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輝違法入住寮屋 僭建加改裝 秘撈經營貿易公司及無牌旅館 兇投訴村民


《壹週刊》記者4月27日在清水灣碧水新村採訪期間遭警方無理帶走,卻觸發警隊高層醜聞提早曝光。《蘋果》早前揭發警務處助理處長陶輝居於政府土地上的牌照屋,除了他佔用的資格成疑,其花園亦涉霸佔官地。地政總署今日再披露有關土地牌照只限建兩層的建築,現時天台佔半層的僭建物亦明顯違反牌照規定。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認為,執法者理應了解相關政策和程序,若霸佔官地等指控屬實,陶輝明顯就是知法犯法。陶輝晚上回應傳媒時承認居於上址,指妻子的親友是牌照持有人,批准他們一家入住。

陶輝報住的清水灣碧水新村屬寮屋村,村內大部份屋宇都並非私人物業,陶輝報住的1號屋亦不例外。地政總署回覆《蘋果》時證實,陶輝報住的碧水新村1號位於政府土地牌照範圍,即俗稱的「牌照屋」。

署方指牌照規定土地可建不高於5.18米的兩層建築物,每層建築物面積不多於37.2平方米(即約400呎);牌照亦規定持有人不准轉讓或出租構築物。署方以屬個人資料為由,拒絕透露該處土地的持牌人,但表示西貢地政處將前往視察,再決定有否違規事項需要作跟進。

《蘋果》記者今再到涉事的碧水新村1號屋視察,一名外傭當時在花園工作,記者表明身份詢問陶輝是否在屋內居住、是否該屋登記人等,對方回覆「我不認識他(He…I don’t know him)」後便迅即回到屋內。

現場所見,涉事1號屋連天台僭建物共3層,每層最少高2.5米,意味該屋無論在高度或層數均已違反地政總署批出土地牌照的規定。另外,其花園將大閘推至貼近馬路邊,翻查圖則,花園已有約三分一範圍、即約100多呎超出撥地範圍,花園大閘亦架設於官地之上,涉嫌霸佔官地。

除了陶輝報住的1號屋,毗鄰的3號屋亦「內有乾坤」。3號屋只有一層高,面積約200呎,與1號屋之間的位置現時被鐵皮等物料密封封頂,兩間屋在外觀上看似相連。有村民透露,兩間屋中間早前已鋪設磚牆「打通」,同樣由陶輝夫妻及傭人佔用。

該名90年代起居於村內的村民憶述,陶輝大約2014年才搬到該村,最初在村內另一間屋居住,2018年左右才搬到現時的1號屋;陶輝搬入前,1號屋及3號屋已丟空廿多年,猶如「鬼屋」,「我知道個(1號屋)牌主姓劉,我淨係記得好細個嗰陣見過佢……3號屋好耐之前係個阿婆住,不過已經離開咗好耐。」

村民又指,陶輝搬入前後曾多次裝修兩間屋,後來更將1號屋及3號屋「打通」,裝修時連附近鄰居的單位也被「震裂」。據他了解,有村民早已就事件向地政署及廉政公署投訴,甚至多次報警求助,惟往往不了了之。「每次警察嚟到,入(陶輝)屋前態度好正常,一入完屋都會變到好惡,兇番啲村民轉頭,我哋最初都唔知佢咩背景,反修例運動之後先恍然大悟。」

村民補充,昨日仍見到陶妻神色凝重地步出1號屋,陶輝一家的3架私家車亦泊在村內,但3架車今日已被駛走。

翻查2011年的Google街景圖,顯示當年1號屋天台並無僭建物,反映天台屋很大機會是陶輝遷入後加建。

牌照屋的牌照只可由直系親屬繼承,英籍的陶輝以甚麼資格入住,亦備受質疑。昨日有記者被警員無理拘捕的《壹週刊》,今日刊出陶輝的報導,該刊記者曾經在村內追問陶輝持牌人問題,他一度衝入公廁避開記者,之後才簡單稱其「妻子的家庭」與持牌人有關,但未有進一步解釋。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認為,陶輝以至警方應盡快交代有陶輝居住該牌照屋的資格問題,而作為執法者理應了解相關政策和程序,例如欲使用有關土地,應向地政總署申請。他表示,若陶輝霸佔官地指控屬實,就是損害了公眾利益,明顯是知法犯法。

警察公共關係科回覆查詢時表示不評論個別個案,只表示警務人員可自由進行任何私人投資,但必須避免任何實際或潛在的利益衝突,又指如有個別警務人員涉嫌違法或違紀,警隊會按既定機制公平公正調查及積極跟進,不會偏私。

