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被捕人遭警圍毆棍打嚴重受傷30小時始送院 疑遭老屈襲警罪名不成立 裁判官斥警砌詞狡辯、信口開河


2019年10.1有市民將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的相片貼在港鐵太子站外,便衣警見狀將文宣「踢甩」,引發警民衝突。中年漢被指踢了警員一腳,遭多名防暴警圍毆,繼而被控襲警罪,案件2020年8月11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裁判官林子勤指,被告事後傷勢嚴重、眼角膜受損,但警方卻將他扣押30小時、完成三份會面紀錄後才將被告送院。林官認為,被告當時不適合在未經診治下錄取口供,並指招認是在警員威逼和誘導下作出,裁定警方錄取的三份警誡會面紀錄全不可呈堂。林官並於下午即日作出裁決,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指斥作供警砌詞狡辯信口開河。

盧姓被告(42歲)今就警誡供詞的自願性出庭作供。他稱當日在太子站外被捕時遭警用警棍毆打,當時只顧反抗,沒有感覺。他透露自己重250磅,自小患有腦癇症,需每晚服用「抽筋藥」;他不知道不服食有何後果,過去曾經「跳掣」及全身抽搐。

送院不敢提眼受傷 「驚供咗出黎會被警察再打過」

被告稱遭拘留期間曾三度要求送院,頭兩次不獲理會,直至第三次提出要求時,向警員明言已兩晚未有服用抽筋藥,擔心病發,最終在錄完三份警誡會面口供後才獲送院。被告又指,因有防暴警陪同他見醫生,故當時只敢向醫生取「抽筋藥」,未有提出驗傷及洗眼,「驚供咗出嚟會俾警察再打過」。

辯方陳詞時質疑,控方第二證人、即拘捕警員盧俊傑的誠信,盧在庭上看罷辯方的影片後才承認辯方部份指控,餘下部份則繼續狡辯。辯方舉例指,盧起初供稱拘捕被告前與被告並沒有身體接觸,惟播片後則改口稱有接觸;盧又供稱當時只揮棍打了被告兩下,片段則證實他揮棍十下,他仍繼續狡辯稱「打中兩下」。

對於被告遭帶入警署至交給值日官期間「消失的十幾分鐘」,到底發生何事,辯方批評警員起初支吾以對,後才解釋是要等值日官回來,是「大話冚大話」;反觀被告作供雖有混亂,但對於他不利的證供,被告仍實話實說,顯示被告說法可信,反映事實。

警揚言「打人唔使講良心」

辯方又指,警員多次以粗口辱罵被告兼毆打被告,被告更聽到警員揚言「打人唔使講良心」,使被告受驚,意志已被摧毀,警員要他做甚麼就做甚麼,要求法庭裁定三份會面紀錄不可呈堂。

裁判官林子勤指,客觀事實是被告被捕時曾受到警員武力對待,全身受傷,當他於10月3日被送到伊院治療時,證實他面腫、心口有觸痛,膝蓋及手肘有擦損,整個背部都有瘀傷等。此外,被告的眼角膜有受傷,需即時轉介到眼科醫院診治,認為他的傷勢符合被胡椒噴霧噴中。而被告當時已錄取了三份口供。

林官指,被告當時需被醫治,尤其敏感的眼睛在受胡椒噴霧攻擊後需立即清洗,否則眼睛會一直刺痛,但警方從沒有安排替被告洗眼,反而將被告扣押30小時,完成三份會面紀錄後才將他送院。

官:縱使自願法庭亦應剔除

林官又指,被告於10月2日錄取後口供後獲送院,「顯示被告是懂得要求送院,咁點解被告未能係較早更需要治療時送院救治呢?」被告供稱在不同階段,均曾要求送院,但遭警員拒絕。林官直言,被告作供雖有不令人信服的地方,但認為被告就送院部份的證供可信,故接納他的證供,認為他的招認是在威迫和誘導下作出,裁定招認並非被告自願下作出。

林官續指,被告患有腦癇症,會因受刺激而誘發,無論當時有否病發,但被告全身受傷,傷勢相當嚴重,認為被告當時不適合在未經診治下作供,無論他是否自願作供,法庭都應行駛酌情權剔除其會面證供,故裁定相關會面紀錄不可呈堂。

官批警員砌詞狡辯 自圓其說 信口開河

被告被裁定表證成立後,並沒有自辯或傳召證人,林官即日作出裁決。林官指,拘捕被告的警員盧俊傑自稱目擊犯案過程,惟林官認為盧並沒有講出事實的全部,並非誠實可靠的證人。林官指,盧習慣以「不清楚」、「唔知道」來回應在他周遭發生的事情,避免他的供詞與其他警員有矛盾,例如當被告被制服時,盧在被告身旁,其正右方的警員多番用警棍擊打被告,揮棍動作之大連盧當時都向右望,但他作供時竟稱看不到有人施襲,甚至播片後仍堅稱「乜都睇唔到」。

林官又指,盧故意將肢體衝突的嚴重性說得比真實輕微,他堅稱自己由始至終只揮棍兩次,惟說法完全與片段不符。片段顯示盧率先指罵被告,被告否認後遭盧推向牆,引來警員包圍,隨即有人擊打、箍頸等。林官認為盧應可清楚看到整個清況。

疑點利益歸於被告 罪名不成立

片段又顯示,警員不停毆打被告,次數不下十次,絕非如盧所言「先警告、揮棍一下、再警告、再揮棍」。盧盤問下解釋是「擊中兩下」,但林官認為兩組證供互相衝突,顯示盧被質疑出錯時,不願承認,砌詞狡辯,自圓其說,並非誠實證人所為。林官更批評盧信口開河,沒有說出實情,拒接納盧的供證。

林官指,本案爭議點在於被告是否有踢警員。林官接納受襲警梁偉嘉所言,案發時確實受到外力所踢,但到底是誰踢、以及動作是否構成受襲,則存有疑點。林官,被告在行人路上被截停時,身旁左右均有人,三人幾乎平排企,被告並非站得特別突出,質疑「如何肯定與警員接觸的是被告?」再者,接觸只有一下,如何伸腳等證供亦欠奉,加上「警員們當時高速跑動,何以肯定此力是襲擊?」最終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兼得訟費。

《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19條:
傷人或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
任何人非法及惡意傷害他人或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不論是否使用武器或器具,均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3年。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 向調查人員提供虛假的陳述
– 捏造、藏匿或毀滅證據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香港法例》第383章《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11條:
被控告或判定犯有刑事罪的人的權利
(庚)不得強迫被告自供或認罪。

《警察通例》第29章第29-01條:
7. 為了證明調查結果有事實根據,調查人員務須時刻緊記以下各點:
(a) 所使用的武力必須是為達到目的而須使用的最低程度武力;達到目的後,已立即停止使用;以及
(b) 所使用的武力按當時情況是合理的。

《警察通例》第27章第27-02條:
2. 警務人員不得阻延受害人接受救治或由救護車送往醫院或診所。
4. 警方不應吩咐救護人員在場等待,例如等待法醫官到場。

《查問疑犯及錄取口供的規則及指示》
確定口供的可接納性是該口供是自願作出的;
以威脅、酷刑、欺騙、恐嚇的手段或「協議」的形式而錄取得的口供是非自願的口供;

相關事件:1001六區開花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