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三罷被捕人上身被噴胡椒致嘔吐 警恥笑兼要求「舐乾淨」 個半鐘始送院 官指警證供前後矛盾 罪名不成立


設計師2019年11月12日「破曉行動」當日被指在九龍灣港鐵附近以右膊撞向警方盾牌,導致警員面部觸痛受傷,被控襲警罪,案件2020年6月22日於觀塘裁判法院開審。辯方反對控方將被告的招認口供呈堂,指被告當日曾遭警方近距離朝面部施用胡椒噴霧,又向他的面部淋液體,導致胡椒噴劑流向被告頸部及上身,令被告痛楚難當。其間警員不斷以粗口罵辱被告,又在被告於警車內嘔吐時恥笑他謂:「你似乜X嘢?」更要求被告「舐乾淨」嘔吐物。

鄺姓被告(39歲)為樓盤單位設計師,被控於案發當日在九龍灣港鐵行人天橋的行人路以右膊撞警方盾牌,令警員謝進鴻面部觸痛受傷。案件由署理主任裁判官徐綺薇審理。

警持盾牌接近被告

當日負責拘捕被告的防暴警員謝進鴻今供稱,當日他按命令到達九龍灣港鐵行人天橋的行人路,與同袍在巴士站候車處設立封鎖線,方便其他警員進行截停及搜查。謝與同袍並排以身軀作封鎖線,約於9時55分謝聽見同袍的喝止聲,他轉身看見被告正朝自己方向迎面走來。

被告當時一手拉著手推車,一手持白袋,謝遂警告他離去。被告當時正低頭行走,聽見謝的聲音後曾短暫抬頭,卻沒有停下腳步。謝作出第二次警告,惟被告沒有理會他,繼續低頭向前走。謝害怕被告撞到同袍,遂拿起盾牌接近被告,被告卻用右肩撞向謝的盾牌,導致謝的臉龐被盾牌碰到,謝宣佈以襲警罪拘捕被告。有警員立即從後制服被告,將其按在地上,及後帶被告到附近巴士站作調查,並將他押上警車駛往牛頭角警署。

辯方反對控方將被告警誡後的口頭招認以及警員補錄的記事冊呈堂。辯方指從沒有警員宣佈拘捕被告,卻無故以武力制服他,及後更直接向被告的臉部施放胡椒噴霧,並以液體淋向被告,導致噴劑流到被告眼睛、脖子以及上身,讓被告感到痛楚。

用一個半小時與上司商量是否需要入院驗傷

其間警員不斷恥笑侮辱被告謂:「你以為自己好X型呀?有X排同你玩。」警員又推被告的頭。被告要求休息,警員卻沒有理會,強行抬起他的四肢帶上警車。被告身體不適,在車廂內嘔吐,警員卻辱罵他「你似乜X嘢」,又要求被告舔乾淨嘔吐物。辯方又指,有警員誤導被告,指簽署記事冊不等於認同當中的內容。被告不敢提出清理身上胡椒噴劑及嘔吐物,強忍痛楚地抄寫聲明。他亦從未被警誡,故不知道自己有保持緘默的權利。

謝作供時表示,當日與被告一同乘坐警車返回警局,其間沒有留意車廂內發生的事,只記得有同袍指被告曾嘔吐。到達警署後,另一名警員編號15557帶被告去往男廁清理嘔吐物,謝則於男廁外等候。謝於盤問下承認,當日戴上面罩及眼罩。辯方指出,謝的面部既然被完全覆蓋,即時被告真的撞向他,謝亦不會因此而受傷,謝不同意。辯方亦指出,被告當時正朝向自己居住的屋苑大樓行走,而警方的封鎖線時正阻擋被告行走的小路。

謝承認曾經用了一個半小時與上司商量是否需要入院,辯方質疑:「你唔係撞到好痛嘅咩,有咩要傾?」謝回應指他沒有表面傷痕,故需要與上司商討。

警員聲稱用紙巾為被告清理嘔吐物

替被告錄口供的警員黃嘉俊供稱,被告被制服後仍然不斷掙扎,郭姓高級督察遂向被告施以胡椒噴霧,其後被告停止反抗,身體微微彎下。黃要求被告抬頭,並以清水為被告清洗,郭又指示黃警誡被告。

被告上警車後在車廂內嘔吐,黃指他沒有嘔吐袋,故用紙巾為其清理。到達警署後,黃警誡被告後於記事冊內筆錄書面供詞,被告承認:「我都係見近排警察濫捕,一時氣憤先撞埋嚟。」黃完成筆錄後將記事冊遞給被告閱讀,被告同意內容後簽署。

辯方盤問黃,質問他是否同意隨著施放胡椒噴霧的距離與方法,會對被施放者產生不同程度的傷害。黃回答他並不清楚,辯方問他是否曾經接受過施放胡椒噴霧的訓練,黃同意。辯方質疑:「你有受訓練,但唔知會對人嘅健康產生影響?」黃指被施放者有機會受傷。

辯方續問黃是否知道施放胡椒噴霧時要先警告對方,黃答謂若情況容許會儘量作出警告。辯方追問,當時被告雙手已遭警員控制,質問為何有機會但不作出警告。黃答謂,人類需要時間作出反應。

辯方再問黃是否察覺以水為被告清洗後,被告的痛楚加劇,黃不同意。黃承認被指示向被告警誡後,他沒有立即施行警誡,因當時被告身體明顯不適。辯方續問,既然被告不適,黃有否詢問他是否需要求醫,黃指他曾詢問,惟被告沒有答覆。