陶輝晚上回覆《星島日報》時承認居於該處,又指該址牌照持有人姓劉,是妻子的親友,批准陶輝一家人數年前入住,並在入住前進行基本翻新;他表示若地政總署就該屋有任何指示,他樂意遵守。陶輝又指,曾於政府宿舍居住約20年,自己符合資格申請警隊津貼房屋資助,惟從來沒有提出申請。

本土研究社研究員陳劍青指,牌照屋不屬私人業權,只容許牌照登記人佔用,最多只能由登記人的直系親屬作繼承,不能轉讓或轉租。陳又補充,除佔用問題外,現時陶輝明顯是將牌照屋「豪宅化」,完全違反政策原意,也反映本港違規私讓寮屋及牌照屋等問題。


助理警務處長陶輝除了住所涉多項違規,日前亦被揭發前年與家人在香港開設公司,經營電機設備的生意,業務遍及歐非。《蘋果》進一步發現,該公司在香港註冊網域時,亦以陶輝的地址和電郵登記,顯示他或非單純持股,而是有參與業務。警例規定首長級人員必須就持股及投資申報,在外工作亦須事先獲批,但警方至今仍未回應陶輝有否就公司作出申報。有立法會議員質疑陶輝作為警隊高層卻「打兩份工」,或涉利益衝突,要求公務員事務局交代。

現為西九龍總區指揮官、屬助理處長級的陶輝,現時月薪至少達17.9萬元。他於2018年,即任職東區警區指揮官期間,卻與家人創立私人公司「Voltage Stabilisers International (HK) Limited 」(下稱VSI),經營電壓穩定器的業務。VSI 2019年11月提交最新一份周年申報,當時陶輝仍是持有6成股份的大股東。

陶輝雖然在VSI未有擔任董事,但《蘋果》調查發現,VSI在2018底註冊了「vsi.com.hk」的網域,註冊人地址為陶輝的碧水新村牌照屋,註冊人電郵則是有陶輝名字「Rupert」的VSI公司電郵,顯示他或有一定程度參與公司業務。

根據《警察通例》第51章,總警司級或以上的警隊首長級人員須申報投資項目,包括持有的公司股票及權益。《通例》亦列明警務人員不應購入任何與其公職產生利益衝突的投資,如有違反,除會被要求放棄有關投資外,更可能會遭受處分;此外,擔任外間工作,或賺取任何酬勞,均須事先獲當局批准。

VSI的總公司設於英國,公司幾位董事都是姓Dover,屬家族生意。VSI銷售的穩壓器屬大型電機設備,據其網頁介紹,公司的生產線設於深圳,香港的職員則負責監督生產。VSI銷售的型號包括Ashley-Edison(AE)品牌的穩壓器,AE由陶輝家族成員及新加坡商人合資持有;網頁顯示AE和VSI的產品曾銷售到英國、安哥拉、加納、埃塞俄比亞等地,但暫未有資料它們在香港或中國有否客戶。

《蘋果》向警方查詢陶輝有否就開設公司申報、公司業務性質、陶輝在該公司有否職務、與其警隊職務有否利益衝突等問題,但未獲回覆。陶輝晚上向《星島日報》承認自己是Voltage Stabilisers International (HK) Limited的股份持有人,但指該公司目前沒有營運,聲稱待2年半後退休才會正式經營。惟《蘋果》發現,早在2016年,陶輝的太太已經在網上招聘電機工程師到深圳廠房測試及維修穩壓器,根據陶輝家族英國公司的資料,香港的人員正正是負責聯絡及監督深圳廠房工作,意昧陶輝可能在開設本港公司前已沾手家族生意。

同樣名為VSI的家族公司由陶輝的家人2015年在英國成立,生產及銷售穩壓器,不過Dover家族並非5年前才開始經營,父親Alan Dover及兄長Simon Dover同時是另一穩壓器公司Ashley-Edison(下稱AE)的股東,該公司成立於1989年,Dover家族合共持股4成,兩名新加坡商人持股6成。

根據AE網頁介紹,公司在深圳設有廠房,並在香港設有聯絡點,方便客戶與該公司聯絡。AE在香港並沒有設分公司,網頁亦未有交代香港的聯絡人或聯絡方法。

不過,記者在FB就找到陶輝的太太張雅詩2016年8月在「Expat Hong Kong (香港外籍人士)」群組的一個貼文,內容指她「有一位朋友」希望聘請一位電機工程師,協助測試及維修穩壓器及不間斷供電系統。貼文指職位屬臨時性質,每月要在深圳工作數天,張並可為有興趣者代為聯繫。招聘的性質與AE的業務十分脗合,當時張亦已與陶輝同居,她在貼文中所指的「朋友」很大機會就是陶輝,亦意味他在設立自己的公司前,可能已有沾手家族的生意,代為處理香港的事務。

