?我哋見到警隊係會講大話、警黑勾結,大量證據話畀我哋知,警方係會濫權濫捕,作為小市民我哋有咩可以做呢?」

成立眾籌計劃

徐子見早前聯同另外9名反修例受害人發起「反濫權大控訴眾籌計劃」,希望眾籌1,000萬支付包括本案在內的民事訟訴費用。徐子見表示,若是次的民事訴訟最終勝訴,只會留一元賠償金,其餘全數捐給眾籌基金。

HK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