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5被捕學生在示威現場拍攝疑遭老屈襲警 官指警口供存疑 罪名不成立


2019年8月25日網民發起的荃葵青遊行,最終演變成警民衝突。現場拍攝衝突場面的中文大學男生,被指推跌防暴警察,遭控以襲警罪,案件2020年5月13日續審。庭上播放被告當時以手機拍攝的片段,被告被捕後手機仍維持錄影,並錄下他遭押上警車後的對話。對話中警長聲稱:「依家話你非法集結,唔係話你襲警呀!」惟警長在庭上否認誤導被告。

被告祝姓中大男生(21歲)被控襲警罪。控罪指他於2019年8月25日在荃灣眾安街及街市街交界的HKT1010店外,襲擊正在執行職務的警員陳勁翔。當日拉被告入封鎖線、並且制服被告的偵緝警長郭俊祺今日繼續作供。

在片段錄音中,聽到帶走被告的郭說:「搵人招呼佢上車!」被告回應謂:「搵人招呼我上車呀!」接著有男聲回應:「X你啦,犯法就拉你啦!知唔知呀!唔係招呼!」男聲又說:「唔係招呼呀,拘捕呀!」被告回應謂:「佢自己撠親㗎!」

郭今否認該句「X你啦,犯法就拉你啦」是出自他本人口中,指「我好似冇講粗口,把聲唔似我」。他又解釋謂:「沿途都有夥記,又有人揸相機衝埋嚟」,但不知是誰說話。

片段中被告又說:「我真係冇掂你夥記呀!」警長回應謂:「我冇話你掂我夥記,你唔好會錯意;依家話你非法集結,唔係話你襲警呀!知唔知?」

不過,郭5月12日供稱,當日替被告上手銬時,已肯定被告推警,涉嫌干犯襲警罪。辯方大狀今問他:「你咁樣仲唔係誤導被告,話佢冇涉嫌襲警?」郭否認,指當時是基於帶走他的過程而說出影片中的話,及後同事提供更多證據,「先拉佢襲警,唔係我決定」。

大狀再問:「明知被告有可能控襲警,點解要同佢講相反嘅說話?你目的何在?」郭稱並無任何目的。郭又指,在制服及帶走被告之間很短暫的時間內,有人說被告襲警,但郭不記得那人是講「佢撠我」或是「佢推我」。

郭承認帶走被告前,他與案發地方相距約10米,其後衝到店舖閘前制服被告。大狀向他指出,他與被告之間有逾20人相隔,無可能看到被告推跌警員,也不可能聽見被告叫囂。郭不同意。

郭起初承認,帶走被告後沒有警誡被告。大狀問:「你冇警誡就同佢喺車上講咁多嘢,啱規矩咩?」郭稱他在車上沒有主動調查及錄口供,「我覺得冇問題,同埋我講好少嘢啫」,並指自己很快要離開現場,故沒有作出警誡。

惟郭稍後突然在庭上提出:「我突然醒起,喺車上我最後好似有警誡過佢,但我唔肯定,我叫佢唔使講咁多嘢,返去你先講。」大狀聞言嚴厲質問:「你當差三十年,冇可能你做警誡冇作紀錄吓嘛?」大狀又質問:「你根本就係答到唔識答,無言以對而咁講。」郭不同意。

郭稱,不知道警方從來沒有為被告錄取過有關控告非法集結的口供。郭否認當時只是用非法集結的名目來帶走被告,亦否認襲警罪是事後認為更合適才加諸在被告身上。

控方及後傳召警員林健出庭。案發當日他駐守港島總區機動部隊E大隊第四小隊,並在荃灣當值,被指派在警車上拘捕被告。但辯方盤問時,直指從被告錄影的片段上,找不到他宣佈拘捕或警誡被告的對話。林坦承「可以咁講」,隨後更自認其口供內聲稱上警車後一分鐘便宣佈拘捕被告的說法,並不正確。

林解釋指,當日收到訓示,他只負責拘捕,警誡工作由刑事調查的同事處理。他又指當日現場很多示威者破壞,有必要爭取時間處理其他更重要的工作。

辯方大狀則指,林的做法違反學堂守則。守則指出對每一位被捕人士理應盡快作出警誡,讓他們知道拘捕後保持緘默的權利,而這項工作較之其後檢取證物、錄記事簿等事項更為重要。大狀同時指出,從控方其他證人口供中得悉,被告是在被捕翌日才接受警誡,即被捕後的12小時。辯方指出,拘捕過程不尋常,對被告從來無指控、無拘捕、無警誡。警員表示不同意。

控方已完成舉證,案件裁定表面證供成立。被告選擇不作供,本月25日結案陳詞。

2020年7月6日更新:

2019年 8 月 25 日的「葵荃青遊行」衝突中,一名中大男學生被指推向防暴警員盾牌,使其跌倒。他早前否認一項襲警罪受審,2020年7月6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獲裁定罪名不成立。裁判官指,聲稱受襲警員指控被告用手推其盾牌,但片段顯示他倒地後大叫「你 kick 我!」,明言推與踢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動作,感覺不應混淆,認為警員的口供存疑。

被告在庭外表示,非常感謝很多幫助他的人。他深明這段時間「好難捱」,希望有案件在身的朋友可以多些休息。他明言,片段對這類案件好重要,仼何人士,包括街坊,如果有片段就交給信仼的人。

祝姓被告( 21 歲,中大學生)被控一項襲擊警務人員罪,指他在 2019 年 8 月 25 日,在荃灣街市街和眾安街交界的香港電訊 1010 店外,襲擊警員陳勁翔。報稱受襲的陳勁翔早前供稱,案發時被告用手機拍攝一名被截查的女子,期間左手扶在他的盾牌上,並突然向盾牌施力,使他失平衡跌倒。

裁判官劉綺雲指,警員陳勁翔指控被告推撞他,但片段可見他在跌倒時大叫「你 kick 我!你 kick 我!」。裁判官認為,推與踢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動作,感覺不應混淆。陳勁翔在庭上解釋,當時因為「下意識覺得跌倒係被 kick,所以咁講」,惟裁判官認為他的解釋存疑,強調若陳勁翔是被推到倒地,其自然反然應指控被告推他,明言對陳勁翔的證供存有疑問。

片段無法見到被告衝擊防線及手部動作

裁判官指,錄影片段可見,被告身處警員陳勁翔前方,大部份時間都高舉右手,用手機拍攝被截查女子的情況,右邊身傾向商店,與警員保持距離。片段中,被告雖然有質疑警方截查的手法,卻無法見到被告衝擊防線。而片段亦無法顯示被告的左手動作,未知是否如陳勁翔所講,被告的左手扶著其圓盾。

裁判官又指,陳勁翔在盤問下同意沒有見到被告扶著或觸碰到其盾,只是憑感覺,感受到被告施壓。裁判官質疑,假設被告用手向盾施壓,手部需要伸前,以足夠大的力度將其推在地上,雙方應有一定距離,但片段卻沒有見到這個情況。

辯方案情指,是警員將被告拉入防線,才導致被告與陳勁翔有接觸。裁判官稱,翻查錄影片段,認為雙方的動作符合辯方的說法,在片段中,被告事後亦大叫「唔係呀,佢自己跌」。基於上述理由,裁判官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j)在執行職責的過程中,或在關乎警隊履行任何職責或職能方面,作出在要項上屬虛假的陳述;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向調查人員提供虛假的陳述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相關事件:0825荃葵青遊行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跟進報道)

加山傳播(跟進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