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認為,陶輝由納稅人支付薪酬,理應全職參與警務工作;官至陶輝般的職級,一般不獲批准從事外間工作;若擔任警隊要職期間參與公司業務,便是很大問題,「You are well paid for it!點可以打兩份工呀?」林又稱,即使陶輝對外宣稱「完全不參與公司決策」,但其作為公司大股東,有關說法難免被外界質疑,觀感並不理想。

公民黨譚文豪表示,陶輝擔任公司主要股東,若兼職賺取金錢比警隊薪酬高,「精神未必放在本業」;而且陶輝的「私幫」生意處理電錶電壓系統,「叫做門檻高啲嘅生意,(或)接好多大型機構甚至乎政府生意,佢有冇接過政府任何生意,或者投過標?」他質疑陶輝有否申報,故已去信公務員事務局,要求局方交代陶輝有沒有申報身兼公司股東,以及該公司若有就政府合約投標,有否申明警務處首長級職位。


助理警務處長陶輝被揭居於清水灣的牌照屋,除了入住資格成疑,又被發現天台僭建及花園霸佔官地。《蘋果》進一步調查發現,陶輝夫婦過去6年一直將村內另一間面積1,100呎的牌照屋包裝成民宿出租,並在外籍人士的FB群組積極宣傳,租期由兩日三夜到月租都有,每年收入可達31萬元;二人不但涉違反牌照屋條款,更可能涉及無牌經營旅館。警方未有回應陶輝是否涉及非法行為及有否申報收入;有立法會議員批評陶輝涉違法的情況越揭越多,廉署有需要介入調查。

根據陶輝日前向傳媒的講法,碧水新村1號的持牌人劉先生是他妻子的親人,劉在幾年前「批准」陶輝一家為牌照屋翻新並入住。陶輝未有交代自己有否交租,亦未有解釋劉先生與其妻的關係。

《蘋果》由多個渠道確認,陶輝的妻子叫張雅詩,據悉她是女警,職級是警長,曾經與陶輝一同駐守警察總部,2人2014年遷入碧水新村,之後並結成夫婦。

牌照屋屬上世紀70年代產物,規定不可轉賣轉租,牌照亦只可由直系繼承。雖然獲得持牌人准許,但持牌人本人未有同住的情況下,陶輝一家是否可以入住亦存有爭議。記者要求地政總署澄清牌照的限制,但署方未有回覆。

《蘋果》發現,陶輝夫婦除了自己入住1號屋,2人在碧水新村的其他牌照屋亦有動作。記者在FB上多個有關西貢及清水灣的群組中,發現陶輝妻子張雅詩自2014年起不斷貼出招租貼文,將一間碧水新村的村屋包裝成面積1,100呎的民宿,表明是為希望短暫感受鄉村生活的旅客而設,形容碧水新村背山面海,鄰近科技大學,交通方便。

在2014年3月的廣告,包租整間民宿叫價每晚850元,租房每晚650元,但價錢翌年已升至1,100至1,400元;租期最少三日兩夜,全屋最多可以容納4人。貼文並附上多張民宿內籠及門面的照片,可見有花心思作裝潢及擺設。

除了主動發帖,張雅詩亦活躍於不同群組,主動回應尋屋人士的貼文,進而私訊推銷。租務並非只由張處理,陶輝本人亦曾在部分私人群組貼文,例如2018年就曾為同一屋招月租,叫價2.3萬元;他亦不時在尋屋貼文下留言,轉介對方到妻子的招租廣告。以叫價最高的月租2.6萬元計算,該屋每年最多可帶來31.2萬元收入。

記者比對照片,確認民宿是碧水新村61號A;而根據地段索引圖,該屋同樣並非私人物業,位處寮屋或牌照屋的政府土地,無論按法例或土地牌照,均屬不可轉租的構築物。此外,租期少於28日的住宿處所受《旅館業條例》監管,翻查民政事務總署的旅館名冊,碧水新村並無任何持牌旅館,反映陶輝二人更涉無牌經營旅館。即使他們只是代人處理租務,但兩人均非持牌地產代理,亦有可能違反《地產代理條例》規定。

有知情人士向《蘋果》透露,陶輝最早在約2014年搬入,最初在61A號屋居住,曾經大肆裝修,後來才搬到現時的1號屋。知情人士又指,其後61A分別有不同人搬出搬入,「多數都係外國人,住一個星期又有,幾個月又有,最新呢個(住客)耐啲,一個外國男人同華人女人,差唔多住咗1年。」

