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被捕中年男落小巴遭催淚彈擊中身體而罵警 疑遭老屈公眾地方行為不檢 上訴後脫罪


2019年 11 月 10 日反修例運動期間,有網民發起「八區開花」示威活動。一名五旬無業漢被指於旺角指罵警方,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罪,他不認罪今受審。拘捕被告的偵緝警員區志成作供指,被告當晚曾向警方防線大叫「X你老母,死差佬,我頭先無喇喇食咗兩個催淚彈」,在場聚集的十多人隨即大聲叫囂,情緒高漲。被告自辯時承認說過相關語句,但指該粗口只是「助語詞」,他其後遭警方從後襲擊,並指「X 你老母呀嗱?而家拉你!」

案件在九龍城裁判法院開審,無業王姓被告(51 歲)被控於 2019 年 11月 10 日,在旺角彌敦道與亞皆老街的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即不斷喧嘩,意圖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或其行為相當可能導致社會安寧被破壞。

警員稱當時聞到被告有酒氣

控方今傳召唯一一名證人,即偵緝警員區志成作供。區指案發時他駐守西九龍重案組 4B 隊,當晚 10 時許與西九龍機動部隊同僚於亞皆老街及彌敦道交界設立防線,於他對面的惠豐中心有約 15 人聚集,警方多次警告他們離開不果。其間,他留意到被告舉起手機向警方防線拍攝,並以粗口指罵「X 你老母,死差佬,我頭先無喇喇食咗兩個催淚彈」,被告身旁人士隨即一齊大叫喧嘩。區遂與同僚尾隨被告,未幾將其拘捕,他聞到被告身上有酒氣,並一度想撞向在場警員,但遭制服。

區志成同意辯方所指,當時無任何跡象顯示,被告與其他人士集結,他尾隨被告時,被告亦沒有逃走,而是快步行走。但他不同意辯方指,被告叫囂時,身邊沒有其他人。

被告選擇自辯 指警曾用槍及強光指向他

裁判官陳慧敏裁定案件表證成立,被告選擇自辯。被告表示自己當晚與友人於西貢晚膳後,乘搭小巴到旺角,打算轉乘巴士回家,但於亞皆老街附近下車時,先後遭催淚彈擊中他的右大腿及腳下位置,他覺得十分難受及視線模糊,並承認自己曾說過相關指罵警方語句,但隨即遭警方以槍及強光指向他,要求他離開,未幾他就遭警員從後「偷襲」拘捕。

不同意「差佬」兩字帶侮辱性

控方則盤問被告指,「X 你老母,係想 X 邊個?」,被告回答稱只是「助語詞,好閒事」;被告又指其後有警方從後襲擊他,並稱「X 你老母呀嗱,而家拉你」。另外,被告表示他當晚並不知道旺角有示威,他沒有對警方不滿,且支持警方執法,他亦不同意控方指「差佬」兩字帶侮辱性。案件明天結案陳詞。

2020年5月28日更新:

案件經審訊後,今於九龍城裁判法院裁決。裁判官陳慧敏認為,雖然不排除被告是受催淚彈影響才會辱罵警方,惟當時已有堵路等情況出現,被告叫囂導致他人和應並且起哄,若非警方當機立斷,或會引致一發不可收拾的場面,裁定被告罪名成立。

王姓被告(51歲)被指於2019年11月10日在旺角彌敦道及亞皆老街不斷喧嘩,意圖激使他人可能破壞社會安寧、或上述行為可能導致社會安寧受到破壞。裁判官決定先索取被告的社會服務令報告,並押後案件至下月12日判刑。被告獲准繼續保釋。

裁判官陳慧敏裁決時指,當時現場環境並不寧靜,而警方與被告相隔一定距離,警員一定要聽見被告的話語後,才會有所反應,故肯定被告的行為屬於喧嘩。陳官引述終審法院周諾恆案例,指控方須證明被告有意圖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者被告的言行相當可能引致社會安寧遭受破壞。

陳官同意,不排除被告是受催淚彈影響而叫囂,故不能斷定被告的唯一意圖是挑動他人的情緒。惟陳官裁定被告的行為相當可能導致社會安寧受破壞,指當時正值反修例風波,被告曾對警方叫囂,挑動集結者的情緒,繼而起哄對抗警方執法。若非當時大量警員組織防線,起哄的人群相當可能作出人身傷害的行為,例如毆鬥、衝擊警方防線以及向警員扔雜物等;而現場並非沒有途人,上述行為或會令他們感到不安及害怕。

陳官續指,被告的證供不盡不實,信口雌黃,例如訛稱警員曾用槍指著他及用強光照射他。陳官認為,若警員曾向被告舉槍,被告一定印象深刻,必定不會忘記向辯方律師提及,惟辯方從未於盤問期間向警方證人提及此事。另外,被告的證供與承認事實不符,例如被告庭上聲稱是在警署內被捕,惟承認事實卻指被告於案發現場被捕。裁判官最終裁定被告罪名成立。

