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6社民連擺街站疑遭老屈造成噪音煩擾 罪名不成立兼得訟費 裁判官對證人證供可信性存疑


社民連秘書長吳文遠2020年 5 月在黃埔擺街站時,被街坊投訴揚聲器聲浪過大。吳否認一項擴音器造成的噪音煩擾罪,案件2020年11月9日於九龍城裁判法院裁決。裁判官張天雁指,對街坊作供的合理性及可信性有保留,最終裁定吳罪名不成立,兼得訟費。吳文遠聽取裁決後,在庭外笑言「好罕有地,今次我哋社民連終於贏返一場官司」,並表示「為咗慶祝,係嚟緊呢幾日會擺多啲街站,以爭取失業援助金」。

吳文遠並指,現時要在法庭獲得合理的判決已經越來越難,律政司及警方的做法「根本上好黐線」、「佢哋用無窮無盡的方法打壓任何反對聲音」。

傳票指吳文遠於2020年 5 月 16 日下午在紅磡道與德民街交界使用擴音器,聲量造成姚永麟的滋擾來源。

裁判官作裁決時指出,控罪上的「噪音」及「煩擾」並沒有清晰定義,控方沒有提供客觀證據,例如噪音分貝、錄影片段等,因此主要依賴本案事主姚永麟之證供。

姚供稱自已於案發當日下午 5 時許,在距離街站 300 多米外住所附近及 200 多米外天橋上均聽到來自吳的擴聲器的噪音;而當他經過吳的街站,聲音之大令他無法與太太交談,姚認為吳發出的噪音會導致附近行人聽不到車輛響號,十分危險。及後,姚走到離街站 100 米以外的茶餐廳仍能聽到街站聲音,感到煩擾,故作出投訴。

官指無法肯定事主在遠處可聽到相關聲音

裁判官表示,本案的關鍵為事主是否主觀、真實地感到煩擾,以及吳發出的聲浪是否合理人不可接受的煩擾。但因欠奉客觀證供顯示擴音器發出的聲音可傳遞多遠,裁判官無法肯定姚在遠處可聽到相關聲音,足以構成煩擾。再者,姚在其書面口供從未提及認為吳的擴音器所發出聲音會導致行人無法聽到響號,事隔半年才在庭上提出,故裁判官對其證供可信性存疑。

裁判官續指,姚承認自己只經過街站約 1 分鐘,他對吳擺街站行為的描述模糊、籠統,亦沒有指出吳所使用的擴音器與其他擴音器有異,對其證供合理性有保留,最終裁定罪名不成立。裁判官又表示,吳文遠並無自招嫌疑,批准辯方訟費申請。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 向調查人員提供虛假的陳述
– 使原來可能得以提出檢控的法定程序受挫

《香港法例》 232 章《警隊條例》第64條:
虛報有人犯罪等罪行
任何人明知地 ——
(a)向警務人員虛報或導致他人虛報有人犯罪;或
(b)提供虛假資料或作出虛假的陳述或指控,以誤導警務人員,
即屬犯罪,循簡易程序定罪後,可處罰款$1,000及監禁6個月。(由1959年第16號第2條增補)

立場新聞(報道)

明報(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