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被捕人疑遭老屈管有攻擊性武器 罪名不成立 官:警供詞不可靠


網民2019年平安夜發起各區「和你 shop」,38 歲女侍應被指在沙田百步梯以鐳射筆照射警員,被控在公眾地方藏有攻擊性武器罪,經審訊後,2021年1月13 日在沙田裁判法院被判罪名不成立,兼得訟費。署理主任裁判官溫紹明指,警員證供前後不一致,與呈堂相片有明顯差異,裁定其證供不可靠。另外,被告當時穿著藍白色碎花裙,打扮與路人無異,裁判官指:「不能作出任何推論,遑論作有罪的推論」。散庭後,旁聽人士鼓掌,恭喜被告脫罪。

署理主任裁判官溫紹明裁決時指,警員潘漢基(譯音)或已盡力作供,但其供詞不可靠。潘曾在庭上描述現場環境、人流及警方動態,惟裁判官指其證供前後不一致。潘供稱有 6 至 7 名市民坐在百步梯,人流稀疏,附近亦無警員;他盤問時改稱附近有 10 至 20 名市民,百步梯下方有數十名警員。

官指警供詞與現場相片有明顯差異

裁判官對比案發前十分鐘的現場相片,認為警員供詞與相片有明顯差異,包括被告身旁有至少 5 名警員,有人坐在梯間,亦有持攝影器材的人站立。他指雖然相片只拍到場地一角,但警員沒理由在十分鐘內散去,現場亦不可能只有一個角落聚集市民,「(案發時)不可能被形容人流稀疏」。

裁判官又指被告當時遭警員重重包圍,不會無緣無故、大膽使用鐳射筆照向警員。即使被告照射梯底的警員,她附近亦有警員可以行動,無須潘衝上 35 米的長梯拘捕。潘指被照射「一剎那」,裁判官質疑他一邊追捕,一邊留意梯級及周遭環境,有可能看錯或看不清楚,最終不接納其證供。

至於被告自辯,裁判官指她袋內藏有剪刀及口罩等物品,他認為各人的生活習慣不同,不排除被告對於用途的解釋真確。裁判官指該剪刀只是美工剪刀,被告當時只是穿著藍白色碎花裙,打扮與路人無異,亦沒有戴口罩,「不能作出任何推論,遑論作有罪的推論」。裁判官又指警方沒有檢取指紋或 DNA,沒有證據證明被告曾接觸涉案鐳射筆。裁定罪名不成立。

警無表明來意衝前 裁判官溫紹明:被告或以為同佢爭緊路

辯方有訟費申請,指警員供詞不足以支持案情,控方則指被告自招嫌疑。裁判官稱最大的討論點為被告有否逃走,他翻看警員供詞,指潘突然衝向被告,默不作聲用手攔著她,形容被告移動,警員跟著移動。裁判官稱:「唔係話批評,點解(警員)唔即時解釋要求被告合作⋯⋯有啲奇怪」。

裁判官認為被告既非自招嫌疑,亦非技術性脫罪。雖然被告遭截查時的行徑非很合作,但警員無表明來意便衝向她,被告未必知道自己被截查,「可能以為(同警員)爭緊路」,最終批准辯方訟費申請。

黃姓被告(38 歲,侍應)被控於 2019 年 12 月 24 日,於沙田新城市廣場大會堂附近的公眾地方管有一支可發出鐳射光束的裝置。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中止刑事檢控以換取報酬
– 提出虛假的指控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相關事件:1224平安夜「和你 shop」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