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4沙田被捕人疑遭老屈襲擊無證便衣警 裁判官指警證供不可靠罪名不成立


網民於2019年 7 月 14 日發起沙田遊行,當晚新城市廣場爆發警民衝突。22 歲男子被指用雨傘插中身穿便服的警署警長陳明德,被控襲警罪。裁判官李志豪2020年7月29日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認為警長就襲擊過程的描述前後不一,對差異之處的解釋亦牽強,對其證供有保留。控方一度以被告行為自招嫌疑為由,反對辯方訟費申請,遭裁判官即時拒絕,辯方獲頒訟費。

蔡在裁決後於庭外表示,心情「好平靜」,又指本來已作最壞打算將會被判罪成,但慶幸本案有片段證據證明他清白。

蔡姓被告(22 歲)原被控一項襲擊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指他於 2019 年 7 月 14 日,在新界沙田新城市廣場一期 4 樓 421 號 Tom Ford Beauty 店舖外,襲擊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即警署警長陳明德。

裁判官裁決時指,同意辯方說法,對控方第一證人陳明德(即報稱遇襲警署警長)的證言有所保留。陳明德於書面證供提及被告以長傘「插向」他,然後他「擋開」;但陳於庭上接受盤問時,聲稱他當時被雨傘「擊中」。在證供受挑戰時,陳認為兩個說法只屬字眼上的分別,而「插向,擋開」的意思已包括「擊中」。

裁判官指「插向,擋開」與被「 擊中」是截然不同的事,認為陳明德的解釋牽強。裁判官亦考慮到案件發生於千鈞一髮間,證人對事件的描述或記憶未必準確,但本案證人的供詞存在重要環節差異。由於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舉證,證明被告與警長何故或如何有身體接觸,所以裁定被告襲警罪名不成立。

控方案情指稱,警方案發當晚接獲求助,故進入新城市廣場,從 L3 樓層推進至 L4 樓層作出驅散及拘捕。當警署警長陳明德追截被告時,被告被指推開他,使他退後數步。被告其後舉起長傘至膊頭,狀似與警員對峙。警員上前作出拘捕,期間被告與警員糾纏。

辯方案情則指,被告當晚在新城市廣場內與朋友失散,尋找朋友時,有一名黑衣便裝男子(後知為陳明德)在他左邊走過,期間有另一名黑衣便裝男子(警員 23583,即控方第二證人)用力按向他的後頸。被告失去重心,並用力推開按着他後頸的人,之後舉起長傘防衛自己。警員對他作出拘捕時,雙方糾纏。

裁判官指,本案唯一片段證供,只顯示事發後段,控方兩名證人與被告糾纏的經過,屬於中性的證供,可支持控辯任何一方的案情,所以本案最關鍵的證據是陳明德的證供。惟裁判官裁定,對陳明德的證供有保留,因此判被告罪名不成立。

辯方申請訟費,遭控方反對。控方指稱,當時案發地點附近有人掟水樽及雨傘。裁判官聞言即說:「呢啲唔關被告㗎喎。」主控官續指雨傘及口罩是示威者的標準配置,而被告在附近一帶逗留,行為可疑,故反對訟費申請。裁判官表示控方的反對理由不成立,裁定辯方獲得訟費。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警察通例》第20章第20-14條:
2. 只要擬進行的工作不妨礙人員妥為保管委任證,警務人員在任何時候均須隨身攜帶委任證。便衣人員不論是否當值,在與巿民接觸和行使警察權力時,必須表明身分及出示委任證。在案發現場的便衣人員,須將委任證掛在顯眼的地方,讓人易於辨認其身分。

相關事件:0714沙田遊行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明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