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2美孚被捕人遭警笠布袋毆打全身 裁判官:我知黎做咩 我又唔係監警會


政府最近物色更多地方徵用作檢疫中心,其中位於美孚饒宗頤文化館的旅館「翠雅山房」是目標之一,美孚居民日連日抗議,其中兩名被捕男子被指堵路及襲警,分別被落案控以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及襲警罪,分兩案2月5日於粉嶺裁判法院提堂,暫毋須答辯。其中一被告向法庭投訴,在警署內被人笠膠袋「由頭打到腳」,及於警署內被警告切勿投訴,「除非你以後唔再出嚟,否則一定搵到你」,但裁判官吳重儀回應:「我知道嚟做乜嘢?我又唔係監警會!」

稱被襲警「X」及「X」

兩名被告李姓中五生(18歲)及陳姓文員(24歲)各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罪及一項襲擊警務人員罪,控罪指於2月 2 日,李在港鐵美孚站 A 出口外,用障礙物堵路,以及襲擊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即警員 X。而陳則被指於同日在美孚美荔道與荔枝角道交界用障礙物堵路,襲擊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即警司 X;其中李為美孚居民。

代表陳曉陽的大律師郭憬憲投訴指,警方拘捕陳時使用過份武力,更於警署內,被人以黑色膠袋、布袋笠著「由頭打到腳」,而他被笠袋前與 6 至 7 名便衣警共處,但未能確定是否被他們毆打,他又指於警署內,陳被警告他切勿投訴或找律師,並恐嚇指「除非你以後唔再出嚟,否則一定搵到你」。

裁判官吳重儀則指:「我知道嚟做乜嘢?我又唔係監警會!」郭即解釋,現時作出首次投訴,讓法庭紀錄在案,有其重要性。

一被告頭部縫 3 針

李佳俊今天由大律師陳淑莊代表,李出庭時頭頂還貼著紗布。據了解,李被捕時被警打傷頭部,須縫三針。而他被指以大垃圾桶堵路,並拳打警員嘴唇。

須宵禁、禁足

二人的案件押後至 4 月 1 日於九龍城法院再訊,以待進一步調查,二人獲准各以 5,000 元保釋, 期間不得離港、不准騷擾證人、須守禁足令,範圍包括饒宗頤文化館、旅館「翠雅山房」,以及美孚站 A 出口至百老匯街一帶,每星期向警署報到一次,須守宵禁令,李須於每晚 8 時至清晨 6 時宵禁,陳則的宵禁時間則為星期一至五晚上 11 時至翌晨 7 時,以及星期六、及公眾假期則為每晚 8 時至清晨 6 時。

就宵禁時間的長短問題,吳官表示:「而家咁嘅疫情下,唔係應該少出街、唔出街,留喺屋企咩?」

《香港法例》第427章《刑事罪行(酷刑)條例》第3條 – 酷刑:
(1) 公務人員或以公職身分行事的人,無論屬何國籍或公民身分,如在執行公務或本意是執行公務時,在香港或其他地方蓄意使他人受到劇烈疼痛或痛苦,即犯施行酷刑罪。

《查問疑犯及錄取口供的規則及指示》
確定口供的可接納性是該口供是自願作出的;
以威脅、酷刑、欺騙、恐嚇的手段或「協議」的形式而錄取得的口供是非自願的口供;

於 Sin Kam Wah v HKSAR (2005) 8 HKCFAR 192 一案中,終審法院確立了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五項要素,包括:

一) 是公職人員;
二) 在擔任公職期間或在與擔任公職有關的情況下;
三) 藉作為或不作為而故意作出不當行為,例如故意忽略或不履行其職責;
四) 沒有合理辯解或理由;及
五) 考慮到有關公職和任職者的責任、他們所促進的公共目標的重要性及偏離責任的性質和程度,有關的失當行為屬於嚴重而非微不足道。

相關事件:0202美孚居民抗議翠雅山房徵用作隔離營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