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八個月 防暴警太子站兇攝記兼搜身 疑老屈藏有攻擊性武器 恐嚇票控港鐵附例


太子站4月30日有8.31獻花悼念活動,大批防暴警員一早嚴陣以待。《蘋果》一名攝影記者晚上乘港鐵到太子站採訪,出閘時隨即被4名防暴警截查,對方未有表明截查原因下,即叫記者交出身分證作檢查。

記者多番追問被截查的原因,警員僅表示「你個袋隆起咗,懷疑你有攻擊性武器」,記者拿出身份證作檢查,同時又以電話記錄情況,初時警員表示「拍攝唔緊要」,但另一警員隨即改口,以《港鐵附例》恐嚇會予以票控,並向記者發出警告:「你熄咗佢先,而家第一次警告,熄唔熄?熄唔熄?」記者再展示記者證直言有權記錄情況,惟對方仍不斷以票控為由,要求他立即停止錄影。

記者形容該4名防暴警態度極不友善,而且檢查過程「鉅細無遺」,將銀包內所有卡片遂張確認外,更「地毯式」搜查所有裝置攝影器材的背囊及袋。記者當時帶有兩部手提電話,一部為私人電話,一部為公司電話,警員又隨即質問:「帶咁多部電話做咩」,懷疑他藏有他人物品,之後更要求他雙手舉起面向牆搜身。

記者反問警方的行為,是否指傳媒採訪屬犯法行為,惟對方未有正面回應,僅叫記者回去搜尋答案「自己返去查,我哋只係執法,你自己上網查。」記者繼續追問,對方已不願回答,其後有更多防暴警上前叫記者不要再阻止同袍執行職務。事件大約擾攘10分鐘,防暴警沒有向記者作出檢控,予以放行。

涉事的記者認為該4名防暴警的截查「不合理及濫權」,當時他已向警員表明身份準備採訪「8.31八個月」,又指自己當時「孭住相機」,是有合理原因出現在太子站內,但警員在並無解釋原因下,要求他出示身份證,「查身份證冇問題,但第一句就叫我拎身份證,完全冇解釋」,又指他的背囊有隆起,認為他藏有攻擊性武器感到無稽「佢哋只係無邊無際咁濫用自己嘅權力」。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批評,警方的做法是濫用警權,其行為更是蓄意羞辱記者。他指當時記者已表明身份,提供了身分證和記者證,「佢(記者)有咩行動令人覺得可疑要搜佢身呢?」對於警員以記者的袋「隆起」作為搜查理由,林表示,記者向來都要帶備不少器材,況且警員查問後若無可疑,根本不應該進行搜身。再者,任何人都有權紀錄警方的執法行動,反問「行得正、企得正,怕咩人影呀?」他強調拍攝警方執法是監察制衡的做法,正如以往亦發生過插贓的問題,若果不拍攝,「袋入面無啦啦多啲嘢入邊個數?」

本身是大律師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指出,防暴警以「個袋隆起咗」為由,懷疑涉事記者「有攻擊性武器」,但記者出示記者證及身份證,而背囊內的物件如相機等,都與記者工作脗合,認為警方進一步行動如要記者雙手舉起面向牆及搜查銀包內的卡片等,「明顯係不合理及極不尊重嘅手法」。他又指,若市民在公眾地方被警方截查,法例沒有禁止不能拍攝被截查過程,但必須留意拍攝過程不會阻礙警方正常工作,否則警方便有藉口以阻差辦公為由作拘捕。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指出,若警方純粹以「個袋隆起咗」為由,便懷疑記者「有攻擊性武器」而作出截查行動,「係太隨意、任意」。他指,一直關注警方不斷以各種原因截查記者,尤其在反修例遊行及集會期間,「一大班記者咁查,已經好有問題」,特別對個別媒體、機構和網媒,「如果有針對性係好有問題」。他直言,警務處處長鄧炳強上任後,情況從沒改善,「(警員)態度唔太配合,亦會嘗試阻擋同遮住鏡頭」。

港鐵回覆《蘋果》表示,指鐵路安全由鐵路警區負責,警方可引用《港鐵附例》,太子站暫無相關紀錄。

《香港法例》 232 章《警隊條例》第 54(2) 條:
(2)警務人員如在任何街道或其他公眾地方、或於任何船隻或交通工具上,不論日夜任何時間,發現任何人是他合理地懷疑已經或即將或意圖犯任何罪行者,該警務人員採取以下行動,乃屬合法——
(a)截停該人以要求他出示身分證明文件供該警務人員查閱;
(b)扣留該人一段合理期間,在該期間內由該警務人員查究該人是否涉嫌在任何時候犯了任何罪行;
(c)向該人搜查任何相當可能對調查該人所犯或有理由懷疑該人已經或即將或意圖犯的罪行有價值的東西(不論就其本身或連同任何其他東西);及
(d)扣留該人一段為作出該項搜查而合理需要的期間。

如警務人員並沒有合理懷疑而採取上述行動,即屬違法。

《警察通例》第39章第39-05條:
在事發現場的人員,須:
(a) 以互諒互讓的態度,盡量配合傳媒工作;以及
(b) 不應妨礙傳媒的攝錄工作。

相關事件:0430太子站襲擊事件八個月

蘋果日報(即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