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3黃大仙被捕人遭警壓至手骨折 疑遭老屈襲擊兩警 全部罪名不成立 一名警員用手拍打被告導致他向前仆向警長


2019年8月3日「旺角再遊行」,示威者途中轉戰黃大仙,並與警方發生衝突。有21歲學生被指在黃大仙港鐵站出入口襲擊兩名警務人員,被控兩項襲警罪,案件審訊其間,其中一罪表證不成立,餘下一罪2020年8月25日裁決。裁判官指涉案警長不肯定被告是否有心撞他,且另外兩名警員證人亦未能準確或未有說出事實全部;從片段可見,更可能是其中一名警員證人拍打被告,導致他跌下撞到警長,故裁定被告襲警罪名不成立,兼得訟費。

嚴姓被告(21歲)於散庭後透露,過去一年飽受案件困擾,每周要到警署報到,感覺「同單case共存」。被屈多時至今終脫罪,他自言感覺輕鬆。嚴憶述指,案發事發突然,突然倒地後被人壓住,及後手部骨折。他透露,驗傷發現手臂肱骨出現螺旋型骨折,雖已過一年,現間中仍會隱隱作痛,無法長時間提重物,脫罪後考慮向警方索償。

嚴原被控兩項襲警罪,指他於2019年8月3日在黃大仙港鐵站D2出口外,襲擊警長徐兆雄和警員麥永祥。裁判官梁少玲裁決時指,首先截查被告的警員蔡萬東於主問時同意,被告跌向警長前一直筆直站立,直至有黑色手套形物體出現在旁。惟片段可見,當時有一隻沒有戴手套、並向被告張開的手出現在被告身後,當時身處被告身後的蔡理應可看到,但他未能準確說出有關事情,亦未有出手阻止,反應不合理,故不接納其證供。

對於警長徐兆雄所形容被告當時襲警的動作,梁官接納作為證供,但徐盤問下承認不清楚被告是否有心撞他。梁官認為,徐對於被告是否因遭警員拍打才跌向他的說法,不肯定和不否定,直言其證供有不確定的地方。

至於警員麥永祥,梁官指麥的口供與徐有不脗合之處。當被告被要求出示身份證期間,麥將手放在被告與徐之間,他亦不否認片中由被告左邊伸向近肩膊位置的黑影就是他的手;但是麥在主問作供時卻隻字不提,認為他未有道出事實的全部,不接納其口供。

梁官分析指,麥的右手於案發一刻,快速地由下而上伸向被告左下臂,雖然鏡頭此時被阻擋,看不到他與被告有否接觸;而被告的右邊亦出現沒有手套的手向被告張開,接下來被告、徐和麥一同跌下。片段可見,被告跌下前仍手持電話拍攝,並堅持看不到警長的委任證,故指控他突然襲擊警長,屬「內在不可能」;從麥伸手的方向、以至被告跌倒,從時間上來看,有可能是麥拍被告,才令被告跌下撞到徐。由於控方無法證明被告曾襲擊徐,因而裁定被告襲警罪名不成立。

根據控方指控,案發當日警員接報到黃大仙警署外調查破壞警署財物的案件,警員蔡萬東截查被告,但被告要求警方出示委任證。警長徐兆雄和警員麥永祥上前協助,徐向被告出示委任證,但被告稱看不到,並突然撲向警長,一旁的警員麥永祥出手制止,三人一同跌倒地上。

辯方於聆訊時質疑,蔡或麥從後推被告仆向徐,製造襲警假象,並指這是警方面對激動的示威者時一貫的策略和技倆。裁判官在控方舉證完畢後,裁定涉及警員麥兆祥的一項襲警罪表證不成立。

於聆訊時,案發時駐守東九龍總區第二梯隊第一小隊的警員14601蔡萬東供稱,當日身穿防暴裝當值。案發前接獲指示,指有戴口罩人士在黃大仙警署外破壞警署財物。他與同袍到場後,發現戴上口罩的被告,懷疑他是破壞者,遂上前截查,並要求被告出示身份證;惟情緒激動的被告拒絕之餘,反要求警方出示委任證。

蔡續稱,警長徐兆雄及警員麥永祥見狀上前協助。蔡聽到徐向被告稱已展示委任證,但被告卻突然撲向徐,麥出手制止,三人一同跌倒地上。蔡上前協助壓住被告踢來踢去的雙腿,最終成功制服被告。

警長徐兆雄作供時則指,案發時曾三度向被告展示委任證,但被告仍聲稱看不到,更突然以右手推他的左邊下半身,令他與身旁的麥永祥及被告一同跌倒地上。及後被告仍掙扎,最終遭同事扣上索帶。

徐接受盤問時同意,被告有可能遭人從後推了一把,才會向前撲倒他。至於被告的手推向他的下半身,亦有機會是被推跌時的反射動作,他不清楚被告是否有意襲擊他。

另一聲稱遇襲的警員麥永祥作供則稱,當時見被告情緒激動,且作勢推向徐,遂出手拉住被告左手,結果被告衝前之勢未減,連麥亦一併失平衡跌倒。

麥永祥作供期間,並無提及自己遇襲傷勢。他同意被告遭索帶鎖起後,曾大叫左手痛楚,惟麥不知被告的左手肱骨出現螺旋型骨折,要裝上鋼板。麥否認「夾硬扭佢左手屈向身後」,聲言是因被告不冷靜並持續掙扎,他才「因時制宜」,「用學堂教過我哋用嘅合適武力制服佢」。

辯方播放網上公開片段,片中可見徐曾在被告面前,將一張卡高舉至被告額頭上,然後稱:「展示咗嘞!」惟被告重覆大叫:「睇唔到,睇唔到。」被告後來與遭其他警員圍住並按在地上,然後傳來被告的慘叫聲謂:「救命呀,警察打人呀!」

辯方盤問三名警務人員時,指片段中見到有類似戴上手套的黑影,在被告肩膊與背部出現,質疑是蔡或者麥用手從後推被告撲向徐,製造襲警假象,這亦是警方針對激動的示威者時一貫的策略和技倆。惟蔡、麥與徐均否認指控。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 向調查人員提供虛假的陳述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39條:
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
任何人因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而被定罪,即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3年。

相關事件:0803旺角再遊行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明報(報道)

蘋果日報(跟進報道)

立場新聞(跟進報道)

明報(跟進報道)

獨立媒體(跟進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