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0三名被捕人疑遭老屈襲擊休班警 兩人撤控 裁判官拒信納警證供 一人罪名不成立


一名休班警員2019年 7 月底途經天水圍一條行人隧道時,懷疑有人用噴漆於牆上塗鴉,雙方發生爭執,其後有人涉以手機及雨傘襲擊該休班警。涉事 3 名青年事後各被控刑事損壞及普通襲擊罪,其中 2 人早前被撤控;其餘一人被控普通襲擊,他否認控罪,2020年 7 月2日於屯門裁判法院被裁定罪名不成立。裁判官葉啓亮裁決時表示事主警員 X 供詞多處矛盾,對自己受襲時序不一,又質疑他誇大其供詞,未有向法庭道出事實,令人難以信服,故裁定被告無罪。

徐姓被告 (17 歲,學生) 被控一項普通襲擊罪。控罪指他於2019年 7 月 31 日在天秀路足球場附近行人隧道及天秀輕鐵站,襲擊休班警務人員 X。

裁判官裁決時說,認同辯方質疑指事主 X 庭上口供和書面供詞時序不一致。X 庭上供稱事發時遭推撞後,曾有一名市民介入協調,之後被告才開遮施襲。惟他的書面供詞則表示是被告先開遮,其後才有市民介入。事主解釋一時忘記,惟裁判官並不同意控方指案發時序不重要的說法,強調時序完全牽涉案情,又認為 X 並無如實將案情告知法庭。

官指事主供詞前後不一 未有向法庭道出事實

其後根據辯方呈上被告朋友當時拍攝的片後顯示,X 聲稱受襲的時間和地點其不吻合,而他觀看片段後又推翻之前說法,其供詞出現第三個版本。裁判官又說,呈堂片段亦多處跟 X 口供不符,片段中被告並無如 X 所說持雨傘衝前,雨傘亦沒有碰到事 X;而 X 亦沒有露出心口被襲擊後感痛楚的表情。裁判官說,雖然片段中有「伏」的一聲,但不一定是來自雨傘撞擊心口所導致,可能是雨傘移動的聲音,或是手機收音的問題。

裁判官續說,X 又質疑片段曾遭剪接,但當辯方要求他指出刪剪位置是,他未能說出;又指攝錄者於拍攝期間一直有旁述,亦有其他人對話及背景聲音,不認為片段曾有刪剪。

裁判官認為 X 口供多處矛盾,其證供亦與客觀呈堂片段多次不符,質疑他誇大供詞,令人難以信服;又說 X 指片段遭刪剪只是在自圓其說,加上 X 是案件中唯一證人,故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裁判官宣讀裁決後,庭內人士隨即拍手。辯方建議法庭考慮就警員作假口供一事,轉介律政司跟進,裁判官則指控方會自行斟酌考慮。

對於罪脫後的心情,徐瑋樂於庭外說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又說「贏咗唔代表啲咩,只不過係我好彩贏咗」,認為司法制度依然不公正、不獨立。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 向調查人員提供虛假的陳述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相關事件:0730包圍天水圍警署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