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5被捕人疑遭老屈管有工具作非法用途 罪名不成立


年初一旺角魚蛋革命四周年紀念活動當晚,有16歲男生被指藏有「戰術筆」及摺刀。他早前否認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工具罪,裁判官劉淑嫻2020年12月24日裁決稱,認為案中警員是誠實可靠的證人,被告作供則前後矛盾,不合邏輯,亦裁定涉案工具可用作傷人。不過,被告遭截停前並無喊叫示威口號,身上也沒示威標語,且無挑釁警員,直至被捕前都沒有取出涉案工具,認為被告無意圖使用涉案工具,裁定罪名不成立。

現已17歲的陳姓被告男學生聞判後合上雙眼,微微仰頭,鬆了一口氣。庭上旁聽人士亦難掩喜悅之情。被告步出法庭後與眾人擁抱,被告眼泛淚光稱:「好似坐緊過山車咁。」

被告被控於2020年1月25日在旺角彌敦道636號銀行中心廣場外,管有一支14厘米長的黑色戰術筆、一把10厘米長的摺刀,意圖將其作非法用途使用。

裁判官劉淑嫻裁決時指,控方不爭議涉案工具本身並非武器,故需要證明被告打算用作非法用途的意圖,要求法庭以環境證供、涉案物品,以及被告裝束來推斷被告的意圖。

當日為正月初一,有傳媒片段顯示當日晚上11時半左右,旺角一帶有非法集結。警員24239供稱,當日前往支援時,看到被告在人群中穿梭,跑向港鐵站E2出口,當時戴上外科口罩,身穿一件有「無上菩提」字樣的黑色衞衣。

警員及後在被告褲袋找出連著鎖匙的摺刀,以及類似原子筆狀的物體,一端有金屬撞針,另一端為原子筆。劉官指,雖然警員稱此為「戰術筆」,並指可以用作爆破玻璃,但法庭認為此乃警員個人意見,法庭會自行作出裁斷。

劉官認為,警員作供沒有不明確之處,實話實話,是誠實可靠的證人。

被告選擇出庭作供,解釋他於年三十至年初一幫人在維園花市賣花,涉案「戰術筆」用於在包裝上寫字;而摺刀則是用於鎅紙皮「開箱」。當日到旺角,是因從朋友口中得知年初一有小販擺檔,故約朋友前往「見識」一下並且食宵夜,惟遇到警方驅散及施放催淚彈,其後被截停搜查。他當日穿著年三十所穿的同一件衣服,故沒有為意帶了涉案物品出街。

劉官認為被告作供前後矛盾,不合邏輯,不相信他的證供,認為涉案物品有重量,不會不為意帶了涉案工具。劉官並裁定涉案工具可以用作傷人。

至於被告稱口罩是因應當時已有疫情,劉官接納今年1月25日政府已將疫情提升至緊急級別,而當時附近一帶市民有部份也戴上口罩。此外,如果被告是參與非法集結,不會面向警方方向跑去,裁定他當時沒有參與非法集結。

另外,劉官指逃匿有很多原因,不會認為被告是畏罪逃匿。被告除了沒有回答警員問題外,一直合作,身上沒有示威標語,亦沒有叫喊口號,直至被截停前未有取出涉案物品,故認為被告沒有意圖使用涉案工具,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舉證,裁定被告脫罪。

辯方質疑警方以非法集結罪拘捕是「斷估」

案件早前開審時,辯方盤問警員 24239 指他看到被告時,被告並沒有手持任何示威標語、叫喊挑釁警員的口號,也沒有與其他人集結,警員同意;辯方質疑警員當時以非法集結拘捕被告的基礎為何,「拉佢非法集結係斷估?」,警員解釋當時驅散人群,被告左閃右避、急速跑走,認為他行跡可疑。

辯方續指被告被捕時沒有動作嘗試把「戰術筆」及摺刀拿出來,問警員「拘捕當刻,被告並無意圖使用筆或刀作非法用途?」警員同意,遭控方覆問說法基礎為何,他指「拘捕一刻證明唔到意圖,(被告)冇動作想用把刀。」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提出虛假的指控

相關事件:0125魚蛋革命四周年

蘋果日報(報道)

獨立媒體(報道)

加山傳播(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