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8巴士上被捕人疑遭老屈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 罪名不成立


2019年 9 月 28 日,民陣在政府總部添馬公園舉行「雨傘運動」五周年集會,當晚警員到政總一帶進行驅散,其後在灣仔截停兩架巴士,搜查車上可疑乘客。一名從事物業管理的 25 歲男乘客,當場被搜出背囊內有士巴拿、噴漆等物,被控一項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被告否認控罪,2021年1月21日在東區裁判法院受審,經審訊後,裁判官張志偉表示接納辯方證人之證供,指被告攜帶涉案工具為工作所需,加上被告從巴士下車一刻已被警員分類為可疑,他下車後的舉動不足以構成環境證供,最終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

黃姓被告(25 歲,物業管理),被控一項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指他 2019 年 9 月 28 日,在香港灣仔菲林明道與港灣道交界,保管一支士巴拿及一罐噴漆,意圖在無合法辯解的情況下使用該物品,以損壞屬於另一人的財產。

拘捕警員無參與分流 3 秒判斷一人是否可疑

拘捕被告的時任署理警長鍾偉倫供稱,案發當晚得知政府總部外有示威者集結、作出破壞,奉命前往龍和道與添華道一帶進行驅散及掃蕩,驅散後乘坐警車到灣仔一帶繼續兜截示威者。

晚上約 9 時 30 分,鍾乘坐的車隊到達菲林明道近港灣道,截停了兩架承載著數十名黑衣人的巴士。巴士車上乘客隨即被要求逐一下車,在場警員透過目測將乘客分流,鍾指他們用了約 3 秒判斷一人可疑與否。沒有參與分流工作的鍾承認,警員以年紀作分流標準,搜查所有可疑人士,而被告從 104 號巴士下車後亦被分為可疑。

鍾表示,首次接觸被告是在警員唐偉倫為被告搜查完畢後,得知被告背囊中搜出一支黑色噴漆、一支白膠漿、一支士巴拿,一個防毒面具,一個護目鏡及一對黑色手套。

鍾續稱,被告對管有上述物品無合理辯解,他遂以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罪對被告宣布拘捕。在警誡下,被告表示「我明白,無野講」。辯方卻指,在被告解釋防毒面具及噴漆用途,突然有警員喊「上車啦!」,鍾便立即將被告拘捕,並沒有給予他機會解釋所有物品的用途。惟鍾否認。

搜查警員稱見被告「頭耷耷 」 神色可疑

負責搜查被告背囊的警員唐偉倫則供稱,在巴士被截停後,他負責搜查可疑人士。他指,當時留意到被告的背囊「脹卜卜」,看見被告本來以單肩背著背囊,其後卻換以右手手持背囊,加上被告「頭耷耷」,認為被告有可疑,便上前對被告進行搜查。辯方則指出,所有被分類為可疑的人士均要接受搜查,在被告下車的一剎那己分流,因此不存在被告神色可疑令他被搜查一說法。唐同意,並指自己亦沒有負責分流工作。

被告前下屬: 攜帶工具為工作所需

辯方傳召現職物業助理作辯方證人,張供稱案發當日上午,他在工作的荃薈廣場管理處收到商戶的緊急投訴電話,指其天花板出現滴水及有碎石跌落。由於他僅入職兩個月,當日為他首次單獨當值,亦沒有工程部同事當值,他接到電話後不知所措,故致電休假的直屬上司,即本案被告,尋求協助。

被告到達荃薈廣場後,與張前往店鋪觀察,他告知張估計是天花板的石屎剝落,須即時用工具將石屎鬆脫下來。於是二人前往工程部拿梯子及安全帽,返回店舖移除天花板上的石屎。張表示,被告亦從其背囊中取出他平時使用的工具,包括公司提供的防毒面具、護目鏡及膠手套等。

就被告的自備工具,張解釋指,被告為主任級員工,平日管理數個商場,無固定辦公室,不時也要跟進工程部工作,因此要自行攜帶不同工具。張又稱,在移除石屎後,被告亦有使用到黑色噴漆,將白色接水盤噴成黑色,以滿足客戶需要。

官:環境證供不足 工具並非必然用作示威

裁判官張志偉聽取控辯雙方案情後,即日裁決。他指被告是在 104 號巴士被截停後下車,而警員在他下車時已作出分流,被告必然知道自己須被搜查,因此被告下車後的所有舉動已不構成環境證供。針對涉案的士巴拿及噴漆,裁判官表示接納辯方證人的證供,認為被告身上攜帶兩物為工作所須,雖證人指被告於下午 1 時 15 分左右已離開商場,但被告仍有合理原因在外攜帶上述工具。裁判官另指,案發當日在政府總部外有大規模示威,可以涉案工具堵路、塗污,惟缺乏環境證供,無法證明被告必然是以士巴拿及噴漆作示威用途,最終裁定罪名不成立。

《基本法》第28條:
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相關事件:0928「雨傘運動」五周年集會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