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被捕人遭警棍暴力打頭冇即時送院 須做開顱手術留醫ICU 疑遭老屈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 罪名不成立


2019年10月禁蒙面法生效,多區有市民遊行反對立法。一名實驗室助理在屯門街頭遭警方截停拘捕,並被指藏有雷射筆。涉案助理被控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今日受審。辯方指被告遇上警員截查時,已將雙手放在胸前並張開雙掌,以示不反抗,但仍遭警員用警棍打頭打手,事後需送院接受開顱手術,並在深切治療部留醫,手部亦骨折;獲准匿名的警員供稱揮棍只為自保。另有警員承認未有即場檢取被告身上雷射筆,因他不認為屬危險品、亦不認為可用以傷害他及同袍。

陳姓被告(27歲)被指於2019年10月7日在屯門井財街政府服務大樓外的公眾地方,攜有一個能發出雷射光束的裝置。法庭早前已下令不得披露制服被告的警員X個人資料。警員X今早以特別通道進出法庭,並在屏風後作供。

X供稱,當晚與同袍乘單層巴士至青山公路新墟段屯門社區會堂對開,當時已因交通擠塞而停車。他從通訊機聽到有人在附近堵路,於是下車察看,看見前方交通燈位置有同袍稱「唔好走」,一群人則從前方交通燈向他跑來。他警告人群停下,但無人理會。

X續指,他見被告迎面跑來,企圖捉住被告,但不成功,於是從後追截被告,雙方相距約有一輛私家車的距離,他的視線從沒離開過被告。

X自言追至井財街時,被告跌低,於是他上前打算按著被告,惟被告不斷掙扎,更將手伸向腰包。X見被告腰包內似放有裝備,擔心被告會用以襲擊他,於是用警棍打向被告的手部及身體數下,其後發現被告有血迹,相信是因被告反抗、而他用武力制服被告時,警棍打到被告頭部及肩膊所致。

辯方盤問X時指出,當時被告沒有奔跑,僅是步行;X不同意。辯方更指,被告當時已將雙手放在胸前,張開雙掌,以示不反抗,惟X向被告稱:「為咩事?年輕人!」繼而揮警棍,一棍擊中被告頭部;X亦不同意。

辯方又指,被告事後手部骨折,並需送院接受開顱手術,及後要在深切治療部留醫,X答:「不知道。」辯方再指,被告體重不足100磅,身高156厘米,而身為警員的X身高173厘米,質疑X比被告「大隻咁多」,根本不需要用警棍打被告的頭及身體,只需用雙手便能捉緊被告;X不同意。

當日負責看管被告的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警員沈鴻源表示,他抵達現場時見被告已遭制服,向被告做初步搜身,並未發現任何物品可傷害他及同袍。稍後他們在社區中心對開與被告等候警車回警署。他看到被告頭部流血,遂把紙巾給被告止血,被告回警署見值日官時沒要求看醫生。他從被告背囊內搜獲口罩、噴漆、防毒面具、萬用刀等,而雷射筆則縛於被告腰帶。

辯方問沈為何不在現場召換救護車送被告到醫院,沈解釋當時被告已止血,被告亦能與他對答,且擔心現場有人搶犯或圍堵警方,上級亦指令將所有被捕人士押回警署,故押解被告到警署。

沈同意在現場發現被告腰帶綁有一支雷射筆,但不認為屬於危險品或可傷害他及同袍,因當時被告已被制服,且有同袍在附近。沈解釋,若是從被告身上檢獲刀,會立即檢取。辯方進一步追問沈:「你冇喺現場檢取雷射筆,是因為認為雷射筆非如刀般危險?」沈同認意辯方所指。

辯方直言,涉案口罩並非被告所有,而是沈將當晚其餘被捕10名人士的口罩誤當成被告的,再將口罩放入被告背囊,沈不同意。辯方再向沈出示警方所拍的證物照片,以及顯示放有被告個人財物的照片,兩張照片均不見口罩。沈此時才答:「我都唔知點解。」但他仍否認將其他被捕人士口罩「調亂」當成被告的。聆訊明天繼續。

2020年12月24日更新:

2019年 10 月《禁蒙面法》生效,市民紛紛上街抗議,一名實驗室助理在屯門街頭遭警方截查,被警棍扑至頭破血流,最終需進行開顱手術,他事後涉藏有鐳射筆被控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案件早前審結,裁判官李志豪今指單憑被告裝束及持有的物品,推斷他必然是有意圖傷人並不穩妥,故裁定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

裁判官裁決時指,陳姓被告(27歲,實驗室助理)並無刑事定罪紀錄,傾向相信他具良好品格,犯罪可能性較低。他表示控方傳召多名證人,證供主要圍繞證物鏈,決定予以接納,裁定證物從未被干擾,而涉案鐳射筆可用作傷人。

裁判官提到,陳身穿的裝束及所持物品在示威現場常見,可藉此推敲出陳以鐳射筆傷害警察或其他人,但認為並非唯一且必然的推論,加上單憑裝束及物品斷定陳犯案並不穩妥,裁定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陳犯案。

被告:有心理準備入獄  身體已大致康復

陳聞判後與在場親友相擁。他表示早已做好心理準備面對牢獄之苦,現時終於可放下心頭大石。他透露身體已大致康復,暫未見有後遺症出現。

陳被控於2019年 10 月 7 日,在屯門井財街政府服務大樓外管有能發射雷射光束的裝置。早前審訊時,負責拘捕的警員 X 聲稱,由於陳不斷掙扎,更將手伸向腰包似有所圖,遂動用警棍扑其手部及身體數下。

辯方透露,陳事後手部骨折,並需送院接受開顱手術,及後要在深切治療部留醫兩天,又指陳體重不足 100 磅,身高只有 156 厘米,而警員 X 身高 173 厘米,質疑 X 比陳「大隻咁多」,根本不需要用警棍打被告的頭及身體,只需用雙手便能捉緊被告,惟 X 不同意。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19條:
傷人或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
任何人非法及惡意傷害他人或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不論是否使用武器或器具,均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3年。

《警察通例》第27章第27-02條:
2. 警務人員不得阻延受害人接受救治或由救護車送往醫院或診所。
4. 警方不應吩咐救護人員在場等待,例如等待法醫官到場。

香港警察機動部隊訓練教材 – 警棍:
不可打頭、頸或背。如目標正在離開、背向警務人員時或俯伏在地時,不可使用警棍。警棍只可打肌肉,不可打擊骨或關節。

相關事件:1007反蒙面法示威

蘋果日報(報道)

LIHKG(討論)

獨立媒體(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Facebook(即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