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輝警長妻於Facebook上載調查組記者照片 涉恐嚇及違反法庭禁制令


《蘋果》獨家揭發,警務處助理處長陶輝及其警長妻子過去6年違法將牌照屋包裝成民宿出租,報道4月30日深夜刊登後,陶輝妻子隨即把社交網站賬戶頭像換成《蘋果》負責是次報道的小組組長的近照,有「我知你係邊個」的恐嚇意味。《蘋果》總編輯對事件表示憤怒,指此行為或違反《蘋果》2019年取得的法庭禁制令,正徵詢法律意見,會研究採取法律行動。學者認為涉事行為或構成威嚇,目的是阻止記者報道真相。

《蘋果》由多個渠道確認,陶輝的妻子張雅詩也是警員,職級是警長,2014年與陶輝搬入碧水新村。兩人除了佔用現時的1號屋外,也不時在fb上的群組招租貼文,將同村的61A號屋包裝成民宿放租。

張雅詩用作招租的Facebook賬戶,其顯示的頭像原本是一個小女孩的近照,報導刊出兩個多小時後,卻換成《蘋果》一名採訪主任的相片。該名採訪主任有份參與是次揭露陶輝醜聞的系列報道,不過其名字從未在報道中署名出現,意味或有人由其他途徑得悉其身份、找到其相片,再更換成頭像;更換時間大約為5月1日凌晨2時。

除此之外,賬戶的名稱也由原本的「Sze Cheung(Sze Dover)」改為「Sze Cheung(Yoda)」,未知有何含意。

浸會大學高級講師呂秉權批評有關人士的做法幼稚,指其動機無論是欲作出警告、洩憤或開玩笑,如令到負責報道的新聞工作者感到被威嚇,已構成打壓新聞自由。他又指,是次報道的主角涉及極高層警務人員,擁有的公權力更大,足以令人擔心對方是否欲帶出「我知你係邊個」等訊息,「令記者擔心今次係唔係只係第一步(警告)呢?唔知佢仲可以去到點樣。」

《蘋果日報》2019年取得法庭禁制令,禁止任何人披露《蘋果》員工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職級及相片等。執業大律師黃宇逸表示,該份禁制令的內容非常廣闊,按字面理解,記者在公開領域上的相片也受保障。他認為,若有人將fb頭像換為《蘋果》記者的近照,可能已經違反禁制令並構成民事藐視法庭,現時《蘋果》可選擇入稟法院要求裁決。他強調,民事藐視法庭是很特別的罪名,雖然屬民事罪名,但一旦罪成,法官可以判處監禁,而且沒有刑期上限。

《蘋果》總編輯羅偉光對事件表示憤怒,指報道中的兩名主角均為警務人員,其中一人的官階更高級至助理警務處長,絕對有能力運用職權把記者個人資料「起底」,甚至揭露其家人的私隱資料;換上記者頭像,恐嚇意圖明顯,打壓新聞自由,「做法十分離譜。」

羅偉光強調,涉事賬戶的舉動或已違反法庭禁制令,正徵詢法律意見,不排除採取法律行動;他促特區政府最高層依法辦事,嚴肅處理今次事件,指令警方立即停止所有對傳媒作出的威嚇行為。

壹工會強調,警務人員作為合法管有武器和公權力的公職人員,在社交網站展示記者的個人照片,是低劣的施壓和恐嚇手段,試圖令涉事記者噤聲。重申記者作為第四權,受《基本法》保障享有新聞自由,記者應在免於恐懼的環境中工作。工會譴責任何威嚇記者的行為,並呼籲掌握公權力人士,應三省吾身,遵守法律,尊重新聞工作者。

記協主席楊健興表示,該賬戶在報道刊登後突然換頭像,相信不是巧合,其舉動會對涉事記者構成心理壓力,「好似係想嚇你咁樣,會令記者感到不安」。他認為,張雅詩身為公職人員,面對負面新聞時應該是具體回應新聞內容,而不是針對個別記者,「咁樣係幾差嘅做法」。

《香港法例》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24條:
禁止某些恐嚇作為
任何人威脅其他人 ——
(a)會使該其他人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 ;或
(b)會使第三者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或使任何死者的名譽或遺產遭受損害;或
(c)會作出任何違法作為,
而在任何上述情況下意圖 ——
(i)使受威脅者或其他人受驚;或
(ii)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作出他在法律上並非必須作出的作為;或
(iii)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不作出他在法律上有權作出的作為,
即屬犯罪。(將1920年第13號第2條編入)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

記協(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