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三罷被捕大學生疑遭老屈襲擊無證便衣警 裁判官斥警供詞誇大 不排除捏造 罪名不成立 警被要求出示委任證:委你老母呀委


網民2019年 11 月 11 日發起「黎明行動」,於多區堵路。20 歲港大男學生被指於大埔公路投擲防撞欄及襲警,他否認兩項控罪,案件2020年7月28 日於粉嶺裁判法院續審。負責拘捕的警員供稱,看到警員 Y 和被告糾纏,但兩人動作很快,看不到誰人先出手。警員又同意被告遭制服後,多次要求他出示委任證,他當時拒絕但有表明警員身份,又曾向另一名涉案女子表示:「委你老母呀委!」

時任油尖警區刑事調查隊、現任油尖警區反黑行動組警員沈德華繼續接受辯方盤問。沈稱被告從後衝上 Y 的右前方,警員 Y 伸出右手截停被告,兩人糾纏及拉扯。沈表示他們動作很快,看不到誰人先出手。

警員同意同袍在場沒有提及遭襲擊

沈在書面供詞表示「控制被告落地後,表明警員身份」,辯方質疑他制服被告後才表明警員身份;沈表示他在制服前已向被告表明,只是「當時(口供)寫漏咗」。書面供詞提及「被告和 Y 發生糾纏」,但沒有寫明當中細節,沈則回答庭上所述是親眼所見。沈同意 Y 在現場沒有提及遭襲擊,其後才表示被告用右手襲擊其頸。

沈同意被告被制服後,多次要求他出示委任證,惟他拒絕出示。他又同意在現場曾說:「委你老母呀委!」,但稱當時是向另一名涉案女子說。沈同意被告曾問他是否冒警,他回答:「我係警察,你陣間等警察嚟到睇下係咪真。」辯方稱警員 Y 沒有向被告表明警察身份,沈不同意。

鄭姓被告(20 歲,香港大學二年級學生)否認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及襲警罪,控罪指他於去年 11 月 11 日在大埔公路元洲仔段的迴旋處,無合法權限或辯解而留下 3 個防撞欄,對人或車輛造成妨礙、不便或危害,以及在廣宏街襲擊警員 Y。

警員 Y 稱遭被告襲擊頸部

警員 Y 下午供稱,當日警員沈德華接載他上班,沈向他表示有人堵路,在廣宏街附近發現堵路的二人。Y 稱當時未能分辨他們性別,在車內觀察期間,視線曾離開他們 3 秒。私家車調頭回到廣宏街,沈向他稱「落車拉佢地」。Y 隨即下車用右手截停被告,被告則以右手由上而下,打中 Y 的左邊頸部,使他感到疼痛。

兩人發生糾纏,Y 捉住被告雙手 4 至 5 秒,沈見狀亦下車幫忙,兩人終制服被告。另一女子上前拉開 Y,Y 捉住她的左手,又用大腿緊壓她的背部。此時已有途人圍觀,他遂報警,將兩人交給軍裝警員處理。

稱被告「情緒激動」 官指描述抽象

Y 形容被告「表現激動、情緒高漲」,裁判官陳炳宙認為他描述抽象。Y 再表示被告不斷大叫及反抗,又指他「不希望被鎖上手扣」。裁判官認為此句同樣抽象,稱:「都係一樣問題,呢啲眼睇唔到、耳聽唔到。」Y 解釋看到被告戴手扣時用力抗衡,警員花了 15 至 20 秒才成功戴上。

Y 續供稱,他回到警署跟沈表示,被告剛才襲擊他及使其左頸受傷,他在晚上 7 時 30 分就醫。裁判官詢問他案件是早上發生,為何延至晚上才治療。Y 表示當日區內有很多違法活動,不少警員和被捕人士受傷,經協調後,他未有被送往最近的大埔那打素醫院,而是送到元朗博愛醫院治理。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c)對良好秩序及紀律有損的行為;

《警察通例》第20章第20-14條:
2. 只要擬進行的工作不妨礙人員妥為保管委任證,警務人員在任何時候均須隨身攜帶委任證。便衣人員不論是否當值,在與巿民接觸和行使警察權力時,必須表明身分及出示委任證。在案發現場的便衣人員,須將委任證掛在顯眼的地方,讓人易於辨認其身分。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明報(報道)

2020年8月26日更新:

網民2019年 11 月 11 日發起「黎明行動」,於多區堵路。20 歲港大男學生被指於大埔公路投擲防撞欄及襲警,他否認兩項控罪受審,2020年8月26 日在粉嶺裁判法院獲裁定襲警罪罪名不成立,另一項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則罪成,准保釋,明日判刑。裁判官直斥聲稱受襲的警員口供質素欠佳,而另一名警員則誇大其辭,不排除捏造,認為兩人無盡力向法庭表達真相,因此拒絕接納兩人證供。

