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2被捕人疑遭老屈管有工具作非法用途 罪名不成立


2019年9月初有人群於凌晨聚集調景嶺港鐵站內,警員戒備期間拘捕一名工人,指他以雷射筆照射警員。工人早前否認管有工具作非法用途罪,涉案警員於審訊時聲稱,由於被告在查問下不作回應,故他沒有在警誡時指控被告射眼。裁判官屈麗雯今裁決時,強調保持緘默是被告的權利,反之執法人員有責任清楚提出指控,直斥案中警員作為專業執法人員,有此說法實在「難以置信」,最終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有公眾人士聞判時不禁輕呼「Yes」,散庭後旁聽席上掌聲如雷。

李姓被告(26歲)被控於2019年9月2日凌晨在將軍澳調景嶺港鐵站出口外,以雷射筆射向車內警員的眼睛。

被告早前自辯供稱,當晚他在調景嶺站櫃員機提款,碰到友人並聊天,其間看見有光束從維景灣畔射出,因此便以身上的雷射筆作回應,其間不知有否射到停泊於斜路雙黃線的警車。

裁決官屈麗雯今引述閉路電視片段指,被告在現場徘徊了一小時,「唔係正常撞到朋友暢談一番嘅表現」。屈官續指,被告在盤問下表示使用雷射筆沒有目的,又多次迴避回答雷射光束的射程,稱不記得自己有否射中警車,認為他沒有告知法庭真相,裁定被告證供不可信亦不可靠。

不過,屈官同時亦批評案中警員18146石家豪的證供。石早前供稱,當時他身處警車內,凌晨1時25分前一直看見被告。屈官指出,石在觀看有關片段後,改稱1時25分前看不見被告,並多次更改關於警車位置的說法。

此外,石在辯方盤問下坦言,警誡時未曾向被告指出射眼一事,僅指出射警車。屈官認為做法不合情理或邏輯,惟警員卻解釋是因被告保持緘默,他才會不作指控。屈官認為警員說法「難以置信」,「作為一個專業執法人員,不可能不知道有責任向被告清晰提出指控;被告是否回答,已是後話,這是他的權利」。

屈官又指,石於案發後四個月在案件主管要求下,才在第二份證人供詞中加入被告射眼的指控。然而,當辯方代表問及案件主管的身份時,警員自言不記得主管是男是女、姓甚名誰。屈官認為說法並不可信,遂同樣不接納警員的證供。

屈官質疑,控方沒有足夠證據證明被告的意圖,亦沒有為更改案情提供解釋,做法不尋常,最終裁定被告管有工具作非法用途罪名不成立。

控方在裁決後申請充公涉案雷射筆,指專家證人已證實涉案雷射筆可傷人體。屈官隨即回應謂:「但法庭已經裁定不接納雷射筆是攻擊性武器。」

辯方陳詞指,雷射筆本身並非武器,控方亦無證據證明被告有非法意圖,認為法庭不應剝削被告取回物件的權利。屈官同意辯方說法,駁回控方申請,將雷射筆交還被告。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 向調查人員提供虛假的陳述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香港法例》 232 章《警隊條例》第64條:
虛報有人犯罪等罪行
任何人明知地 ——
(a)向警務人員虛報或導致他人虛報有人犯罪;或
(b)提供虛假資料或作出虛假的陳述或指控,以誤導警務人員,
即屬犯罪,循簡易程序定罪後,可處罰款$1,000及監禁6個月。(由1959年第16號第2條增補)

相關事件:0902香港知專設計學院罷課集會

獨立媒體(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