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0葵涌被捕人疑遭老屈管有攻擊性武器 罪名不成立 拘捕女警講粗口、冇警誡


24 歲女核數師被指2019年 8 月在葵涌警署外,用雷射筆照警車內的警員,其中一秒射中其雙眼,使他感到痛楚,被告否認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受審。裁判官林子勤裁決時稱,雷射筆為常見文具,在特定距離 40 米內才造成傷害,但警員稱光源相距 50 米或以上;被告住所在案發地點附近,當時為「OL」裝扮,照射警車後亦沒有逃走,與故意傷人的推論不相符,2020年9月25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裁定罪名不成立。

被告聞被判無罪後鬆一口氣,批評案件是濫捕,過往亦有「街坊裝」打扮的市民被捕。她希望港人撐住,市民能關注其他還押、入獄的被捕者。

裁判官林子勤裁決時稱,拘捕女警忘記即時施行警誡,認為女警做法有違查問規則,對被告不公平,早前剔除被告所作的招認。控方在本案須證明被告使用雷射筆,是否有傷人意圖。本案沒有直接證供,法庭須就物品性質及狀況、周遭環境、被告是否收藏及被質問的反應,作出推論。

裁判官表示雷射筆是常見文具,涉案雷射筆亦非改裝。雖然專家證人指出雷射筆能夠傷人,但局限於傷害眼睛,以及在特定距離 40 米內才造成傷害。事主表示當時被雷射筆射中一秒,光源距離約 50 米,盤問下更稱相距 60 至 70 米,在「一剎那」被射中。

相距數十米   官:難推論有傷人意圖

事主乘坐的衝鋒車經改裝,車身設有鐵絲網,外面的人無法看到車內情況,質疑被告如何瞄準坐在中間車位的事主,用雷射筆對他作出傷害。裁判官直言:「被告是否有傷人意圖,推論相當困難。」至警員下車截查被告,她仍是手執雷射筆、沒有逃走,與故意傷人的推論不相符。

裁判官又指雷射筆會用於示威現場,但案發當日附近沒有示威。被告與男友當時在葵涌警署附近,不會得知事主與同袍回到警署候命,可見事件是沒有預謀。另外,被告住址亦在案發地點附近,當時她並非穿着示威裝束,與一般「OL」無異,拘捕女警更提及當時被告手執午餐器具。

官:被告自招嫌疑  拒准訟費申請

事主稱被雷射筆射中雙眼後,亦未能描述被告動作,到下車截查兩人時,發現被告正與男友擁抱,兩人亦背對警署。裁判官認為被告解釋雷射筆目的合理,在盤問下沒有動搖,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舉證,裁定罪名不成立。控方將涉案手袋及雷射筆歸還被告,反對辯方訟費申請。裁判官指,被告的雷射筆當時不論有意或無意射中警員、自招嫌疑,拒絕辯方訟費申請。

王姓被告(24 歲,報稱女核數師),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她被控於 2019 年 8 月 30 日,在葵涌新葵芳花園外管有一支雷射筆,意圖作非法用途使用。

控方案情指,時任駐守新界南衝鋒隊隊員的李偉權,案發當晚乘衝鋒車進入葵涌警署時,一道綠色雷射光束從約 50 米外射向車內,其中一秒射中他的雙眼,使他感到痛楚。女警呂曉妮得悉事件,隨即上前截查被告及其男友,在被告手提袋內搜出一支雷射筆。被告當時解釋她與男友正在散步,警誡下稱:「對唔住,我都知照警察唔啱,下次唔會。」

辯方反對將被告口頭警誡證供呈堂,直指女警根本沒施行警誡,且更對被告說粗口,令被告感到受威嚇。而被告早在現場已報稱胃部不適,但女警未有理會,仍將被告帶回警署。

女警否認曾對被告稱:「射X阿Sir,咁X大膽?X你!拎張身份證出嚟!」女警強調,返回警署後才知悉被告不適,並已向值日官報告,且是由她陪同被告到醫院。

女警接受盤問時同意,起初沒有警誡被告,是因當時不知被告的男友有否身懷違禁品,故決定待至有足夠證據時才警誡。然而,辯方隨即指警員一有合理懷疑便可警誡,女警同意當時遺忘這點。辯方質疑女警實沒有警誡被告,女警不同意。

裁判官林子勤稱,女警既對被告有合理懷疑,卻不對她施行警誡,做法違反查問疑犯的規則及指引,對被告不公平,決定將被告的招認證供剔除。

被告自辯稱,她在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工作,雷射筆用作協助上司匯報,散步回家期間行經葵涌警署附近,向男友展示新換的雷射筆,並試用雷射筆,將其射向行人路。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查問疑犯及錄取口供的規則及指示》規則 II
當警務人員有證據及合理理由懷疑任何人干犯罪行,便應先向該人施行警誡,才可進行問話或進一步查問。警誡詞如下:
「 唔係是必要你講嘅?除非你自己想講喇,但係你所講嘅嘢,可能用筆寫低及用嚟做證供嘅。」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c)對良好秩序及紀律有損的行為;
(e)違反警察規例或任何書面或口頭的警察命令;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LIHKG(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