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1被捕人疑遭老屈拒捕 兩項罪名不成立 官指兩警證供可靠性成疑 警員錯將公眾席上一名旁聽人士當作被告


2019年9月21日批市民聚集在將軍澳一個商場外唱《願榮光歸香港》,及後發生警民衝突。20歲大學男被指拒捕,被控兩項抗拒正當執行職務警務人員罪 ,案件2020年12月3日於觀塘裁判法院審訊︒追截被告的高級警員同意,他並不知道被告之前做過甚麼,只是依照上司的指示留意身穿白色上衣的人,然後憑被告的衣飾追截。辯方則指被告當日其實穿粉紅色上衣,而且在沒有掙扎下遭警員毆致手肘骨折。另外,控方庭上要求警員認人,但警員錯將公眾席上一名旁聽人士當作被告。

陳姓被告,被控兩項抗拒警務人員執行職務罪,指他於2019年9月21日在將軍澳唐德街將軍澳廣場外抗拒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員16011黃錦祥及高級警員50854。

隷屬東九龍衝鋒隊的曾姓高級警員今供稱,當晚10時許,將軍澳廣場外有近100人聚集。他當日身穿防暴裝,接報往將軍澳廣場1樓處理一宗打架事件。到場後,小隊成員遭眾人包圍指罵「死黑警」,有人以雷射筆照射警員。當時曾負責守護警車。

帶隊的陳姓督察及後在將軍澳廣場外向市民作出警告,並要求同僚留意白色T恤人士,指有白衣人用雷射筆射向警方。警方約於6至8分鐘後作出驅散行動。

及後曾自言看到穿白色衫的被告跑往富康花園方向,其間突然跌倒,他遂追前準備截停並控制對方。惟被告突然站起,以雙手將他推開。同袍警員16011黃錦祥上前從後攔腰抱著被告,被告則不停以手肘及拳頭揮打黃錦祥。

曾叫被告「唔好郁」,又向被告揮動警棍,其後多名警員上前協助制服被告。主控問曾,若再見到該男子,是否還能認出對方;曾環顧庭上四周,指向旁聽席上一名黑色口罩男子,後來改稱未必認得。但事實上曾指出的人並非被告。

辯方及後向曾指出,當時曾只見到被告在跑,後面沒有同僚在追,不知被告從何處跑來,也不知道之前發生過甚麼,更不知被告跑向何處,曾追截被告純粹因為被告的衣飾。曾對此表示同意。

辯方又指,曾在記事册及口供內並無記錄他有說過「差人咪走」,曾亦同意,但稱有向被告喊過「警察」兩字。曾又指,當時見被告跌倒,曾想跪在被告後背,但因為跪不到,故跪在被告身旁。

辯方指出,被告當時左手撐住曾,只是欲助身體平衡,曾不同意。辯方指其後被告已雙手放頭、面貼地,並向警員謂不再掙扎。曾卻指被告未有向他示意,也不同意辯方說法。

辯方指,其他警員繼續用棍毆打被告,又以硬物壓向被告的頭部。曾稱看不到。辯方再指,有警員在被告靠牆搜身時,不停大叫:「你支雷射筆喺邊?啱啱唔係照得好爽?」、「揼咗去邊,唔好敢做唔敢認。」曾表示一概不知。

辯方及後要求曾查看證物,並指出被告當日所穿的是粉紅色T恤。曾稱不記得。

拘捕被告的警員黃錦祥作供指,當時防暴警到場後,在場人士叫喊「黑社會,死黑警」,並向他們投擲水樽雜物。其後他看見有一批人跑向富康花園,又見到曾姓警員正在制服被告,於是上前協助。當時被告反抗掙扎,其他隊員用警棍將他控制。其後將被告帶上警車,並以非法集結罪名宣佈拘捕被告。

