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4被捕區議員許銳宇 疑遭老屈阻差辦公 罪名不成立 曾遭李家超老屈「自稱記者人士犯法」


沙田區議員許銳宇在2019年 7 月 14 日新城市廣場警民衝突中協助調停,事後被控阻差辦公罪。署理主任裁判官溫紹明2020年12月3 日裁決時指,當日許銳宇和警員有兩次接觸可能會被警員視為阻礙,但法庭認為即使有接觸都是輕微、短暫,不對警方行動構成影響,更遑論對警方造成阻礙,故裁定許罪名不成立。得悉裁決後,旁聽席的市民拍手。

法庭宣佈裁決後稍作休庭,期間不少市民表示「無事」、「恭喜你呀」,亦有沙田區議員指「請食飯!」,有人回應「一人一餐有排食」。許銳宇在法庭外感謝各位的支持,眾人拍手。

許:裁決對議員們「打支強心針」

許銳宇在法院外回應裁決指,自己當日行為是履行區議員職責,確保現場所有人士不受傷亡,今日的裁決是還他一個公道。過去有不少區議員在示威現場被捕,許認為今次的裁決對議員們「打支強心針」,預期未來區議員類似案件陸續有來,但他相信議員不會因各方面的打壓而有所退卻。

官指被告對警方無惡意

署理主任裁判官溫紹明宣判時指,被告和警署警長葉克勤有兩次接觸可能被警員視為阻礙,第一次是有警員嘗試拘捕一名示威者,示威者不斷掙扎後衝向被告,令拉住示威者衣服的葉克勤撞向被告。

裁判官指,當時現場非常混亂,被告手持揚聲器想呼籲現場人士冷靜,過程中他亦不只一次拉走衝向警員或想扔物品的示威者,可見他對警方並無惡意。當拉住示威者的葉克勤撞向被告時,被告一直後退,過程亦無任何動作阻撓警方,因此不認為被告有阻撓警方執行職務。

裁判官續指,第二次可能被視為接觸是當葉克勤拉住示威者上衣的破布時,被告的確曾行近葉,被告的手可能曾與警員的前臂接觸,但接觸時間很短,警員亦未能清楚描述被告做了甚麼動作,因此不能確認該接觸有否影響警員執法。警員在這接觸後不足兩秒就轉身,裁判官認為即使二人有接觸都是輕微、短暫,不對警方行動構成影響,更遑論對警方造成阻礙,故裁定許銳宇罪名不成立。

辯方本來有訟費申請,控方反對,並表示要提出向被告收取其透過公眾利益豁免權(PII )取得披露行動細節資料的費用。雙方退庭商議後,辯方撤回訟費申請。

許銳宇(31 歲)的案件今午在沙田裁判法院裁決。他原被控於2019年 7 月 14 日在新城市廣場一期中庭,故意阻撓正在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即警署警長葉克勤。

2020年10月28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以書面回覆立法會議員提問,在涉及警媒關係的部分,提到自2019年反修例事件以來,警隊經常發現有人利用記者身份混入人群,並指有自稱記者人士「因在現場犯法而被起訴」,包括去年7.14沙田有「身穿反光衣人士」涉嫌「搶犯」,現被控阻差辦公。但眾新聞翻查相關報道以及得到保安局口頭回覆,這名「身穿反光衣人士」應是指沙田區議員許銳宇。許銳宇去年7.14身穿反光衣出現在沙田新城市廣場,2日後接受《巴士的報》訪問表示反光衣上無「記者」字樣、自己頸上掛的是議員證。

許銳宇向眾新聞表示:「李家超呢句說話係暗示,唔係直接話我假扮記者,佢暗示穿反光衣嘅人就係諗住假扮記者,去做一啲嘢、去阻礙執法,所以要對你哋(記者)有監管,就係咁嘅意思。」他並指出,搶犯與阻差辦公是兩項不同的罪名,搶犯被控的應是「協助、教唆、慫使及促致在合法情況下逃離羈押」,他並沒有被控這項罪。

李家超指,「另外更有身穿反光衣人士於2019年七月十四日在沙田新城市廣場涉嫌『搶犯』,最後被控『妨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罪,案件將會在2020年十一月十二日在沙田裁判法院審訊。」保安局其後口頭回覆眾新聞查詢,確認李家超是指31歲許姓男子。

沙田區議員許銳宇2019年7.14身穿反光衣身處沙田新城市廣場,他於2019年8月30日被捕,被捕時為31歲,他被指涉嫌阻差辦公,2020年11月12日在沙田裁判法院審理。許銳宇7.14後被《文匯報》狙擊,指他穿反光衣扮記者,所以他在7月16日接受了《巴士的報》訪問作出澄清、7月29日在個人Facebook亦都貼圖澄清。他當時指,身穿反光衣是為了識別議員身份。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相關事件:0714沙田遊行

蘋果日報(即時)

立場新聞(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獨立媒體(報道)

明報(報道)

眾新聞(報道)

沙田區政Facebook

LIHKG(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