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襲警案 涉案警員庭上口供與其他紀錄不符


去年 6 月 12 日「逃犯條例」修訂恢復二讀,有市民發起罷工罷課到政府總部「野餐」,警方出動防暴警察及速龍小隊清場,觸發嚴重警民衝突,當中 25 歲男子被指於灣仔警察總部附近襲警被控,案件今於東區裁判法院開審,聲稱被襲的高級督察余天生今出庭作供,他於庭上作供指遭被告揮拳襲擊,惟醫療報告指他曾向醫生表示遭人以「手㬹」襲擊,而其口供紙及警員記事冊上的紀錄則為遭人用手襲擊,辯方盤問余為何相關紀錄會有出入,余則表示是文字表述上的分別,且不認同辯方指他「講大話」。余又同意他當時並不肯定被告當時是反手襲擊他。

高級督察余天生今作供指,去年 6 月 12 日下午他與同僚於警總附近一帶便裝當值,觀察現場情況,並於較早時間得知立法會附近有騷亂及「暴動」事件發生,於當時留意有一名以圍巾蒙住半邊面部,身穿黑色上衣及黑色短褲的男子,及褲袋內有疑似噴漆罐,余懷疑該男子於早前的騷亂事件有關,遂趨前至對方左後方,從對方的盲點切入,並用手「拍一拍」對方膊頭,提高聲線說「先生,差人,過一過嚟」,但隨即遭被告揮拳打傷其左邊頸部位置,余則大叫「襲警」並制服被告,過程中並無出示委任證。

辯方則盤問余天生指,余案發時沒有出示委任證,是因不想暴露身份,余否認指因不清楚被告是否有同黨或武器等,而他的主要目的是截停被告,且事件於瞬間發生,故他當時沒有考慮委任證的問題。辯方又詢問余錄取口供前有否與同僚討論案件,余則表示只是與對方講述案發事件等,並沒有討論過被告施襲的動作。辯方又指當時被告的動作是看似想撥開余,且力度不大,但余否認。辯方另指余當時身處被告的左後方,如果他揮動右手,沒有可能會擊中余的左邊頸部,余不同意。

被告報稱任職閉路電視技術員,他被控於本年 6 月 12 日,在軍器廠街與駱克道交界襲擊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即高級督察余天生。

立場新聞

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