辯方稱,被告當時是靜止狀態,沒有掙扎,卻遭兩至三名防暴警亂棍毆打頭部及⼿腳,被告事後右⼿手肘骨折。

辯方盤問黃時指,其記事册及口供紙均沒有記錄被告推他,黃僅表示他用「掙扎反抗」等字眼概括。辯方再指,黃當時從後攬著被告的腰,被告不可能推倒他;黃則謂被告有打側身。辯方質疑為何黃沒有將之記錄下來,黃稱:「冇辦法將每一分每一秒所有動作都描述,只可以概括記重點,喚醒記憶。口供紙可以更加仔細,但時間唔容許咁做。」

辯方又問黃,是否知道曾姓警員為何要制服被告,黃稱當時沒有了解,但有理由相信被告干犯非法集結罪。案件表證成立,明天繼續,被告將出庭作供。

2020年12月23日更新:

2019年9月21日大批市民聚集在將軍澳一個商場外高唱《願榮光歸香港》,及後發生警民衝突。其間有20歲護理系大學男生被指用雷射筆射向警員兼拒捕,被捕後右手肘骨裂。男生早前否認兩項拒捕罪。裁判官屈麗雯2020年12月23日裁決指,涉案兩名警員均沒有在書面證供及記事冊上摘錄被告抗拒他們的過程,事隔一年後才於庭上提及,證供可靠性成疑,拒絕接納兩警員的證供,裁定被告兩項罪名不成立。

陳姓被告的民(20歲)否認兩項抗拒警務人員執行職務罪,控罪指他於2019年9月21日在將軍澳廣場外抗拒警員16011黃錦祥及高級警員50854。

裁判官屈麗雯裁決時指,被告自辯稱奔跑時曾被人從後按手臂及推肩胛骨,他被攔腰後再被制服在地。被告亦感覺到被硬物毆打其手部、頭部及腰部。 被告並不知道遇襲的原因,以及對方的身份。屈官認為被告不知襲擊者的身份,卻沒有了解事件,甚至任由對方毆打不反抗,是違反常理的反應,裁定被告沒有將案發過程如實道出,裁定其證供不合情理及邏輯。

就抗拒高級警員50854的控罪,屈官認為警員的證供亦有不合邏輯之處。警員供稱被告跌低後曾反手推其心口,兩人起來後相距十尺。但警員其後改口指二人相距三個人的身位,屈官指十尺的距離遠遠超過前者,不理解為何兩者的距離相等,加上警員沒有供稱曾經退後,未能解釋兩人相隔的原因。

另外,警員曾供稱被告起來後曾出手推他,卻從未於警員記事冊及書面證供提及事件。屈官認為此乃重要指控,惟警員卻事隔一年後才提及,其證供可靠性成疑。屈官又指警員的記憶並不可靠,例如他作供時忘記被告案發時的動作以及衣著,又忘記被告是否曾雙手置於頭上。警員亦同意沒有留意被告與另一名警員黃錦祥的互動,屈官裁定其證供不可靠,並不接納其證供。

至於抗拒警員16011黃錦祥罪,黃曾於庭上提及抱被告腰後,對方曾掙扎及推他。屈官指案件的重點是被告如何抗拒警員執行職務,黃從未於書面證供及記事冊提及上述事件,而案發詳情卻留待庭上才提及。屈官終裁定被告兩罪不成立。

辯方申請訟費,指被告未有自招嫌疑的行為;控方反對指,被告當時明明可迴避跑過來的人群,卻選擇一同奔跑,導致警員拘捕他,其又有所動作,是自招嫌疑的行為。屈官指被告遇上危險時,毫無緣故與其他人奔跑,又沒有合理解釋,拒絕其訟費申請。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39條:
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
任何人因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而被定罪,即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3年。

香港警察機動部隊訓練教材 – 警棍:
不可打頭、頸或背。如目標正在離開、背向警務人員時或俯伏在地時,不可使用警棍。警棍只可打肌肉,不可打擊骨或關節。

相關事件:0921將軍澳廣場唱《願榮光歸香港》

LIHKG(討論)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香港電台(報道)

NOW新聞(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明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