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三罷被捕教師被控襲警罪成還押精神病院 被制服時遭警施暴 警無驗傷報告 裁判官質疑心智


網民2019年11.11發起「黎明行動」,全港三罷,各區堵路。一名小學教師駕車上班時疑車速太慢,遇上交通警截查,其間被指提膝撞向警員腹部,遭控以襲警罪。案件今開審,辯方直指實情是當時有數名警員聯合向被告施襲,包括扯頭髮按地磨面、跪頸、揸下體、從後刮眼球等,有警員更揚言:「當我哋交通警流㗎?」被告面部受傷「花晒」,傷勢照片呈堂。警長作供則稱被告掙扎反抗,同袍需用「多種方法」才可將他制服及上手銬。另外,辯方指警方搜車後,車內車cam記憶卡不翼而飛,並已報警;負責搜車的警員對此表示不知情。

案發在經常擠塞、俗稱雞嶺迴旋處的上水掃管埔路迴旋處。楊姓被告(29歲)原本被控襲擊警務人員X,控方今指事主不再要求匿名,控罪修訂為襲擊警長54977鍾宏業。

鍾姓警長作供稱,當日執勤前收到消息,指有人可能藉慢車造成交通阻塞。及後被告駕駛私家車兩次駛入迴旋處,車速慢至僅約時速10公里。首次事發時,鍾亮起交通警電單車燈號,被告駛離迴旋處,不久後再出現。

鍾遂上前截查,並稱有懷疑想搜車。被告隨即變得激動,並想離開,鍾見狀走到被告面前,欲以身體阻擋他離開。三名同袍亦捉住被告,被告激烈掙扎,提起右膝撞到他的腹部一下。

鍾又自言沒參與搜車,但後來獲知被告車上沒搜出任何可疑物品,被告亦未有因慢駛而被控。鍾又稱,被告在整個調查及案發過程期間不發一言,沒說過任何話。

被告由大律師陳偉彥代表。大狀盤問鍾時,指被告從無施襲,反而是遭鍾及其同袍聯合毆打。鍾承認截查時被告面部無傷,到他離開現場時,被告右邊面部變得紅腫。鍾同意辯方所述,在場調查警員有份造成被告傷勢,但不同意是襲擊,而是因被告掙扎反抗,各人需要「用唔同方法」制服被告。

辯方繼續詳列眾警連環向被告施襲的過程,並揭露所謂提膝撞肚,可能是由鍾的同袍托起被告的腿時所引致。辯方道出被告版本,指警員截停時稱:「用電話喎你。身份證、車牌。」被告交出證件後開車門,卻突遭警員拉下車並推往一旁。被告稱正返工,鍾反問:「返工你又喺度兜?」被告否認後遭鍾以粗口責罵:「 X!你係唔係當我哋交通警流㗎?」另一警員亦謂:「X!和你塞吖嗱?你玩X完喇今次!」及後扯被告的頭髮。

辯方續指,警員將被告推至距離橋邊一呎,抱起被告右腳,被告失平衡,向後跌在橋邊欄杆上,向警員大叫一聲:「喂!」此時鍾問被告:「你做乜嘢踢我?」眾警其後將被告按地磨面、揸下陰私處、又將被告雙手向後拗、膝跪被告頸部、從後插被告雙眼眼珠並刮眼,以及打被告背脊及臀部等。直至上手銬後,有警員說:「好喇好喇好喇,鎖咗。」

鍾對警暴指控全盤否認,並指被告不停郁動,他看不到這麼細緻的動作。

惟鍾稱受襲後沒驗傷,「因為痛完就覺得自己冇問題」。辯方指以他多年當差經驗,應知道即使是紅腫輕傷,也可在驗傷時拍照作證。鍾回應稱:「我唔知,我極少睇醫生。」至於車上物品,鍾在盤問下稱當時看見車廂後座有兩個袋,思疑內有汽油彈,故提出搜車要求。

控方另傳召負責搜車的警員關渭銘作供。他指案發時看不見有關動作,但聽見鍾向被告說「你踢我,你襲警」,鍾其後向他表示遭被告踢腹。關又稱,搜車後他將被告的私家車駛回警署停泊,並把車匙交回被告。

辯方盤問時指出,被告在案發後兩天報案,指車頭車cam的記憶卡失竊。關回應指對失竊一事不知情,而他搜車時主要搜查後座的兩個袋,擔心內有磚頭或汽油彈,並無留意車內有沒有車cam或有否放置被告的手提電話。案件5月27日續審。

2020年6月12日更新:

小學男教師6月12日在粉嶺裁判法院被裁定罪名成立。裁判官吳重儀指被告供詞不可信,亦不相信警察會用粗口罵路經此地的教師,質疑被告大話連篇,又指他用警員編號稱呼警員,是對警員有敵意,直稱:「心智可唔可以繼續教書?」案件押至 6 月 26 日判刑,以索取兩份精神科報告、心理及背景報告,期間被告還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被告女友聞判後痛哭,公眾席及辯方的女律師亦有哭泣。

