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半周年 鬧市濫捕路過市民、區議員


2月29日,警方在旺角拘捕逾一百人,有街坊市民於當晚也在旺角被無理拘捕。

有街坊與朋友在弼街晚飯後,大約在11點時多,打算經亞皆老街前往朗豪坊乘小巴回家。走到新之城,想過在亞皆老街與彌敦道十字交界過馬路,但警察當時唔準他們行,表示封咗路!

他們再過另一邊馬路,眼看又有大量警察守在路口,他們唯有再走遠一點,打算經地下隧道過對面。

走到去山東街與西洋菜街交界,突然有大批警察,在山東街推進,將他們逼入了山東街小路(瓊華隔離段路),再漸漸將他們逼出了彌敦道,怎料彌敦道兩邊(太子方向及油麻地方向,各有一批警員推進)又有兩邊警員推進。警員一邊推進,同時又向市民發射胡椒彈,大家很驚慌,而且人數又多,警察不斷向在場市民推進、指嚇、謾罵……還驅趕在場記者及急救員,市民於惶恐之中被逼站成一排!

在場市民最後被控非法集結。

街坊原本由亞皆老街往回家的小巴站,警方阻止,而路上佈滿警員,令他們無法過對面馬路,令他們要再兜路,路途上不幸遇上警方突如其來的大圍捕,最後警方更指控他們非法集結!

警方在行動中拘捕過百人,當中包括葵青區議員郭子健及其兩名助理。郭子健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說,當晚在太子購買蛋糕後,途經旺角時,遇到過百名防暴警員圍截市民,其後他被指涉嫌非法集結被捕,過程中遭警員粗暴對待受傷,事件中共42人被捕。他說,在拘留期間,警員沒有給予被捕人士致電親友或律師權利,更有警員性騷擾被捕人士。

郭子健表示,當晚他與兩名助理到太子站憑弔,並在附近購買蛋糕後,約晚上11時,打算到旺角乘車回家,途經彌敦道豉油街時,被過百名防暴警員圍截。他說:「當時前面有幾十個防暴警員,唔畀我哋向前行,諗住向後行,後面又有警員圍住,走唔到。」他補充,當時彌敦道已無人聚集,亦無人堵路,只遺下一些玻璃碎片等堵路的痕跡,「堵路係早啲,係見旺角冇事先行過嚟」。

他說,警員在截查過程中態度非常惡劣,對在場人士說粗言穢語,又不時恐嚇他們。在場有一位女士受驚過度暈倒,要送院治理。郭子健表示,他在截查過程中非常合作,但仍有至少3名警員對他使用武力,「佢叫我行去另一個位,期間有啲推撞,再將我推埋牆,然後按我落地。」他說額頭、手腕、膝部都有不同程度的擦傷及瘀傷,胸口更被抓至流血。

郭子健說,當時他只拿著蛋糕,亦曾向警員解釋他只是途經旺角乘車,但不獲理會,警員亦沒有就截查或拘捕行動作任何解釋,「開頭話截查,查完身份證就比我地走,但之後就改口話非法集結要拘捕。」郭子健說事件中有42人被捕,但基於事發突然,懷疑未必所有在場人士都清楚自己被捕。他指,被捕人士為十多歲至三十多歲,大多是路經的行人,並非聚集人士。他又說,「呢度係旺角,有人喺商廈落樓唔出奇,警察又冇攔到封鎖線,咁我唔知我梗係照行」。

郭子健指,報案室內行政混亂,警員點算被捕人數用了近一小時,亦沒有給予被捕人士應有權利,如致電親友或律師。他說,當晚有部分被捕人士在沒有律師陪同下,隨即在警署停車場落口供,而替他落口供的警員亦不斷致電其律師,說「一個鐘頭內唔到,就唔比你見律師」。

郭子健說,警員在羈留所更性騷擾被捕人士。他說當晚親耳聽到有位被捕女士要求洗澡,但警員不但拖延其要求,更在言談間說「再唔收聲,就有特別服務或者強姦你」。

郭子健在被捕後,連同拘留、到醫院驗傷、留院觀察及返回警署落口供的時間,他最終在3月2日早上才獲保釋離開紅磡警署,而當晚大部分被捕人士亦已由律師協助保釋。

他指警方在沒有理據下圍捕市民,非常「可恥」,並會向油尖旺區議會反映當晚事件,在葵青區議會亦會要求警方交代。他又說,已透過律師作出投訴,稍後會向警察投訴課投訴。

《基本法》第28條:
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

《香港法例》 232 章《警隊條例》第 54(2) 條:
(2)警務人員如在任何街道或其他公眾地方、或於任何船隻或交通工具上,不論日夜任何時間,發現任何人是他合理地懷疑已經或即將或意圖犯任何罪行者,該警務人員採取以下行動,乃屬合法——
(a)截停該人以要求他出示身分證明文件供該警務人員查閱;
(b)扣留該人一段合理期間,在該期間內由該警務人員查究該人是否涉嫌在任何時候犯了任何罪行;
(c)向該人搜查任何相當可能對調查該人所犯或有理由懷疑該人已經或即將或意圖犯的罪行有價值的東西(不論就其本身或連同任何其他東西);及
(d)扣留該人一段為作出該項搜查而合理需要的期間。

如警務人員並沒有合理懷疑而採取上述行動,即屬違法。

《香港法例》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24條:
禁止某些恐嚇作為
任何人威脅其他人 ——
(a)會使該其他人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 ;或
(b)會使第三者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或使任何死者的名譽或遺產遭受損害;或
(c)會作出任何違法作為,
而在任何上述情況下意圖 ——
(i)使受威脅者或其他人受驚;或
(ii)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作出他在法律上並非必須作出的作為;或
(iii)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不作出他在法律上有權作出的作為,
即屬犯罪。(將1920年第13號第2條編入)

《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39條:
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
任何人因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而被定罪,即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3年。

《警察通例》第44章第44-05條:
2. 人員應盡可能以有禮貌的態度進行搜查,並須顧及被搜查人士的尊嚴。

相關事件:0229太子831襲擊事件半周年

Facebook(報道)

Facebook(評論)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