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灣仔被捕人藏士巴拿被控 指警曾逼供謂:拉你入黑房雞姦完再打


今年 1 月 1 日在民陣獲不反對通知書舉辦的大遊行中,僅進行約三小時便遭警方腰斬,當日警方並進行大搜捕。

被告侍應許翹灝(19歲)被指於今年1月1日在灣仔告士打道80號外管有兩支士巴拿,原被控一項管有工具意圖作非法用途罪,但控方其後改控他一項管有物品意圖損毀財產罪,案件今(6月16日)於東區裁判法院開審。案件由裁判官崔美霞審理,控方今傳召案發當日擔任機動部隊隊員的警員黃景華(譯音)及偵緝警員楊俊傑(譯音)作供,黃指當日負責在灣仔告士打道80號巡邏,楊為其後到場檢取被告的背包。

被告被帶往警署後,進行了兩次書面紀錄及一次錄影會面紀錄。辯方反對將被告的警誡供詞呈堂,直指在進行第二次書面紀錄前,黃姓警員曾經聲大夾惡質問被告,問他涉案兩支士巴拿是否用作拆鐵欄之用。楊姓警員更手持黑色棍棒指著被告的鼻子,威嚇道:「一係你就認咗兩支士巴拿係用嚟拆鐵欄,如果唔係拉你入黑房打。」其後他再次威脅被告,若不招認,「拉你入黑房雞姦完再打」。

被告驚慌之下,在第二次書面紀錄時按照警方要求作出招認。其後負責與被告進行錄影會面的警員陳景文(譯音),於會面進行前利誘被告謂:「一陣錄嗰陣同我認咗佢,咁咪放你走囉。」被告遂再於錄影會面中作出招認。

黃及楊今(6月16日)接受辯方盤問時,均否認曾向被告作出威逼利誘。楊供稱與被告進行第二次書面紀綠時,曾摘錄被告招認謂:「阿sir,我嗰兩支士巴拿唸住一陣混亂時拆鐵欄同阻馬路用嘅。」惟楊否認「一陣混亂時」的字句是自己擅自加上去。

被告下午自辯稱,涉案警員除了語言威嚇外,亦曾大力拍枱及推被告的座椅。被告又指,遭警員威嚇後感覺「好驚,嚇到六神無主」。他害怕會如警員所言,被拉進黑房毆打,「我當時以為認咗之後可以冇事返屋企」,故順從警方的要求,作出招認。控方其後盤問被告,若被告害怕被警方武力對待而願意全力配合,為何當警方於錄影會面時問被告拆鐵欄的方法時,被告卻保持緘默;被告自言根本不懂得拆鐵欄,故沒有回答。案件押後至7月24日續審。

《香港法例》第383章《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11條:
被控告或判定犯有刑事罪的人的權利
(一) 受刑事控告之人,未經依法確定有罪以前,應假定其無罪。
(二)審判被控刑事罪時,被告一律有權平等享受下列最低限度之保障 ——
(丙)立即受審,不得無故稽延;
(庚)不得強迫被告自供或認罪。

《查問疑犯及錄取口供的規則及指示》
確定口供的可接納性是該口供是自願作出的;
以威脅、酷刑、欺騙、恐嚇的手段或「協議」的形式而錄取得的口供是非自願的口供;

相關事件:0101元旦大遊行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