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4暴動案兩人撤控 一人穿恤衫皮鞋疑遭老屈 一人被捕時有防具被指自招嫌疑 制服時被警棍打爆頭需縫針


2019年8月在觀塘舉行主題為「燃點香港‧全民覺醒」的遊行,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並關注智慧燈柱的私隱問題,最終演變為警民衝突。警方先後拘控三名男子暴動罪。惟案件今再訊時,其中兩人獲撤控兼可獲得訟費,是反送中案中首宗撤暴動罪的案件。其中一名獲撤控的張姓被告於庭外表示,「雖然撤控放心咗,但冇特別高興,因為仲有其他幾百個手足俾人告」。

獲撤控的的張姓被告(34歲),原被控於2019年8月24日,與不知名人士在九龍灣偉業街附近參與暴動。控方今申請撤控,但反對辯方的訟費申請,指當日被告身處示威人群中,有示威者向警員投擲水樽和石塊,被告則向警員叫囂及指罵。

辯方反駁指,被告當日身穿恤衫、皮鞋,沒有戴頭盔、防具或口罩等,案發現場附近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只有幾步之距,控方根本沒有證據指控被告何時抵達現場、身處現場多久等,亦沒證據證明被告與示威者集結在一起。若只因被告身處現場而提出起訴,實在難以指控被告自招嫌疑。署理主任裁判官徐綺薇同樣批准辯方的訟費申請,若雙方未能就訟費達成共識,則交由聆案官處理。

張指當日被制服時曾被警棍「打爆頭」,導致頭部需要縫針。他又透露自己從事零售業,「件案都影響返工,朋友同屋企人都幾擔心」。他指他於日資公司工作,惟擔保期間須要每周六去警署報到,令他不能赴日出差,幸好僱主尚算體諒,「已經算好彩,相比其他手足連工都冇得返」。

被告續指,父母一直非常擔心,「媽咪喊晒咁,情緒好困擾低落,自己個仔俾人告」。父親亦憂慮如果警察上門按鐘,「驚聽唔到佢(門鈴)響,連鐘都換埋。」


另一名獲撤控劉姓被告,則透過友人向本報稱:「感恩有好多人支持同幫手,終於可以沉冤得雪。人在做,天在看,一切都有因果報應,希望世界可以有更多人覺醒,同埋仲有好多案件沉冤待雪和刑罰不公,希望可盡快得到公平公正嘅結案,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獲撤控劉姓被告辯方申請訟費,但控方提出反對,指被告當日自招嫌疑,身穿全副武裝包括防毒面具、頭盔,並手持雨傘,身上更帶有手套和鐵索帶等,與暴力示威者集結在一起。控方指,當日下午約4時半,有示威者在牛頭角警署附近集結,有人用雷射筆射向防線後的警員,並有人向警方防線投擲磚塊和雜物,警方警告不果,採取驅散行動,其間看見次被告往觀塘方向逃跑,於是將他拘捕。

惟辯方反駁,控方的指控與撤控之舉明顯自相矛盾,直言控方認為有合理定罪的基礎,大可改控被告較輕的非法集結罪或參與未經批准的遊行等。辯方解釋,當日附近的遊行獲批不反對通知書,但鑑於當時的社會狀況,警方多次在合法遊行期間使用武力包括放催淚彈,「使用佢哋認為嘅合理武力」,故被告攜帶防毒面具實屬合理。若控方認為有關物品有可疑,大可控告被告管有用具作非法用途等,但控方沒有,可見根本沒有合理成功定罪的機會。

對於控方指被告與暴力示威者集結在一起,辯方認為,若指控屬實,控方理應繼續控告,因根據暴動罪的定罪原則,被告毋須作出暴力行為,只要身處現場則等同犯案。辯方指,控方針對被告唯一的指控,是指他在警方驅散期間逃跑,直言指控被告「逃跑」並不公道,「如果唔跑,話我仲留喺現場;跑,又話我自招嫌疑!」辯方並質疑,其實「逃跑」一詞並不準確,「客觀嚟講,即係走定唔走」,而非「逃跑」。

辯方續指,本案自8月26日首次提堂後三度押後,其間控方均指警方需要進一步調查和索取法律意見,最終得出今日撤控的決定,不滿道:「有咩需要唔做完呢啲動作(調查和索取法律意見)先檢控,而喺8月26日咁草率決定檢控?」署理主任裁判官徐綺薇批准辯方訟費申請,若雙方未能就訟費達成共識,則交由聆案官處理。

《基本法》第28條:
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

《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39條:
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
任何人因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而被定罪,即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3年。

香港警察機動部隊訓練教材 – 警棍:
不可打頭、頸或背。如目標正在離開、背向警務人員時或俯伏在地時,不可使用警棍。警棍只可打肌肉,不可打擊骨或關節。

相關事件:0824觀塘遊行

蘋果日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