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3中秋節被捕人疑遭老屈鐳射筆襲警 罪名不成立


青年被指於2019年中秋節晚上以雷射筆射向警車內的警員,他早前否認一項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受審,案件2020年8月6日於觀塘裁判法院裁決。裁判官屈麗雯接納兩名警員的證供,認為他們沒有認錯是被吿以雷射筆照射警車;另又接納被告事後自行量度他當時與警車的距離逾 50 米,認為被告有可能看不到警車內有警員,並質疑於相距逾 50 米下,是否可造成警員所聲稱的傷勢,警員亦沒有提供醫療報告。裁判官最終裁定控方未能證明被告使用雷射筆的意圖是想傷害警員,被告罪名不成立,即場獲釋。

辯方其後提出訟費申請,控方以被告行為自招嫌疑為由反對。裁判官則指,被告案發時無緣無故用雷射筆掃射警車兩次,絕對屬自招嫌疑,拒絕辯方訟費申請。

梁姓被告(26 歲,無業),被控於2019年 9 月 13 日在觀塘基業街公廁外管有一支雷射筆,意圖作非法用途使用。

裁判官屈麗雯裁決時指,控方第一證人警員譚廸文、第二名證人警員李逸豪就辨認被告身形外貌的證供大致相同,雖然他們均承認曾短暫地遭巴士車尾遮擋視線,但認為兩人對被告的觀察良好,當時附近除被告外亦無其他人,故認為兩名警員並沒有認錯被告。

裁判官: 接納案發時被吿與警車相距逾 50 米

至於證明被告使用雷射筆意圖事宜上,裁判官指當日是中秋節,被告聲稱帶雷射筆前往觀塘海濱觀看表演及助興,亦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對於兩名警員分別供稱,案發時被吿與警車的距離介乎 20 至 40 米,而被吿事後自行前往現場量度的距離則為逾 50 米。裁判官指被吿進行實地量度,其得出的距離較可信,採納其說法。

裁判官續指,於此距離內,被告有可能看不到警車內有人,並質疑於相距逾 50 米下,是否可造成警員譚廸文所聲稱的傷勢;譚沒有就其傷勢提供醫療報告,而譚亦供稱當時覺得相關的光束是「打橫亂掃」。裁判官裁定被告當時以雷射筆掃射,並非以警員頭部或身體為目標,極其量是以警車為目標,控方未能於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被告意圖傷警,最終裁定被告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名不成立。

聲稱受傷警員:「白濛濛 …… 覺得好痛」

聲稱被射眼睛的警員譚廸文早前供稱,案發當日他與同僚乘坐中型衝鋒警車,於晚上約 11 時 20 分到達觀塘碼頭巴士總站,在車上候命。在晚上 11 時 43 分,他發現有一道綠光射向車身兩旁及其所在車廂,維持約 2 至 3 秒,因此他走到車頭留意光束來源,認為綠光是從車頭玻璃窗射入,並發現離車頭約三、四十米處的被告。事隔半分鐘左右,一道綠光再次射向車廂,來回橫掃約 4 至 5 秒,期間直射中他左眼,令他感到刺痛及視線變得模糊、「白濛濛」,在車廂內講「我畀啲光射中咗啊,覺得好痛」。

辯方當時質疑譚,為何眼痛逾 30 分鐘卻不去診治,譚表示當刻認為情況有好轉便不以為意,又指「個一期啲醫護對警察都有小小爭論,警察盡量都唔會去醫院,驚發生唔愉快嘅事」,故沒有到醫院求醫。

被告自辯供稱,當晚他與友人相約到觀塘海濱公園慶祝中秋節,期間有駐足觀看音樂表演(busking),他有攜帶一支雷射筆,並在觀看表演時照向附近的橋墩、街燈等助興,但他強調只會向死物及遠離人的地方照射。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 向調查人員提供虛假的陳述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明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