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被捕哈薩克籍學生疑遭老屈企圖縱火 罪名不成立 兩警證供不穩妥


2019年 11 月理大圍城衝突中,一名哈薩克籍浸大學生被指在油麻地彌敦道企圖向警方投擲汽油彈。他早前否認一項有意圖而企圖縱火罪受審,區域法院法官沈小民2021年1月 11 日裁定其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

法官指出,事發時為特別戰術小隊一員的警長嚴偉倫供稱被告曾點著打火機 4 至 5 下,他理應知悉涉案打火機及汽油彈為相關證據,需檢取作證物。而當時情況並非危急,但他不但沒有嘗試尋回該打火機,亦沒有在處理被告的 41 分鐘期間,要求同袍幫忙尋找。

法官又指,嚴偉倫在案發後約一年、審訊前兩天的證人陳述書中,始對打火機一事作出解釋,但當中並沒有證據顯示他曾在現場作搜查。法官認為,上述種種證據顯示,嚴偉倫對被告的指控全屬謊話。而嚴偉倫當時以「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拘捕被告,亦反映他當刻不認為被告行為構成企圖縱火。

另外,嚴偉倫在控方要求下,始交代案發時看到打火機並發出火花。雖然法官認為不存在矛盾之處,但決定不會給予任何比重,因他所作的證供並不連貫,不足以說服法庭事件確如他所述般。

至於負責檢取證物的偵緝警員 10518 ,法官認為他其證供與嚴偉倫互相抵觸,因 10518 指自己在警署內發現背包裡有一枚橙色打火機;但嚴偉倫卻稱,檢查被告的背包約兩至 3 分鐘後才交予 10518 ,並沒有找到橙色打火機。

法官續指, 10518 庭上證供與陳述書亦前後矛盾。他在證人陳述書內描述嚴偉倫於凌晨 2 時 53 分將 10 件證物包括橙色打火機交予他。法官稱,他只可能在警署內尋獲打火機,或從嚴偉倫手上接過打火機,兩者根本不可能同時並存,故其可信性成疑。

基於上述因素,法官認為兩名警察的證供不穩妥,以致法庭未能肯定事情的始末是否真的如他們所形容的一樣,終裁定控方未能按既定標準舉證,判處被告無罪。

19 歲哈薩克籍浸大學生 ,被控一項有意圖而企圖縱火罪,控罪指他於 2019 年 11 月 18 日,在油麻地彌敦道與佐敦道交界的公眾地方,無合法權限或辯解而企圖用火損毀他人財產。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 向調查人員提供虛假的陳述
– 捏造、藏匿或毀滅證據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相關事件:1118營救理大行動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有線新聞(報道)

NOW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