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黃大仙非法集結案 2人撤控、8人表證不成立當庭釋放、1人罪名不成立 警證供被揭互相抄襲


2019年10月1日,各區爆發警民衝突,其中有兩名17歲學生連同其他九人在黃大仙鳳德路及盈鳳里被捕,被控以非法集結罪。案件2020年3月2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訊時,控方申請撤回兩名學生控罪,二人同時獲批訟費。

17歲呂姓及學生及梁姓被告原被控在2019年10月1日,在黃大仙鳳德道及盈鳳里,與其他不知名者參與非法集結。他們其後獲法庭准許保釋。

控方2020年3月2日申請撤回兩人控罪,辯方為兩人申請訟費,控方以自招嫌疑為由反對。控方指,梁蔚柔當日被搜出防毒面具及身穿黑衣,呂諾兒則被搜出口罩及衣物,並指她們當時正逃走,形跡可疑。辯方反駁,指她們被捕所在地沒有人堵路、縱火,與控罪書列明的犯案地方有三、四個街口距離,加上呂諾兒當日沒穿黑衣,搜出的物品又並非與示威相關,辯方不認為構成自招嫌疑。

裁判官羅德泉聽畢雙方陳辭後,終批准兩人的訟費申請。

2021年2月8日更新:

2019年10月1日示威者「遍地開花」,多區有示威活動,其中9名男女被指當日在黃大仙非法集結,案件早前開審,揭露督察作供與現場片段不符,連日審訊中多名警務人員更被辯方質疑互抄口供。裁判官黃士翔2021年2月8日裁定案中八人表面證供不成立,毋須答辯當庭釋放;唯獨當日被搜出身上有溪錢的女護士表證成立,須繼續受審,她選擇不作供、亦不傳召辯方證人。控辯雙方將於明天進行結案陳詞,裁判官定於農曆年後2月19日裁決。

七男兩女年輕被告被控非法集結罪,控罪指工程師(25歲)、學生(22歲)、公關(25歲)、私人女護士(29歲)、女教學助理(24歲)、學生(22歲)、學生(19歲),以及分別15歲及14歲的男學生於2019年10月1日在黃大仙鳳德道及盈鳳里與其他不知名人士參與非法集結。

裁判官黃士翔宣佈除第六李姓被告外,各人均表證不成立。各被告聞言低聲呼「Yes!」,有律師一度要求裁判官再重複裁決。裁判官其後休庭,獲判表證不成立的各名被告相擁祝賀,稱「好開心呀」、「我想拎返部電話」。

其中一名被判無罪的高姓被告稱,對法庭裁決感到驚喜,「本來都對法庭無乜信心,以為佢哋都好保守。今日返到嚟法庭,見到no case咁多個,9個(被告)放8個,都好surprise。」

被問到是否認為法庭能為他主持公義,他稱「淨係睇呢單case就正常結果」,惟他坦言,由一開始被落案控告已覺是濫告,「作為常人睇,都覺得證據好薄弱;大家都見到每一刻都有好多濫捕濫告正在發生。」

至於審訊時披露有警員證供不一、甚至疑互抄口供,他稱「呢單案都唔係最誇張啦,抄唔抄口供呢啲大家有眼睇,之前都好多案係咁。」

審訊與事發相隔一年多,其間須不斷到警署保釋、又不可以出境,高稱很多長遠的事都不敢計劃,可能只是計劃未來一、兩個月做些甚麼,「上庭之後嘅嘢,無法估計同計劃」,對案件得以解脫感到開心。但他坦言,擔心律政司或會就脫罪裁定提上訴,「但件案都年幾嘞,擔心都係要過生活嘅啫,上訴咪上訴囉,到時再諗。」

高又指,希望港人可以繼續對手足案件保持熱度和關注度,明白「未必可以有咁多精神去睇晒,不過對每單案嘅關注都可以俾到支持當事人,等佢哋成個審訊都無咁孤單」,他感謝旁聽師聲援及義務律師的專業支援,寄語「香港人加油,好人一生平安」。

審訊期間,當日有份執行行動的督察韓繼榮作供指,當日接報後於下午2時13分到蒲崗村道及鳳德道附近,下車後見到200名示威人士以磚頭及竹枝等堵路,亦在現場灑溪錢。他在鳳德道下車後,示威者「四面八方都有」,不斷以石頭等雜物掟向警方並叫囂,故他曾三度舉藍旗並指示下屬發射催淚彈。

