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內噴椒棍毆 舉真槍指居民但無拘捕 威嚇記者熄機


葵涌邨一連三日發生警民衝突,催淚彈在黑夜中深入屋邨範圍,波及街坊。周四(14日)接近凌晨時份,警方在荃灣一帶執法期間,追截至葵涌邨的天橋,並將數名「街坊 look」人士困在升降機裡,向他們揮動警棍和噴胡椒水,其中一名防暴更一度舉起真槍。警員搜查後未有拘捕他們,但過程中多番訓斥,指「你要同我記住!我哋唔係黑警!我哋無殺人!我哋無掟人落樓!」、「唔好睇咁多連登!你哋要有獨立思考!」

警方追截的過程被《城大編委》拍攝下來,但警方隨即禁止城大記者繼續採訪,令他們無法監察整個搜查過程。

杰少(化名)是當時其中一名遭受警暴的葵涌邨街坊。事發前,他相約幾個朋友前往大窩口附近食糖水,大夥兒都只是穿著「街坊 look」。正當他們步行返回葵涌邨期間,身後突然有一群人向著同一方向奔跑。原來防暴警正在荃灣追截堵路的示威者,部份更追上來大窩口範圍。

沿路的街坊見狀,也一同走避,欲乘搭升降機上行人天橋返回葵涌邨。怎料,杰少和朋友剛入了升降機,防暴警便趕至,並立即不由分說地向他們揮動警棍和噴胡椒水。他們被困升降機內,無法避開,儘管杰少不斷大叫:「街坊!街坊!」但是警方並沒有理會。

杰少被噴得滿臉都是胡椒水後,眼睛難以睜開。但是仍然有防暴警粗聲地質問:「喺度做乜嘢?係咪堵路?喺荃灣度返嚟呀?」及後,他被防暴警拉出升降機外至一個角落,被命令「踎低」。約10分鐘後,才有警員替他的臉沖水。當晚回家後,杰少的臉和眼睛都非常紅腫,不適得無法入睡,需休息一整天後才漸漸緩和。

另一位男街坊,警察質問為何要跑時,「口快快」地回答:「見到有狗跑過嚟,我咪跑囉!」防暴警聽罷自己被稱呼作「狗」,立即兇惡地罵:「你講咩啊你?」

杰少的印象中,大部份防暴警態度都不是太差,但唯獨是其中一位情緒失控,向在場者說:「你要同我記住!我哋唔係黑警!我哋無殺人!我哋無掟人落樓!」、「唔好睇咁多連登!你哋要有獨立思考!」

另一個防暴警聽到這番說話,便問在場的街坊:「你覺得我哋係咪黑警?」不過沒有人回答。剛才那個態度特別差的警察,又再度開腔:「梁天琦都要入去踎6年,你哋都唔會爭幾遠!」、「你哋自己諗吓啦!堵路好好玩咩?」

警方又命令所有街坊將所有個人物品攤在地上,以作搜查。整個過程耗時約半小時,每當發現一個普通口罩或一對手套,也要質問一番。

最終,警方沒有在杰少和他的朋友身上發現任何違規物品,便予以放行。據區議員黃潤達的消息,當晚另有10名街坊在葵涌邨範圍被捕,至周五(15日)晚上約9時半獲保釋候查。

杰少形容,當晚警察對街坊的態度「好似嚴刑拷問咁」,令他親身感受到警方可以為所欲為。他又認為,警察向他們的訓話都是「廢話」、「無意思」,問他覺得自己是否「黑警」,只是「自high」的行為,「都係想我答佢唔係啫!」

 

案件片段/連結:

城大編委

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