裁判官陳炳宙就襲警罪裁決時,分析鄭姓被告、聲稱受襲的警員 Y 以及警員沈德華的證供,最終拒絕接納三人的證供。

官:Y 口供質素欠佳 無盡力向法庭表達真相

針對受襲警員 Y 的口供,裁判官批評 Y 的表現與聲稱的襲擊不符,口供質素欠佳,認為他無盡力向法庭表達真相,故拒絕接納。Y 原本供稱下車拉人,後又改稱下車是作初步調查,但裁判指出沈曾向 Y 表明「要拉兩人」,不相信 Y 是調查。

裁判官又指,Y 形容被告右手由上而下,打中其左邊頸部,使他持續感到疼痛;但他在沈制服被告並宣佈拘捕時,沒有向沈表示疼痛,又沒有要求以襲警罪拘捕被告。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當二人返回警署向值日官匯報案件時,Y 仍然隻字不提;裁判官質疑「難道他忘記了之前發生的事嗎?難道不痛嗎?」而 Y 在事後才單獨向沈表示自己受襲,認為其表現與聲稱的襲擊不符。

針對警員沈德華的證供,裁判官直斥他誇大其辭,沒有將事實的全部告知法庭。沈曾形容制服被告時「無乜用力」,但裁判官認為當時被告極力掙扎,若沈不用力根本不可能制服被告。

此外,沈曾供稱在 5 秒的觀察內就能準確記下被告的外型、裝束,甚至是眼鏡框的顏色。裁判官斥此說法令人難以置信,認為沈誇大其辭,而沈及後又將 5 秒改稱為 10 秒,這樣的「倍數差異」,不排除是沈故意加長觀察時間,以加強說服力。

另一方面,沈在庭上聲稱在制服前已向被告表明警員身份,但其書面供詞卻對此隻字不提。裁判官明言,警員證人的口供是否完美無瑕取決於警員的學歷等因素,要求所有警員記下細節是不切實際,但沈當時身穿便服,他亦認同當他行使合法武力制服疑犯時,表明身份是十分重要,如此重要之事,卻在書面供證隻字不提,不排除在制服前已向被告表明身份的說法屬捏造,裁定沒有將事實的全部告知法庭,拒絕接納其供詞。

官批被告供詞有違常理 與客觀事實相違

對於被告的供詞,裁判官直斥十分牽強、有違常理,亦與客觀事實相違,因此拒絕接納。被告供稱警員 Y 雙手襲擊他,他遂一邊捉住對方的手,一邊拉扯其衣領。裁判官認為有關說法奇怪,對此有極大保留。此外,被告聲稱遭 Y 踢一腳,但踢不中,他則失平衡倒下,但片段顯示卻反駁其說法,失平衡的是 Y,被告則向 Y 步步緊迫。

裁判官稱,被告稱鎖骨骨裂,卻從未放棄掙扎,亦沒有在現場喊痛,卻在被捕時大叫自己姓名,做法有違常理。裁判官又批評被告不可能不知道有警車越近,亦不可能不知道制服他的人是警員。

由於片段影不到被告用手打 Y 頸部的動作,加上 Y 的口供質素欠佳,因此裁判官裁定襲警罪罪名不成立。

辯方求情指被告立志成護士

至於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罪,裁判官指根據行車紀錄儀片段,有一男一女向迴旋處拋擲防撞杆,及後被告及另一女子則出現在距離迴旋處約15米位置並遭截停,兩人的身型及衣束與被拍到的人士吻合。加上當時人流稀疏,無其他相似衣著的人士出現,而且被告戴著 3M 手套,他不會無緣無故戴手套,此舉符合要搬重物的推論。最終裁定被告是蓄意拋擲防撞杆,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罪成。

辯方求情指被告鄭塏臻為港大護理系學生,立志成為護士,亦有意參與全民檢測工作,協助本港防疫。辯方又呈上中學班主仼及大學同學的求情信,形容被告內向,高中時積極做義工,本性善良,待人真誠。

鄭姓被告(20 歲,香港大學二年級學生)否認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及襲警罪,控罪指他於2019年 11 月 11 日在大埔公路元洲仔段的迴旋處,無合法權限或辯解而留下 3 枝防撞杆,對人或車輛造成妨礙、不便或危害,以及在廣宏街襲擊警員 Y。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 向調查人員提供虛假的陳述
– 捏造、藏匿或毀滅證據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相關事件:1111黎明三罷行動

立場新聞(跟進報道)

立場新聞(跟進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