惟辯方播片卻顯示警員下車時,馬路上已沒有示威者,甚至聽到有警員稱「啲人走X晒」,沒有警員遇襲;反而有警員與樓上街坊互罵,甚至向上層居民叫喊:「收嗲啦天使,跳落嚟啦!」督察回應稱片段未能拍下警方遇襲經過。

除督察作供被指與現場片段不符外,辯方並於連日審訊中質疑作供警員互抄口供,部份段落用字與標點一模一樣。負責拘捕本案首、次被告的警長58334左耀昌被指與警員38334的口供部份段落相似,其中提及警方在蒲崗村道及鳳德道行動的段落,「浦崗村道」這詞出現多次,兩人均寫了沒有艸字部首的「浦」字;而警員9751口供的部份段落亦與警長口供字樣一致,同樣多次寫上沒有草花頭的「浦崗村道」,只曾有一處寫上「蒲崗村道」。另一警員8698徐銘希作供。辯方稱其供詞與日前作供的警員11622互相抄襲,部份段落字眼一樣,包括標點符號。徐解釋謂:「啲文法係咁㗎嘛。」而其後段落兩人一同將「HKID」寫錯「HHKID」,辯方稱:「一齊咁錯,咪就係因為大家互襲囉。」徐不認同。

2021年2月19日更新:

網民於2019年 10.1 國慶日發起「六區開花」,演變成激烈警民衝突,9 人被控在黃大仙非法集結,當中 8 人被裁定表證不成立,只有 29 歲護士表證成立,2021年2月19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亦被裁定罪名不成立。裁判官黃士翔指,雖然被告穿黑衫、戴防毒面具等物品,但不能確定他們曾在控罪書上的地點參加非法集結。裁判官認為被告自招嫌疑,拒絕批出訟費。女被告聞判拭淚,庭外與親友相擁。

裁判官黃士翔裁決時指,辯方稱警員的口供有多處相同,包括描述拘捕時間和地點;裁判官認為警員使用相同字眼亦不足為奇。辯方續指有另外兩名警員的口供連錯處亦相同,裁判官對此認為證供有疑點。

他續指,多名警員供稱轉入盈鳳里後,看到第一批人向龍翔道的小路跑去,其後又有一批人沿小路跑回盈鳳里。警員在當時制服跑出的十多人,包括本案被告。裁判官指沒有證據顯示上述是同一批人,警員作供時亦稱未能肯定。

裁判官指兩批人出現的時間相差 11 至 12 秒,這非一段短時間,加上第二批人當中,有一名穿著灰衫及短褲的男子,但他沒出現在第一批人當中。就當中 8 名被告,雖然他們穿著黑衫、戴防毒面具,當中更有人藏有美國國旗,但不能確定他們曾在控罪書上的地點參加非法集結,裁定表證不成立。

官:不肯定被告在控罪書上的地點集結

就第六被告,辯方爭議涉案溪錢的證物鏈,裁判官接納警員寫錯收取證物時間為手民之誤,裁定溪錢是從女被告身上找到。裁判官指其被捕位置為鳳德道附近,加上她穿著黑衫,裁定表證成立。

不過,裁判官指作供警員拘捕女被告前,她已被另一位警員截停,惟該警員未有上庭作供。裁判官續指,法庭不能排除女被告是第一批人的其中一人;雖然她身上有溪錢,但當時黃大仙各處有人集結,她在鳳德道及盈鳳里一帶集結非唯一合理推論,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法庭裁定女被告罪名不成立。

官稱被告自招嫌疑 拒批訟費

代表次、第七被告的律師申請訟費,指當時街上有其他途人,雖然被告穿著黑衫,但只是個人服裝選擇。裁判官聞言問:「(兩人)仲有防毒面具同護目鏡?」律師指因應當時社會氣氛,攜帶防護工具是可以諒解。裁判官聽畢陳詞,認為以當時氣氛而言,被告藏有涉案物品、衣著及逃走行為,是自招嫌疑,拒絕批出訟費。

本案原有 11 名被告,同案兩名 17 歲女學生早前獲控方撤控。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 向調查人員提供虛假的陳述
– 捏造、藏匿或毀滅證據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c)對良好秩序及紀律有損的行為;

相關事件:1001六區開花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獨立媒體(報道)

獨立媒體(報道)

LIHKG(討論)

 

立場新聞(跟進報道)

蘋果日報(跟進報道)

明報(跟進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