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6 理大圍城戰

【2019-11-11】大三罷

一批示威者由早上到中午都在紅磡理工大學內聚集。大學平台包玉剛圖書館附近被示威者堵塞通道,下午約1時15分,有人向雜物投擲懷疑燃燒彈。現場起火前,曾傳出多響玻璃瓶碎裂聲。而被燒著起火的物品,包括雨傘和欄桿等。

 

【2019-11-12】理大停課

網民今日發起「黎明行動2.0」破曉行動。早上8時許,理工大學通往紅磡站的天橋,有一批示威者聚集,防暴警在場繼續戒備,並於理工大學外拘捕多人。理大學生校董李傲然趕到了解,希望為被捕人士提供協助,稱遭防暴警員拳毆襲擊受傷。

校園內有大批黑衣人搬來雜物,再度築起路障。網上流傳一段影片,多名穿黑衣示威者,在理工大學通往紅磡站的天橋上掟雜物落馬路。

理工大學為保障師生安全,宣布取消今日下午2時半前的所有課堂。
對於防暴警早上追截堵塞紅隧示威者期間,一度進入理大校園,理大指警方已撤離校園,校方會了解事件。理大同時對有示威者搗亂校園表示遺憾。

 

【2019-11-13】佔據理大

理工大學加士居道行人天橋今午有黑衣人集結,投擲雜物到加士居道,現場交通一度擠塞,防暴警察到場協助疏導車輛。

今午12時後黑衣人開始聚集理工大學行人天橋,將膠馬、竹枝、磚頭等從天橋投擲到加士居道,亦有人從大學搬出檯凳,又在天橋築起雨傘陣。十多名防暴警察到場疏導交通及清場。有黑衣人其後走下天橋並搬出垃圾車堵路。

至2時許,理大對出康莊道天橋入口已被示威者全封,現場情況平靜,暫未見有警方布防。

 

【2019-11-14】曙光行動

網民連續4日發起「大三罷」,大批示威者今日發起「曙光行動」,早上6時許,理工大學一帶被示威者用磚頭堵路,防暴警察施放催淚彈驅散。到中午3時許,再有大批示威者聚集,繼續用磚頭堵路。約5時許,一批防暴警察到漆咸道南柯士甸道戒備。

紅隧九龍入口往香港方向近理工大學位置,示威者霸佔天橋,利用雜物等堵塞馬路,紅隧九龍入口往香港方向暫時封閉。

 

【2019-11-15】抗爭飯堂

「大三罷」今日連續第五日,多間大學被學生佔領及駐守,校園附近道路被堵。自昨日警方於理工大學外施放催淚彈,理工大學學生今日繼續留守校內,有市民及學生運送食物及各類物資予校內學生,校內設立物資站,有人自發進入學校飯堂煮食,食堂外寫有「抗爭飯堂」。

食堂「員工」由示威者、學生、大學教職人員及義務人員組成,提供免費膳食給校內留守人士,菜式有炒飯及燒味等。廚房運作「流水式」分工,包括「洗碗部」、「中式料理部」等,有大批黑衣人聚集飯堂取食物。除理大外,中文大學亦有義務人員煮食,有市民同時幫忙兩間大學。

除食物外,捐助的物資亦集中堆放在餐廳,包括過百部充電器、毛巾、雨褸、衣物等日用品,有人把收集的衣服分類。

 

【2019-11-16 】退入理大

晚上九時,一批黑衣人拆走路旁的鐵欄放在科學館外的一段漆咸道南作為障礙物,又嘗試以火槍焚燒路面的樹枝以及在路上放釘。一批防暴警察則在距離理工大學近四百米外的柯士甸道戒備,以電筒照向前方,有黑衣人上前向他們擲汽油彈。

晚上十時,另一批防暴警察於漆咸道南一字排開,向理工大學方向推進,警方舉橙旗及黑旗警告,之後施放多枚催淚彈,黑衣人再以汽油彈還擊。防暴警察推進至柯士甸道口,同一時間,在柯士甸道的防暴警察亦發射多枚催淚彈,當時柯士甸道未見有人聚集,之後亦一度向理工大學方向推進。隨着警方的防線後退,示威者亦退至暢運道近理工大學的位置,手持木板與遠處警方對峙。

晚上十一時,另一批警員由科學館道推進,黑衣人投擲多枚汽油彈阻止他們前進,警員舉黑旗推進,並施放多枚催淚彈。另一邊廂,在漆咸道南的警員亦再度推進至柯士甸道口發射催淚彈。其後黑衣人走入理工大學校園到平台布防,又在大學入口前點起一個大型火堆,期間多次發生爆炸,警員未有進入校園。

 

2019-11-17 衝突再起

約早上10時,柯士甸道和漆咸道南交界,近九龍玫瑰堂一帶有市民自發清理路障,他們將磚頭、欄杆等雜物搬上人行道,理大示威者上前阻止,其間有人向清理路障市民投擲磚塊,防暴警察其後亦到場,示威者組成傘陣與警方對峙。

