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三罷被捕女子疑遭老屈襲警 有片佐證警長衝前撞人後自己仆倒 律政司撤控


2019年11月11日「三罷」當日,22歲女巿場推廣員被指在理工大學附近襲擊警署警長,2020年5月在九龍城裁判法院被控襲警,案件2020年6月19日再提堂時,控方申請撤回控罪,且不反對辯方的訟費申請,裁判官下令被告襲警罪撤回,兼得訟費。辯方隨即在庭上表示,有片段拍攝到涉案身穿便服的警署警長從後衝前撞向被告,再自行向前跌倒,隨後拿出警棍指着被告,與控方指稱案情截然不同,要求法庭記錄在案。

明報向警方查詢是否知悉辯方的指稱,及涉案警署警長有否違反任何警員操守,警方沒正面回覆,只表示2020年5月7日警方檢控被告一項襲警罪,九龍城警區刑事調查隊經全面及深入的調查,徵詢律政司意見後撤銷控罪。警方重申,調查時會根據實際案情及蒐集所得的證據,以不偏不倚專業態度處理每一宗案件。

有大律師表示,如辯方的片段確實反映案發情况,涉案警員可能有給予假口供之嫌,甚至干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妨礙司法公正等罪行。

報稱從事市場推廣員的曾姓女被告(22歲),原本控罪指稱她於2019年11月11日在理大近陳麗玲樓襲擊警署警長A。

獲撤控的曾曉慧在庭外與母親相擁,激動落淚,朋友亦上前祝賀。她形容自己「好好彩」,未獲得該片段時一直非常擔心,知道有不少類似個案在沒有影片作證下,只靠警員供辭而被入罪。她表示,取得片段後隨即感到「放心」,認為即使控方堅持提訴,亦較不擔心會有對她不利的情况出現。

辯方大律師蕭志文在庭上表示,被告從「網上朋友」得到一段清晰記錄案發經過的片段,內容與控方指控完全相反,稱片中看到當時有一名身穿便服、疑為警員的男子,突然從後衝前撞向被告,再自行向前跌倒,隨後該男拿出警棍指向被告,並稱被告襲警,整個過程被告沒有任何動作。

蕭大狀其後在庭外補充,該片段可見警署警長是用手肘撞向被告,而事後警署警長的手肘及膝蓋有輕微傷勢。被告亦憶述,直至她被撞到,才悉該警署警長一直在她背後;當時警署署長情緒激動,倒地起來後便揮警棍,又捉着她的手,指控她「襲擊高級警員」,並向她展示擦損的手肘和膝蓋。

蕭大狀透露,他在開庭前才收到控方撤回控罪的決定,一直打算審訊時才向控方公開該片段,而早前控方向辯方提供的現場照片,與片段顯示事發位置有異,蕭大狀稱若控方提出簽保守行為,被告也不會接受。

控方在庭上沒解釋撤控理由,律政司發言人回覆本報查詢表示,詳細考慮所有相關證據後,認為未能支持合理機會達至定罪,故決定撤回控罪。

《基本法》第28條:
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

《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40條:
普通襲擊
任何人因普通襲擊而被定罪,即屬犯可循簡易或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1年。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j)在執行職責的過程中,或在關乎警隊履行任何職責或職能方面,作出在要項上屬虛假的陳述;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 向調查人員提供虛假的陳述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警察通例》第20章第20-14條:
2. 只要擬進行的工作不妨礙人員妥為保管委任證,警務人員在任何時候均須隨身攜帶委任證。便衣人員不論是否當值,在與巿民接觸和行使警察權力時,必須表明身分及出示委任證。在案發現場的便衣人員,須將委任證掛在顯眼的地方,讓人易於辨認其身分。

相關事件:1111黎明三罷行動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明報(報道)

Facebook(影片)

LIHKG(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