辯方直問黃為何沒有將上述時間摘錄於記事冊內,黃指事件與案情無關。辯方質疑:「咁點解你幫被告清潔胡椒噴霧認為有關就寫,你問佢睇醫生就無關?」並指黃根本沒有詢問被告。黃不同意。案件押後至7月7日續審。

2020年7月7日更新:

樓盤設計師被指2019年11月12日「破曉行動」當日在九龍灣以右膊撞向警方盾牌,導致警員面部觸痛受傷,被控襲警罪,案件今續審。辯方反對控方將被告的招認口供呈堂,被告今出庭自辯稱,警員除了在警車上威嚇及粗暴對待他外,由頭到尾均沒有正式宣佈拘捕和施行警誡。主任裁判官徐綺薇不接納控方將被告的招認供詞呈堂,裁決時指兩名拘捕被告的警員證供前後矛盾,而自稱被盾牌撞面的警員更要用一個半小時考慮是否就醫,完全不能接受,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兼得訟費。

被告(39歲)聽聞喜訊後緊握拳頭,低頭抽泣,及後當場與喜極而泣的女友相擁。被告離開觀塘法院時,感謝中立持平的裁判官以及辯方大律師,又指整個審訊的過程令他倍感煎熬,原本預料自己會被判監,對裁決結果喜出望外。被告的女友眼泛淚光表示,希望其他被濫捕人士均可獲得公平審訊。

被告被控當日晚上於九龍灣港鐵站行人天橋的行人路上襲警,令警員謝進鴻受傷。徐官裁決時指,謝承認於拘捕過程從未筆錄事件,到凌晨時分閱讀同僚的紀錄後才寫下時間詳情,而他回到警署後也沒有立即記下時間,聲稱用了一個半小時回憶事件經過,以及與上司商討其面部觸痛是否需要求醫。徐官認為事件為簡單的單次碰撞,沒有人會被謝更了解自己的傷勢,謝竟然稱要用一個半小時考慮入院,十分牽強,完全不能接受。

謝亦承認,被告聽到警方首次警告後,有按命令靠著路邊行走離開,徐官認為謝沒可能將被告的行為理解成衝撞同僚。謝又供稱沒有留意警車內發生的事,形容當時「好嘈,無留意嘈咩」,徐官認為不合情理及不可信,裁定控方未能證明被告犯案。

另一名作供警員黃嘉俊,徐官亦認為其證供不可信。黃供稱錄取口供前曾帶被告去男廁洗眼,徐官指若真如黃所述,被告便不會於錄口供時突然主動無故表示不用洗眼。此外,黃稱曾問被告是否同意供詞內容,被告回答同意,惟黃沒有摘錄上述對話,在庭上辯稱因忘記才沒有寫下。徐官裁定黃並非誠實可靠的證人。

辯方申請向控方索回訟費,控方反對,指被告在警告下仍然走向警方,是自招嫌疑的行為。辯方反駁指,被告只是拿衣服去樓下清洗的普通街坊,觀乎當時情形,「被告行又唔係停又唔係,咁都叫自招嫌疑,就真係太離地囉」。徐官最終判被告取得訟費。

被告今出庭作供自辯稱,當日被制服後遭扯向附近巴士廣告牌,有警員辱罵他謂:「X你老母,你做咩X嘢呀,你係咪嗰啲人?」被告回答自己是香港人,警員回應:「你依家好X型呀?我就告你襲警!」警員並將胡椒噴霧兜面噴向被告。被告頓感痛楚,但警員卻壓低他,以索帶綑綁他雙手。其後有警員將液體淋向被告,導致噴劑流到被告眼睛、脖子及上身,令痛楚加劇。

警員要求被告登上警車,被告自言很辛苦,警員卻嘲弄他謂:「扮晒嘢,定係你想俾人抬上車?」警員強行抬起他的四肢帶上警車,被告多次表示「好辛苦唞唔到氣」,惟無人理會。他步上警車時更被人從後大力推頭,出言恐嚇:「依家先啱啱開始,有X排同你玩!」被告在車廂內嘔吐,警員辱罵他:「X你老母,你搞到架車污糟晒,你同我舐返乾淨先落車!」被告即將下車時,警員再要求他舔乾淨嘔吐物,此時另有警員指「唔好做無謂嘢」,隨後將被告帶往警署。

到達警署後,被告一度要求致電給女友,警員卻以案件主管缺席為由拒絕要求。有防暴警員詢問被告是否需要洗眼,被告害怕被警員追究他於警車上嘔吐一事,不敢麻煩對方而回絕。其後警員將記事冊遞給被告簽署,被告雙眼仍感到痛楚,迷糊之間看見「痛」字,懷疑該內容與他衝撞的警員有關,或許對自己不利,遂問對方簽署是否不代表同意內容。警員指該記事冊只是作紀錄用途,被告遂簽署該口供。

控方盤問被告指,警車上的防暴警員以及警署內的警員並非同一批人,為何被告於警署內仍然感到害怕,被告答:「我嘅情緒唔會因為係唔同地方而即刻轉換到。」控方質疑為何被告願意簽署招認口供,被告回答謂只欲盡快離開警署。控方問:「佢哋(警員)咁衰,點解之後唔投訴佢哋呀?」辯方指出,被告被帶上法庭後已立即投訴警方使用不當武力,主控聽罷轉頭向身後的案件主管確認,隨後收回問題。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 捏造、藏匿或毀滅證據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c)對良好秩序及紀律有損的行為;
(k)不合法或不必要地行使權能,引致其他人或政府蒙受損失或損害;

《警察通例》第27章第27-02條:
2. 警務人員不得阻延受害人接受救治或由救護車送往醫院或診所。
4. 警方不應吩咐救護人員在場等待,例如等待法醫官到場。

相關事件:1112破曉三罷行動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