早上約11時,防暴警察開始向示威者發射多枚催淚彈,示威者就投擲汽油彈

中午時份,警民衝突愈演愈烈,警方出動兩部水炮車及銳武裝甲車同時向示威者防線推進,水炮車發射透明和藍色催淚水劑,示威者則投擲汽油彈及磚塊還擊

約下午2時,在理大外的衝突現場,一名警察傳媒聯絡隊隊員於距離大約30米處、漆咸道南與柯士甸道交界近九龍玫瑰堂位置被箭射穿小腿,他之後送廣華醫院治理,需要接受手術。不久後,一名警員被鋼珠射中頭盔,但未受傷。

下午4時50分,理工大學要求,在場人士,包括學生及教職員,切勿留在校園

晚上8時50分左右,警方出動兩輛銳武裝甲車沿暢運道天橋往理大方向推進,示威者向其投擲大量汽油彈,其中一輛著火,火勢猛烈,幾乎燒著整個車頭。起火的裝甲車其後停止推進並後退至警方防線。火勢其後已撲熄。

警方一方面呼籲人們從Y Core離開理大,一方面於該處發射催淚彈。甚至逮捕多名依照指示從Y Core離開的市民、急救員及記者,一個個雙手被綁排列坐在地上,有指曾有警員用鎗指向列坐地上人士。

記者協會晚上作出呼籲,稱從警方獲悉除非出示有效記者證明文件,所有從理大離開的人士均會被捕。理大經多連日激戰,晚上氣氛愈趨緊張,警方與示威者爆發多次嚴重衝突。晚上11時許,示威者在路面投擲汽油彈,警方以催淚彈還擊。防暴警其後再舉起黑旗及橙旗,而水炮車亦到場射水。雙方仍在對峙。至深夜,警方再在漆咸道南施放多次催淚彈,其後廣播呼籲示威者「投降」。

 

【2019-11-18】理大圍城

在清晨5時30分左右,警方特別戰術小隊攻入理大正門,一度攻入大學醫療避難處,現場留下大灘血漬,而理大學生校董李傲然更指警察從三方切斷示威者逃走路線,他亦同時指出有多名留守的示威者眼晴受傷,以及因被水炮車射出的液體而出現低溫症,不過因為所有義務急救員已被捕而無法得到合適的治療。

理大學生會署理會長胡國泓表示,校內至少有500名示威者,有70至100人想嘗試離開,但還沒走到警方防線就被催淚彈逼退。

而在上午9時,一名在理大校園範圍內的香港電台記者按照警方的指示,前往警方指定的位置接更時,被防暴警察喝令舉高雙手前往警方防線檢查記者證和身份證,當記者向防暴警察解釋想接更時,防暴警指「唔可以(不可以)」,要求記者經其他路線離開,期間全程被槍指向。此外,其他同台記者經過紅隧欲拍攝校園範圍情況時,亦被防暴警察禁止和要求關閉,同時指所有在理大範圍的人,都會被控暴動罪。

其後接二連三有大量在理大校園的示威者及學生嘗試逃出警方包圍網,包括跳橋、跑公路及走下水道等方法。

 

【2019-11-19】部分示威者步出校園 義務急救員離開

清晨有部分示威者擔心被警方拘捕後以武力對待,嘗試跳落理工大學創新樓的地下渠離開,被消防員即時叫停,有多人被拉起,並多次落渠搜索兩個多小時。而最終被困人士稱因渠道「太臭」而被逼放棄。

早上10時,陸續有近百名留守人士因低溫症和懷疑吸入不明氣體而感到不適,需要由救護員帶領到校園外的空地,並蓋上錫紙保暖,坐在地墊上等候登上救護車離開。同一時間陸續有年輕學生選擇跟隨校長和老師離開,並在科學館徑由警方設立的封鎖線接受搜身及登記個人資料,有學生表示因身邊的同伴都離開而感到被遺棄。

下午3時,警方表示在理大及附近拘捕和登記約1100人,當中約600人「自願離開」,包括約400名成年人及約200名未成年人。而警方初步分析,「自願離開」者的人士大部分並非理大學生。而理大校長滕錦光一度在校園逗留不足一小時,但未有與校內學生或示威者見面,記者上前追問亦快跑未有理會。

晚上8時,20多名留守在理大的義務急救員宣布由於校園內只有很少示威者,加上食水和食糧不足,以及自身安全,決定宣布已完成救援工作,離開理大校園。

晚上10時,剛履新警務處長鄧炳強在多名警員陪同下,到理工大學外的暢運道及漆咸道南視察,並且與防暴警談話及握手,未有進入校園範圍。到11時,最少6名示威者趁義務急救員撤離期間突圍逃走,爬過鐵絲網進入紅隧範圍,但最後被多名防暴警追截而被捕。

 

