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元朗恐襲3個月警僅檢控6人 白衣人囂張表態:搵到證據咪起訴我囉


「7.21元朗恐襲」發生3個月後,數百白衣狂徒衝入港鐵站無差別暴打巿民,惟警方至今拘捕34人,當中僅6人被落案檢控參與暴動罪。至於其餘28名被捕人士,警方仍在調查,未被起訴,其中58歲水蕉新村居民鄒瑞常是被捕人之一,早前他因捲入一宗涉款達億元的投資騙案,被《蘋果》踢爆而被警方拘捕,案件仍在調查,目前仍在保釋階段。

 

擁有一頭白髮特徵的他相當易認,剛巧在7.21前一日,他身穿搶眼的粉紫色恤衫出席撐警活動時,接受電視台訪問,聲言「7.21元朗將有一場好戲」,叫記者來採訪,惟翌日在元朗站衝突現場,發現一名身穿同款同色恤衫,連佩戴於頸前的大玉配亦九成相似的白頭佬,持棍追打市民。事後他於8月29日被警方拘捕,目前以1千元保釋,每月返警署報到1次。

踏入「7.21元朗恐襲」3個月,由白髮變黑髮的鄒瑞常,日前在水蕉新村的家接受《蘋果》訪問,他矢口否認片中人是他,「now記者講似我,警察咪拉咗我囉,人哋(片中人)戴咗口罩,唔可以話係我,梁耀宗都係白頭髮㗎!」他更堅稱,自己在7月20日接受訪問後當晚已將頭髮染黑,被記者質疑時繼續死撐:「美源髮采好簡單,摷兩吓就變黑㗎啦!」

不過,本身在圍村長大的他承認當日有現身聲援,當有傳示威者會入元朗挑釁村民和搞祠堂時,元朗六鄉村代表、鄉委會已開緊急會議商討,結論是有人提議出動千人「教訓」示威者。「新買咗幾百支藤條,仲係靚嘢嚟,當時只係想教訓吓示威者,等佢哋收歛,唔係想殺咗佢、打斷手腳,如果真係打,就唔會攞條手指公咁幼嘅藤條啦。」他更強調,有鄉紳早已叮囑各人只針對「教訓」黑衣人,其餘市民「唔好亂嚟」。

他憶述當日下午2時,一眾村民聽從指示在多處集合,「有事先call出嚟,冇事就散」,之後一切平靜,他晚上10時半已回家,但其後突然接到通知指「南邊圍要人」,「我已經返咗屋企,於是再出去囉,有事要幫手,一定要聚集啲人先可以抗衡,我哋咪企喺度對峙囉!」他稱直至元朗區助理指揮官(刑事)游乃強帶隊入村,他就離開,但他堅定的說:「佢(游乃強)一入嚟就話冇嘢嘅,抄吓身分證啫,安撫吓(白衣人)。」據他所知,當時抄了過百人的身份證,之後更有人被帶返警署調查,「冇事咪放佢走。」

雖然鄒瑞常無被抄下身份證,但8月29日他因另一案件到警署報到時,被警方以涉嫌參與7.21事件被捕,他直言不擔心被起訴,「搵到證據咪起訴我囉!」他更認為不算很暴力:「你都見啦,當日有幾多個傷,傷得有幾重吖?」

「7.21元朗恐襲」一直被外界形容為「抗爭運動」的轉捩點,更揶揄「警鄉黑勾結」令警隊名聲一鋪清袋。作為十八鄉鄉委會主席的程振明卻有不同看法,他認為7.21不算暴動,「呢啲只係毆鬥,又唔係有刀,警方控告暴動罪係過分咗。」他更指,警方至今拘捕34人是太多,「睇返啲片段,當時正式參與(打人)得10幾個。而家拉嘅,可能曾經喺附近出現過,因為佢哋全部冇戴口罩最易認。 」

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