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3機場被捕人拍攝現場衝突 疑遭老屈襲警及阻差辦公 裁判官指警所有供詞都有疑點 罪名不成立


工程師2019年8月舉手機拍攝機場集會衝突,其間無故捲入警員追截黑衣人的行動中,警員指控工程師有所動作,令他與追截目標距離拉遠,更聲稱曾警告工程師:「你係唔係想搶犯呀?」工程師最初被控襲警,及後改為阻差辦公。案件經審訊後,裁判官認為警員所有供詞都有疑點,呈堂片段亦與警員說法出現多處分歧,2020年7月25日裁定工程師無罪釋放。但裁判官指現場有驅散行動,被告不是記者卻駐足拍攝,行為自招嫌疑,拒絕向辯方批出訟費。

彭姓被告(28歲)最初被控於於 2019 年 8 月 13 日,在香港國際機場一號客運大樓第 8 層(非禁區)4 號區外的路上,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即警員 14121 鄧東華。,2019年底獲改控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

案件2020年7月24日開審,控方只傳召鄧作供。鄧供稱,當晚警方準備撤離現場時,遭示威者及市民包圍及掟雜物。他上前截停一名涉嫌掟雜物的黑衣男子期間,該男子躲到身穿白衣的被告身後;被告見狀隨即伸手「擋格」,試圖分隔兩人,阻撓他捕捉該黑衣男子。其間鄧曾多次碰觸到黑衣男子的膊頭及衣袖,但因被告阻撓而「甩手」。被告更揮手擊打鄧的頭盔,鄧見狀問:「你係咪想搶犯?」惟被告沒有回應。

鄧續指,該名黑衣男逃脫後,他深信被告襲警,遂轉而追捕被告。起初他成功將被告按地制服,但被告掙扎欲逃跑,兩人糾纏期間,同袍成功協助制服及拘捕被告。

裁判官王證瑜問,被告是否主動走到鄧與黑衣男之間。鄧稱:「我記得佢係有移動過嘅。」但移動幅度少於10厘米,「一小步左右」。鄧又指,他沒留意到被告是否一直面向他,亦沒有留意其眼神是否望著他。

王官質疑,為何鄧認為被告想阻撓他捉人,鄧稱因被告「跟住黑衣人移動方向,作出一啲移動」,並一度伸手推開黑衣男,「感覺上」有意護送對方離開。

辯方下午續審時質疑,鄧今早庭上供稱黑衣人逃脫後,他才繞過阻擋的記者群轉而追捕被告;惟及後接受盤問時,卻改口稱當時繞過記者群,是為了追捕黑衣男子,質疑鄧的口供不一致,要求他確認「最終版本」。鄧沉默逾廿秒後,稱他繞過記者群是為了追捕黑衣男。辯方指出,鄧之所以改變說法,是因為現場影片揭露他衝出記者群後,仍在追捕黑衣男子,鄧同意。

辯方又質疑,鄧庭上供稱曾三度接觸到黑衣男子,同遭被告用身體阻擋及伸手阻撓,惟書面供詞卻隻字不提,明顯有重要遺漏。鄧同意書面供詞不夠仔細,但否認有重要遺漏,稱他當時認為「冇需要寫得咁詳細」。

王官質疑,鄧的書面供詞指被告當時「拉走我捉住嘅黑衣人」,庭上卻稱被告推開黑衣男子,說法不一致。鄧解釋稱,被告將黑衣男「拉走再推開」,是一個連貫性動作。

辯方播放現場閉路電視片段,指片中看不到鄧所聲稱的三次接觸,亦看不到他所指的被告介入及阻撓行為。鄧稱因為影片解像度低,才會看不清楚,但片中顯示他與黑衣男有互動,其間被告有所動作。惟王官聞言反駁指被告動作狀似「行開咗」。辯方指出,鄧從來沒有三度碰觸到黑衣男,被告亦從沒介入或從中阻撓,鄧不同意。

辯方今晨完成結案陳詞後,裁判官王證瑜即日宣讀裁決。

裁判官指,警員鄧東華是唯一作供的證人,但他所有供詞都有疑點,控方未能成功舉證。鄧供稱被告現身並介入他追截黑衣人的行動,但現場片段顯示被告正在專注看電話,沒有留意警員或黑衣人,法庭不認為被告是主動介入追截。即使接納警員說法,案中仍無證據證明被告有介入行動的意圖並蓄意阻差辦公。

裁判官亦指出,警員供詞與拍攝到的案發片段有多處不相符,包括警員指控被告「揳入」他與黑衣人之間,他並問被告「係咪想搶犯」,惟片段完全看不到事情這樣發生,反而拍攝到黑衣人跑到被告身後疑作掩護,顯示被告並非蓄意介入事件。

警員作供亦前後不一。例如他在控方主問時堅稱「見到」黑衣人掟水樽,但經辯方盤問後,他的說法變成水樽是從黑衣人方向扔出、他只是「相信」屬該名黑衣人所為。

辯方申請訟費。裁判官指現場正值警方驅散行動,被告知道警方想驅逐群眾,但他不是記者卻在現場拍攝,行為自招嫌疑,否決申請。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相關事件:0813機場「警察還眼」集會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即時)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