控方透露,被告有12項案底,當中包括管有攻擊性武器及刑事損壞等罪行。辯方求情指,被告自2019年11月失業,一直與母親相依為命。辯方續指,本案屬單一事件,被告案發前曾飲酒,自制力較低,當時並非蓄意破壞社會安寧,只是一時頭腦不清才會犯案。

裁判官表示,案件經審訊後定罪,考慮到公眾利益,須判處恰當刑罰,才能起阻嚇作用,杜絕此類罪行再發生,不排除有可能判監。雖然被告案底纍纍,惟最近10年循規蹈矩,故此裁判官決定先索取社會服務令才判刑。

原審裁判官陳慧敏裁決指,不排除被告是受催淚彈影響而叫囂,故不能斷定被告的唯一意圖是挑動他人的情緒,惟同時裁定其行為相當可能導致社會安寧受到破壞。

陳官又指,當時正值反修例風波,被告曾向警方叫囂,挑動集結者的情緒、繼而起哄對抗警方執法。若非當時有大量警員組織防線,起哄的人群相當可能作出構成人身傷害的行為,例如毆鬥、衝擊警方防線及掟雜物等,令途人受驚。

陳官更一度明言不排除判監,及後稱信納被告只是一時衝動,判處200小時社會服務令。

2020年12月21日更新:
2019年11月10日網民發起「八區開花」抗爭行動,中年隧道督導員疑經過旺角示威現場時,向警員高呼:「X你老母死差佬,我頭先無啦啦食咗兩粒催淚彈!」其後遭警員按地拘捕,經審訊後更被裁定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罪成,判處200小時社會服務令。督導員不滿定罪,今親身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訴。法官黃崇厚聽罷陳詞後,指原審裁決不穩妥,裁定督導員上訴得直,定罪撤銷,兼且毋須重審。法官稍後會頒下書面判詞。

沒有律師代表的王姓上訴人(51歲)庭外透露,曾就上訴申請法援,但遭法援署以「上訴理據不足」為由回絕。王表示,雖然今次上訴得直「多少有啲彩數」,惟他認為贏得並非意外,而是因為警方「佢哋實在太錯」。王坦言為了本案,不但犧牲了朋友,更失掉工作,「要一個普通巿民做到咁,先打贏一個差佬,對普通人嚟講,已經係蝕底」。

王偉威的上訴理據,包括指原審代表大狀沒有按其指示,在盤問警員證人時指出他在說出關鍵的話前,曾遭警方以強光照射,並舉槍喝令走開。

法官黃崇厚今開庭便提出,原審裁判官陳慧敏在裁決時以辯方未就「強光照射」一事盤問警員證人此點,從而指出不相信被告的證詞,作為其中一個裁斷考慮。雖然裁判官不知道被告曾向辯方大狀作出相關盤問指示,但黃官仍質疑裁決會否存在不公。

代表律政司的高級檢控官張卓勤回應時同意,裁判官當時並未掌握完全的事實,而辯方大狀早前亦已確認,曾獲取上訴人相關指示。不過,辯方大狀在完成盤問警員證人前曾與被告斟酌,大狀在被告知情下,仍沒有向警員補問相關問題。再者,控辯雙方在審訊末段曾交換書面結案陳詞,控方已清楚指出辯方盤問警員時沒有提及「強光照射」此點,惟辯方仍沒有在口頭陳詞時作出補充。

張續指,無論上訴人當日的代表大狀有否失職或錯誤判斷,裁判官仍會作出相同裁決。惟黃官反駁指,裁判官於聆訊過程中並無提出「強光照射」的問題,令上訴方在原審時沒有機會回應。張同意裁判官的確沒有提出相關問題,但重申辯方已有充份機會回應,況且裁判官在處理有律師代表的案件,並非必要作出提示,故裁決並無不公之處。

黃官考慮後,毋須王作出進一步陳詞,並表明認為裁判官的裁決有令人有不安之處,裁定王上訴得直,定罪撤銷。而張在考慮原審判刑後,表示本案情況獨特,律政司不申請重審案件。

 

《基本法》第27條:
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香港警務處已於2014年3月17日向警務人員發出處理市民辱罵行為的指引。對警務人員作出辱罵行為本身並不構成刑事或普通法罪行。指引提醒人員在面對市民辱罵行為時須要保持克制和忍耐。如情況許可,人員應緩和場面,並注意本身的說話及身體語言,避免令情況惡化。

相關事件:1110八區開花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跟進報道)

蘋果日報(跟進報道)

蘋果日報(跟進報道)

獨立媒體(跟進報道)

立場新聞(跟進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