現場所見,61A號屋是一幢一層平房,面積約1,100方呎,距離陶輝現時居住的1號屋只相隔一條小巷。視察期間,記者遇到一名相信是61A號屋女住戶,遂上前向她查詢是否在該屋居住,是租用還是牌照登記人等,對方拒絕回應,只重覆稱「leave me alone」,事後有村民向記者確認該名受訪女子是61A室住客。

根據法例,經營或管理無牌旅館均屬刑事罪行,一經定罪會留有案底,最高可被處罰款200,000元及監禁兩年。

民主黨立法議員林卓廷指陶輝涉違法的情況越揭越多,批評他作為執法人員其身不正,視法紀如無物。他認為廉署有需要介入調查事件是否涉及濫權行為,又指警方嚴人寬己,對示威者的個案就經常評論,對高層醜聞就不作回應,要求警隊及陶輝本人盡快交代。

《香港法例》第123章 《建築物條例》第14條:
展開建築工程等所需的批准及同意
(1)除非另有規定,否則任何人未事先獲得建築事務監督下述的批准及同意,不得展開或進行任何建築工程或街道工程 ——
(a)對按規例向他呈交的文件的書面批准;及
(b)對經批准的圖則所顯示的建築工程或街道工程的展開的書面同意。 (由1993年第68號第6條修訂)

《香港法例》第123章 《建築物條例》第40條:
罪行
任何人明知而違反第14(1)條,即屬犯罪,而如屬建築工程(小型工程除外)或街道工程的情況,一經定罪 ——
(a)可處罰款$400,000及監禁2年;及
(b)可就經證明並獲法庭信納該罪行持續的每一天,另處罰款$20,000。 (由2008年第20號第28條代替)

《香港法例》第28章 《土地(雜項條文)條例》第6條:
不合法佔用未批租土地
(4A)任何人——
(a)以任何方式參與在未批租土地上建造構築物的工作;或
(b)安排或指示在未批租土地上建造構築物,
而該構築物並非根據許可證、撥地契據或撥地備忘錄而建造者,該人即屬犯罪。 (由1979年第56號第3條增補。由1982年第46號第2條修訂;由2015年第3號第3條修訂)
(4B)任何人如犯第(4A)款所訂罪行——
(a)在該人首度被裁定犯該罪行時 ——
(i)如作出有關違例作為的目的,是將有關構築物處置,以便為該人或他人圖利(圖利目的)——可處罰款$2,500,000及監禁1年;或
(ii)如作出有關違例作為,是為任何其他目的——可處罰款$500,000及監禁6個月;及
(b)在該人其後每次被裁定犯該罪行時 ——
(i)如作出有關違例作為是為圖利目的——可處罰款$5,000,000及監禁1年;或
(ii)如作出有關違例作為,是為任何其他目的——可處罰款$1,000,000及監禁6個月。 (由2015年第3號第3條增補)

於 Sin Kam Wah v HKSAR (2005) 8 HKCFAR 192 一案中,終審法院確立了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五項要素,包括:

一) 是公職人員;
二) 在擔任公職期間或在與擔任公職有關的情況下;
三) 藉作為或不作為而故意作出不當行為,例如故意忽略或不履行其職責;
四) 沒有合理辯解或理由;及
五) 考慮到有關公職和任職者的責任、他們所促進的公共目標的重要性及偏離責任的性質和程度,有關的失當行為屬於嚴重而非微不足道。

《香港法例》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24條:
禁止某些恐嚇作為
任何人威脅其他人 ——
(a)會使該其他人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 ;或
(b)會使第三者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或使任何死者的名譽或遺產遭受損害;或
(c)會作出任何違法作為,
而在任何上述情況下意圖 ——
(i)使受威脅者或其他人受驚;或
(ii)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作出他在法律上並非必須作出的作為;或
(iii)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不作出他在法律上有權作出的作為,
即屬犯罪。(將1920年第13號第2條編入)

《香港法例》第349章 《旅館業條例》第5條:
限制在未獲豁免或發牌的情況下經營旅館
(1)凡任何人經營、開設、管理或以其他方式控制旅館,而就該旅館來說,第(2)款所指的任何條件均不獲符合,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罰款$200,000及監禁2年,並可就罪行持續期間的每一天另處罰款$20,000。

政府有權隨時徵用公務員提供服務。 公務員在辦公時間以內或以外從事任何受薪的外間工作, 或在辦公時間從事無薪的外間工作, 均須事先申請批准。

根據現行政策,倘若牌照屋的牌照持有人逝世,在一般情況下,只限由直系親屬申請繼承。在轉讓方面,牌照屋的條款訂明不得轉讓。

壹週刊(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