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2六旬翁襲警罪成囚五周 警員法庭作供掌心雷 證供前後矛盾


六旬地盤工人2019年9月單獨現身警方防線前,被指推撞警署警長及被捕時踢傷警員,被控兩項襲警罪。被告(64歲)被控兩項襲擊警務人員罪,控罪指他於2019年9月22日在屯門杯渡路分別襲擊警署警長嚴潔賢及警員58991戚健暉。

2020年1月22日,呈堂的直播片段顯示,其中一名被襲警員在拘捕時,曾兩度大力拉址被告衣領。辯方三次播片,警員堅稱「睇唔到」,反指被告拉扯其防暴背心。辯方斥該警員,漠視上級及同袍正在勸喻、驅散的行動,單方面將警方行動升級,非法拘捕被告,指案發時該警員並非在正當執行職務。

有警長作供期間,意外遭辯方大狀發現手掌寫有「掌心雷」筆記。警長起初聲稱只寫了涉案警員編號以供備忘;惟當裁判官指示他把手掌展示給控辯雙方查閱時,大狀再揭發他還寫下拘捕被告的時間。警長表現失措,大狀隨後質問:「你依家係唔係好緊張?係咪覺得好似講大話俾人斷正咁?」警長辯稱涉事警員與他分屬不同小隊,而他本人記憶數目字的能力亦較差。

辯方大律師郭憬憲意外發現鍾張開手掌時,掌心疑寫有筆記,遂立即要求鍾講出寫了甚麼。鍾回應稱只是寫了兩名同袍的警員編號「58991」和「58973」,辯稱是希望作供時較流暢和確實,否認有不誠實意圖。郭反駁指,難記或記不起編號,可在庭上要求翻閱口供紙。郭更指就算考試課文難記,考生也不會在掌心寫筆記。

署理主任裁判官張潔宜指示控辯雙方閱覽鍾的手掌,郭再發現有另一組數字「2321」。鍾遂連忙解釋是拘捕被告的時間,寫下掌心雷純粹為免記錯。郭即時質疑鍾有心隱瞞:「頭先你又唔講?做乜唔講?係唔係博我問唔到?」鍾道歉,指自己記憶數字能力較弱。鍾又答非所問,幾次解釋寫2321是因為與戚及陳屬不同小隊,不熟悉兩人的編號。

2020年1月23日,案件裁定表證成立,被告選擇不出庭自辯,亦無傳召證人。辯方結案陳詞時,批評有警長昨日被揭發利用「掌心雷」筆記幫助作供,及後更一度不肯和盤托出交代所有寫在掌心的資料,行為不誠實及不可接受,「佢嘅證供價值係零」,促請法庭將其全部證詞拋諸腦後。案件押後至下月4日裁決。

代表被告的大律師郭憬憲今陳詞指,襲警罪其中一個控罪元素,是事主不同意身體被觸碰,但控方沒就這一點舉證。而聲稱被推撞的警署警長嚴潔賢,庭上誤指被告用傘拍打警方盾牌,及後收回有關說法,郭直指他作供錯漏百出。

至於被揭以「掌心雷」作供的目擊證人警長鍾志豪,辯方指不論有何等高尚理由,在庭上偷看資料實屬不可接受,辯方亦不接受警長以記憶差作遁詞,擔心若法庭容許偷看資料,公眾會對法庭沒信心。

辯方特別批評,警長被揭手心寫有筆記後,在查詢下仍不坦白交代,行為不誠實,「講乜都得,證供價值係零,一定要畀零比重」。控方對郭的陳詞沒有反駁。裁判官押後至下月4日裁決,被告保釋繼續。

2020年4月17日,署理主任裁判官張潔宜裁決時指,法庭接納所有作供警員的證供,又特別提到鍾的事件,指鍾的做法「毫無疑問不恰當」,但理解鍾對供詞出錯的擔憂。

張官不認同辯方指鍾的供詞是「加鹽加醋」,因為鍾並無寫下案情細節,而且有關編號及拘捕時間在案中並無爭議,所以並不影響鍾的供詞可信性,接納他是誠實可靠的證人。

相關事件:0922包圍屯門警署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跟進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明報(跟進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