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三罷被捕司機疑遭老屈阻差辦公 罪名不成立 警廣播一秒後即打爆車輛玻璃


2019年 11 月 11 日市民展開「三罷」抗爭,翌日中大衝突愈演愈烈。當晚一名「空少」被指在科學園一帶將私家車橫泊於南北行線堵路,不依警方指示駛走而被捕。他否認一項阻差辦公,案件2020年8月31日於粉嶺裁判法院開審。被告自辯稱,在警方發出廣播的一秒後,就有警員衝到車旁,拉開車門,並打碎副駕車窗,而在他嘗試配合指示開車時卻被警員拉出車外。主任裁判官蘇文隆指,懷疑被告是否有心拒絕警方指示,並指被告有機會並非不合作,而是無法在短時間內盡快駛離現場,故裁定罪成不成立。

吳姓被告(32 歲)被控一項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指他於2019年 11 月 12 日在大埔創新路故意阻礙警署警長伍國雄。

警署警長伍國雄今作供指,當晚 9 時許乘坐裝甲車到馬料水創新路,連同一輛水炮車及支援車,準備前往中大二號橋作支援,但路面被堵塞。他表示,看見被告的白色私家車「打斜」停泊,而身在水炮車的同事隨即說出被告的車牌,向他發出警告,要求立即駛走,惟被告沒有按指示離開。於是,他與 6 名同僚走到被告車旁處理,及後被告的私家車由警務人員駛走。

任職 9 年原準備升職 因案件遭解僱

裁判官裁定本案表證成立。被告自辯時稱,案發時為國泰航空機組人員,已任職 9 年,當日早上在國泰城參與培訓,準備升職。他知曉國泰曾於去年 8 月明言任何員工參與示威將會被解僱,因此沒有參與示威活動,亦無心阻撓警方行動,但卻因本案被解僱。

被告表示,當晚原定與女友一同前往天賦海灣,探望女友友人的初生嬰兒,因前路堵塞,故打算調頭才會在逆線打斜,並無心阻撓警方執行職務,及沒有示威初衷。

稱警方廣播一秒後就有警員衝到車旁

他續指,警方廣播提及自己車牌一秒後,立即有警員出現圍在車旁,拉開他的車門,並命令他開車,其間打碎其副駕的車窗。他稱,他依警方指示,嘗試開車,但卻被警方拉出車外拘捕。控方盤問被告時指出,被告根本沒有打算離開現場,在聽到警方廣播後仍未離開,是有意阻塞交通;並指他當時拒絕打開車門,警員才將車窗打碎,強行將他帶走。被告均不同意,並表示當時沒有對抗或掙扎。

在控方盤問被告周姓女友時,控方指出警員打碎車窗玻璃是因被告拒絕下車;但遭裁判官打斷,並質疑控方沒有證據基礎,指沒有證人供詞支持該說法,一度問「識唔識架?」、「你估架?憑空想像?」控方則回應現階段未有證供基礎,手頭上沒有資料,最終裁判官不容許控方於盤問提出上述指控,控方沒有再作相關提問。

官指控方無證據證明警方打碎車窗的原因

控方在結案陳詞時指,被告與其周姓女友的說法不一致,被告稱因前方塞車而調頭,而其女友作供則指,被告是因左邊另一輛白色私家車突然快速挨近,似是要「切線」,才立即扭右,以避免兩車相撞。控方認為兩個版本出入重大,有理由相信二人並未道出實況。

裁判官蘇文隆指出,即使被告與其女友解釋不一,但本案並非在於被告有否故意堵路,並指被告有機會認為當時未有足夠時間及空間駛走。裁判官續指,警方打碎車窗一點非常重要,控方卻沒有證據證明警方打碎車窗的原因,認為控方可申請將案件押後,作進一步調查,但控方並沒有這樣做。

裁判官認為,對於被告是否有心拒絕警方指示,法庭存有懷疑,並指被告有機會並非不合作,而是無法在短時間內盡快駛離現場,故裁定罪成不成立。

《基本法》第28條:
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

《香港法例》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60條:
摧毀或損壞財產
(1)任何人無合法辯解而摧毀或損壞屬於他人的財產,意圖摧毀或損壞該財產或罔顧該財產是否會被摧毀或損壞,即屬犯罪。
(2)任何人無合法辯解而摧毀或損壞任何財產(不論是屬於其本人或他人的) ——
(a)意圖摧毀或損壞任何財產或罔顧任何財產是否會被摧毀或損壞;及
(b)意圖藉摧毀或損壞財產以危害他人生命或罔顧他人生命是否會因而受到危害,
即屬犯罪。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k)不合法或不必要地行使權能,引致其他人或政府蒙受損失或損害;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相關事件:1112中大保衛戰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獨立媒體(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