【2019-11-20】心理戰術
早上10時許,警方按照《蘋果日報》指示威者從渠口成功出逃報道,於理大周邊及紅磡的所有下水渠口伏擊,其中6人在暢運道橋底被捕,涉暴動罪和協助罪犯。其中一人為熱血公民鄭錦滿。而早上約9時有一人成功從渠口爬出。熱血公民主席鄭松泰後來在Facebook發文大罵《蘋果日報》,表示《蘋果》經協商已刪除有關報道。

衝突稍微降溫,仍有約100名示威者留守在校內。在晚上,數名警員採用心理戰戰術,在漆咸道南向理工大學用擴音器大聲呼叫校園內的示威者:

“ 好寂寞、好孤單,不要緊的。出來啦,去投降,其實你們做了違法的事情,只不過是算理工大學這筆刑事毀壞的賬而已呀。(這是)犯罪行為來的,要買單要結賬的!犯了法,就要伏法,基本道理來的啦。(就像)吃了飯就要買單結賬一樣,(也是)最基本的道理。為什麼竟然有人希望自己犯了法之後自己是不用承擔責任的?那我的存在豈不是很沒有意義?做人不可以這麽自私的,懂不懂?想想其他人啦。把地鐵搞爛,路也挖爛,我都沒見過理工大學外面有沙灘的,真的是心裡有沙,哪裡不是馬爾地夫。不要緊的,如果你們冥頑不靈,我們可以繼續陪你,過完聖誕,過完農曆年,過完復活節我們都陪你,但是你們的人越來越少,投降的人越來越多,我們攻進來的時候,希望你們不要反抗,知不知道啊?”

同時批評在場有人拍攝。其後播放周杰倫的《四面楚歌》,有警員亦高叫「食飯未呀死曱甴!」

 

【2019-11-21】生命麵包

警察公共關係科警司劉肇邦透過Facebook直播交代理工大學現時的情況,指至21日已有約1000人自理工大學離開。當中約300人是18歲以下人士,18歲以下人士離開時會被登記身份、影相及放行。劉肇邦重申警方現無設立任何死線,希望以和平方式解決事件。

到晚上,警員繼續在理大外喊話並用強光電筒照向理大,稱在這幾個月中發現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能力低於未受過教育者,「連讀毅進嘅毅力都無」,又嘲諷留守人士如基層、拾荒者及長者一樣,吃「冰冰冷冷的生命麵包」,而自己放工後可北上深圳食「海底撈」、飲冰凍啤酒。

    #生命麵包:在1950年代及1960年代,由於香港經濟仍處於開發中國家的水平,市民仍要為基本溫飽而奔波,麵包生產商嘉頓認為香港市場需要容易保存、食用方便,又有營養的麵包,於是在1960年推出一種加有維他命和礦物質等多種營養素的麵包,並命名為「生命麵包」,其名稱寓意健康和成長。在1960年代生命麵包的售價為每個港幣7角,其較低的售價能讓基層市民可補充營養。生命麵包採用蠟紙包裝,利用蠟紙的防潮濕特性,令生命麵包較容易保存。香港在1970年代經歷多次天災,香港政府亦以「生命麵包」作為政府免費提供給市民的賑災糧食,讓受災市民能得到基本溫飽,渡過難關。

【2019-11-27】搜索行動
上午9時30分起,理大派出100人組成9隊小組再次進入理大校園尋找仍未離開的人士,同時檢視辦公室和實驗室內設施被破壞的情況。小組搜索校園內所有樓層及房間再沒有發現留守者,行動在中午結束。

同日下午4時,理大再發表聲明,指校方的小組在過去兩日已進行了全面尋找留守人士的工作,校方建議警方無需再採取類似的行動,並立刻解封校園。

 

資料來源:

HK01 – 【11.18】理大近百示威者天橋游繩逃走 警半小時後趕至射催淚彈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 Ropes and motorbikes used to escap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campus siege

維基百科 – 香港理工大學衝突

明報 – 防暴警射多發催淚彈 示威者退入理大

頭條日報 – 【大三罷】飯堂服務暫停 示威者理大設「抗爭飯堂」

頭條日報 – 【大三罷】示威者理大築路障 天橋掟雜物堵路(有片)

頭條日報 – 【大三罷】疑投擲燃燒彈 理大校園雜物起火焚燒

頭條日報 – 【大三罷】理大下午2時半前課堂取消

頭條日報 – 【大三罷】示威者理大一帶再以磚頭堵路 防暴警到場戒備

蘋果日報 – 【抗暴之戰●理大】逾百抗爭者游繩逃脫 防暴警已封死監視

蘋果日報 – 【抗暴之戰●Live】一批中學生由校長陪同步出理大 到警方防線登記

蘋果日報 – 曾鈺成入理大點名尋「朱媛」

蘋果日報 – 【抗暴之戰●理大攻防戰】警方包圍校園 弓箭手作最壞打算︰預咗死,遺書都寫定

轉角國際 – 香港理大圍城戰:晝夜惡戰24小時,港警不留活路的十面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