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被捕學生疑遭老屈管有攻擊性武器、意圖損壞財產 疑遭插贓嫁禍涉案背囊 警證供有關鍵性矛盾 全部罪名不成立


民陣元旦日舉行港島遊行,一名 19 歲理大學生當日在灣仔修頓球場遭警方追截,事後被指在背囊內藏有多個插上鐵釘的膠管。2020年8月21日被裁判官崔美霞判處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及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罪罪名不成立。裁判官形容當日追截被告的警署警長證供,與案發片段存有關鍵性矛盾,不可穩妥依賴;亦質疑控方在眾多證物中僅採集到被告一隻指摸。另外,裁判官亦認為被告供稱自己受警員威嚇下,不慎以手碰到涉案物品,說法並不可信。裁判官雖然認為被告並非誠實可靠證人,但舉證責任在於控方。裁判官裁定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案,故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任姓被告(19 歲,學生)被控一項管有攻擊性武器,及一項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罪,指他於2020年 1 月 1 日,在灣仔莊士敦道修頓遊樂場管有透明膠管、內有四口鐵釘;95個透明膠管裝上四口鐵釘(又稱「鐵蒺藜」)。

裁判官指本案的兩個爭議點,分別為涉案背囊及在內物品是否屬被告管有,及涉案證物的處理是否妥當。控方指稱被告管有涉案物品,辯方則反駁涉案背囊並不屬於被告

警看片後改稱背囊無防護套   官:證供存關鍵性矛盾

就涉案背囊及在內物品的爭議點,控方依賴兩名當日追截被告的警員。控方第 2 證人、警署警長 46354 方國棟供稱,他追截被告時,被告突然脫下背囊繼續跑但遭途人阻礙,便上前「箍低」被告。他形容視線未曾離開被告,亦沒有被阻擋。而被告掉下的背囊,在 5 至 10 秒內已被他拾回。他強調把專注力全放到被告背囊的拉鏈,亦否認有防護套套住背囊。另外,被告遭制服後,附近只有一個背囊;而控方第 1 證人、防暴女警 14548 吳燕華,則供稱追截被告時視線受阻 5 至 6 秒,但她承認被告與方國棟糾纏時,看見被告身上並沒有背囊。

裁判官形容方國棟的證供存在「關鍵性矛盾」,指他強調自己以背囊上的拉鍊作追截目標,並堅稱視線未受阻擋。但觀看案發片段後,又改稱當日被告的背囊實有防護套覆蓋。但控方並沒有將呈上該防護套作為證物,法庭不知道防護套是否同樣有拉鍊。而他制服被告至回頭撿取背囊期間,視線曾離開背囊 5 至 10 秒,並只依賴「附近沒有其他背囊」一說而證明該背囊就是被告拋下的背囊。但裁判官接納辯方的呈堂片段,指當時在拘捕地點附近,有不少背囊鈎掛在樹上,並非如方國棟所指附近只有一個背囊。因此,裁判官認為法庭不可穩妥依賴方國棟的供詞;另外,女警吳燕華承認追截被告時視線受阻,亦看不到被告被制服後身上有背囊,裁判官裁定其證供不能支持方國棟的說法,對方國棟的供詞沒有幫助。

官指證物警員證供「有違常理」   質疑眾多證物僅採一隻指紋   

就證物處理,控方依賴另外三名處理證物的警員 (PW 3、PW 4、PW 5)的供詞。裁判官指,按他們的供詞,PW 3 理應在警署 103 室內與 PW 4 一同看守被告,但 PW 3 在盤問下,供稱自己不知 PW 4 何去何從;PW 4 又指不知道 PW 3 去過哪裡或做過什麼,實在「有違常理」。此外,PW 3 供稱得知涉案鐵蒺藜的數量有 95 粒是由吳燕華告知,但吳燕華的供詞從未以及自己有數過鐵蒺藜的數量,而 PW 4 則供稱自己數過數量,但沒有告知任何人。

另外,涉案的 95 個鐵蒺藜被放在月餅紙盒內,事後警員曾在紙盒套取到一個指紋,證實該指紋屬於被告。裁判官質疑,為何本案有 14 件證物,但於眾多證物中卻只能採取一個被告的指模,更在一項證物上只採得一個單隻指模。加上涉案的證物,從未被放進特定的防干擾證物袋,裁判官裁定法庭無法確定本案證物是否處理妥當。

被告稱遭警逼解鎖電話   受驚下不慎觸碰證物   官質疑不可能

被告出庭作供時,稱當日下午與約 7 名街站義工在修頓球場看台工作。其後見到有防暴警員行近,及後 3 至 4 名義工突然往盧押道出口跑走,他感到害怕遂跟著跑,後被警員「箍頸㩒低」。他稱到達修頓球場及被制服時,從來沒有背著背囊。到達警署後,被告再被帶到警署 103 室,警員 13299 警員喝令被告解鎖手機,被告堅持拒絕。警員隨即拿起手機衝向並作勢打他並罵:「係咪唔解呀屌你老母!」。他驚恐下「避咗避」,不小心以手撞到枱上一個盒狀物品,並扶好物品以防掉下;裁判官認為被告「見人跑佢又跑」的說法有違常理,而他指在 103 房間內受警員威嚇下,不慎以手碰到涉案物品,說法屬「內在地不可能」,認為被告並非誠實可靠的證人。

基於以上,裁判官雖然不接納被告的供詞,但刑事訴訟中舉證責任在於控方。裁判官認為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涉案的背囊及物品是屬於被告,故裁定被告管有攻擊性武器,及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罪罪名不成立。

妨礙司法公正是普通法的可公訴罪行。該罪行指具有妨礙司法公正傾向及意圖的作為、一連串作為或行為 (Halsbury’s Laws of England, 第11(1)冊 (第四版再版 )第 315 段 )。

– 捏造、藏匿或毀滅證據

《香港法例》 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31條 :
宣誓下作假證供
任何人如在一般情況下或某一司法程序中依法宣誓為證人或傳譯員後,在任何司法程序中故意作出一項在該程序中具關鍵性的陳述,且知道該項陳述是屬虛假的或不相信該項陳述是屬真實的,即屬犯宣誓下作假證供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及罰款。

相關事件:0101元旦大遊行

立場新聞(跟進報道)

LIHKG(討論)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