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6 區諾軒涉大聲公襲高振邦及推撞警員盾牌 遭裁定兩罪罪成獲准保釋候判

去年7月7日旺角發生衝突,當中時任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被指涉以大聲公推撞警員關志豪長盾,以及用大聲公跟警察公共關係科警員對話時,令警司高振邦耳朵痛楚,被控兩項襲警罪案。案件經審訊後,今於九龍城裁判法院裁決,裁判官梁嘉琪裁定區諾軒兩項襲警罪罪成,案件押後至4月24日判刑,期間索取社會服務報告,區獲准繼續保釋。

 

裁判官指區諾軒帶有惡意且大聲公音量刺耳

裁判官梁嘉琪裁決時指,就區諾軒以大聲公襲擊高振邦的控罪,高當時曾數次要求區諾軒不要將大聲公「擺咁埋」但不果,高亦曾用手撥開大聲公,並指當時大聲公距離他約27吋距離。梁官認為高的行為已充分顯示他並不同意區諾軒於近距離向他叫喊,而高著區停止叫喊時,區回應指「點解唔嘈得?我有權嘈」,顯示區帶有惡意,且大聲公的音量刺耳,持續一段時間可造成不適,並認為控方已排除高因其他工作事宜而令耳朵不適等,故裁定區諾軒以大聲公襲擊高振邦罪成。

至於襲擊警員關志豪,梁官指證供顯示,區諾軒當時曾指罵關是「毅進仔」,並大力用Mic(咪高峰)打其長盾3次,關表示當時「我覺得有啲驚,因為佢係一個議員,估唔到佢會對警方防線作出一個衝擊行為」,並指自己當時被嚇到「呆咗」及握緊盾牌。梁官認為關的上述行為足以顯示他對被告的行為感到憂慮,擔心會遭受非法武力對待,且區指罵關是毅進仔亦顯示他帶有針對性,故裁定區諾軒襲警罪成。

 

辯方求情:動機非要襲警 想協調及化解事件

辯方則求情指,區諾軒曾當選立法會議員,一直服務社會,並將會前往日本修讀博士課程。襲警罪並無量刑指引,且區諾軒當時的動機並非要襲擊任何警員,而是想協調及化解事件,醫療報告亦顯示高振邦並沒有受到永久傷害,希望裁判官可以社會服務令或以罰款形式處理。辯方續指,區諾軒亦承認自己當日的言語有不當之處,對此感到後悔。

案件今年1月審訊,高振邦供稱指,區諾軒曾以粗口指罵他「X你呀」,他回應對方指「你係議員,你講粗口」,高又於觀看警方片段後形容區當時手持大聲公「追住我嗌」,他曾多次要求區不要將大聲公「擺咁埋」但不果,由於他當晚要執行職務,對右耳不適不以為意,但不適情況持續,影響睡眠及耳內有風聲等,他覺得「唔對路」遂前往求診。高於此事件之前,耳部並無不適,其醫療報告則指他為急性聽力損失。

當日負責築守防線的警員關志豪早前則作供指,他去年7月8日凌晨12時許,奉命於彌敦道一帶築起防線進行清場行動,期間他聽到區諾軒及譚文豪兩位立法會議員不停要求見指揮官,當中區諾軒「針對我叫我毅進仔,大力用Mic(咪高峰)打我長盾3次」,關表示當時「我覺得有啲驚,因為佢係一個議員,估唔到佢會對警方防線作出一個衝擊行為」。

控罪指,區諾軒(32歲)於去年7月8日大約凌晨零時25至31分,在油麻地彌敦道與登打士街及咸美頓街交界,襲擊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即警員23663 關志豪及警司高振邦。控方於案件提訊初期曾分別以「AAA」及「EEE」作代號,代表控罪中的警員及警司,其後撤回匿名申請。

 

資料來源:

立場新聞 – 區諾軒涉大聲公襲高振邦及推撞警員盾牌 遭裁定兩罪罪成獲准保釋候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