官不信警用粗口罵被告

裁判官吳重儀裁決稱,警員指得悉當日有人發起「和你塞」,故在迴旋處旁的草地觀察,留意到被告兩度慢駛才截停他。被告稱他曾表明是老師,後遭警員用粗口辱罵。吳官指老師是有文化,不相信警員會無緣無故、用粗口罵一個路經此地的老師,亦不相信警員曾說「從天橋掉你下去」,指被告供詞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吳官又稱當時警員要求搜車時,沒有搜出非法物品。如被告真的慢駛、阻礙交通,警員最多只會發出傳票,不需使用武力。被告則指自己當時十分冷靜、沒有襲警,是幾名警員集體襲擊他。吳官質疑如果被告沒有激動反應,警員不會對他使用武力,用手扣鎖起其手,更不需四名警員制服他。

官質疑被告庭上表現作假

吳官指被告並非可靠證人。被告供稱不知有「和你塞」活動,朋友也沒有留意當日有「三罷」。她質疑當日活動,社交媒體亦有傳開,被告不可能不知當日發生的事,稱:「你同你啲朋友係咪來自非洲或者第三世界?」

吳官又指當時還未有肺炎,被告在車內根本不用戴口罩。被告庭上稱因他有鼻敏感,需要戴口罩,隨即拿出紙巾抹鼻。她指被告表現「假到不能再假」,戴口罩其實是為了掩蓋自己的面容。

讚三警員誠實可靠 證供不一,反顯示無夾口供

吳官接納三名警員證供,指他們誠實可靠。受襲警員能仔細說出觀察被告行車情況才截停他,又指被告情緒激動,用腳「踢」、「𨅝」及膝撞他,辯方曾指他口供不一。不過吳官認為該動作只有一至兩秒,警員為了讓法庭更清晰,才向法庭「逐格」表現當時被告動作,不影響證供的可信性。三名警員證供不一,反而顯示各人沒有夾口供。而當時在場的兩名警員,只聽到警員稱「你襲警」,承認沒看到被告襲警。吳官指兩人亦是誠實,沒有串通受襲警員加強證供。

受襲警員沒有提供醫療報告,因為他只感少許痛楚,無須求診,吳官指他是實是求事;相反,被告稱警員摳他雙眼、攻擊下體,但被告的傷勢報告則沒有說明這些傷勢。如他向醫生投訴,醫生定會記錄下來,吳官認為其傷勢只是反抗掙扎而造成,與人無尤。

指被告望警員時充滿憤恨

被告曾表示不仇警,吳官指他庭上作供的態度及眼神均顯示他對警察有敵意。每當被告看着警察作供,他的眼神是充滿敵意及憤恨。一般人會稱警員為「阿sir」、「差佬」,被告則直接稱呼其警員編號,即「10196」、「94977」,並將涉案幾名警員編號背誦得十分熟悉,要裁判官多次提醒使用「第一證人」稱呼警員。吳官終裁被告罪名成立。

求情指被告對教育充滿熱誠

辯方求情指,被告為家中獨子,父親為癌症康復者,現患有糖尿病,須由被告替他打胰島素;母親患有抑鬱症,他早前亦因腎石做了手術。他是沙灘排球港隊隊員。辯方呈上多封求情信,包括其母親、浸大講師、現任教小學的學生家長等,指被告溫文有禮、善良正直,對體育和教書充滿熱誠,「為(學生)生命尋求機會及變數」。被告將來仍想教書,如判以監禁,之後不能繼續當教師,希望裁判官判以非監禁刑罰。

官斥被告心智有問題

吳官聽取求情後,直言:「心智可唔可以繼續教書?想知佢精神心智有無問題?」她再斥被告:「為人師表,守法意識薄弱,阻塞交通自私自利、衝動狂妄、犯錯不遵指示,大話連篇、無悔意,以為警察會扔佢落橋如此荒唐,懷疑被告心智及人格有潛在障礙,先有咁失智行為。」案件押至 6 月 26 日判刑,以索取兩份精神科報告、心理及背景報告,期間被告還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

有執業大律師解釋,一般案件若被告罪成,而裁判官認為被告有精神病傾向,可要求還押小欖,方便精神科醫生審視並提交兩份精神科報告,用以量刑。另有執業律師則指,裁判官的確有此權力,但認為「呢個時候」裁判官即使有「太主觀」的決定,亦不出為奇,「精神科報告就可以睇到個官有無判斷錯。」(另見報道

下午被告申請保釋外出,惟吳官稱被告已被定罪,襲警勢必判監,上訴機會低,被告續還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 捏造、藏匿或毀滅證據

《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39條:
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
任何人因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而被定罪,即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3年。

相關事件:1111黎明三罷行動

蘋果日報(報道)

獨立媒體(報道)

立場新聞(跟進報道)

蘋果日報(跟進報道)

Facebook(圖片)

劉偉聰議員Facebook(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