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警路邊亂剝保護衣 涉違安全指引 浪費珍貴裝備


多家傳媒早前拍攝到,警員在青衣長康邨康美樓「協助」疏散居民時,身穿最高級的防護衣,規格明顯高於在場其他公職人員,惟其後竟在路邊集體卸下可能已被污染的防護衣,懷疑違反衞生防護中心和防護衣生產商的安全指引。有任職急症的公立醫院護士指,警員錯誤卸下防護衣,只會增加社區感染風險,更斥責他們浪費僅有的醫療資源。

青衣長康邨康美樓早前出現兩宗武漢肺炎確診個案後,負責在大廈內外駐守及「協助」疏散居民的警察,當睌都穿上全身防護衣,其裝備規格明顯高於僅穿遮蓋半身保護袍的衞生防護中心人員。據香港電台的拍攝片段所見,數名警員在長康邨的一個露天位置,集體脫下全身防護衣。香港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協會幹事劉凱文接受網媒《眾新聞》訪問時質疑,警員脫防護衣時犯錯,加劇社區爆發疫情的風險。

劉凱文表示,醫護人員穿上個人防護裝備(PPE)完成特定工作後,要在指定的區域卸除裝備,亦不會集體卸除防護衣,每次只能容許一個人除袍;而非如影片所見,當街集體「亂除」。他解釋,防護衣受污染後,警員在路邊公共位置卸除,或集體除下防護衣,都會增加警員互相感染的風險,其後行經該範圍的市民,都有感染風險。劉凱文重申,除下來的防護衣,會視作醫療廢物處理,根據指引,醫療廢物應放入紅色膠袋,以及存放在特定的倉庫,不應只放於黑色膠袋,當一般廢物棄置。

劉又指,警員大動作、看似無章法地快速除下防護衣,其間觸摸到防護衣的表面,建議他們若要卸除防護衣,必定要小心、慢慢除,「一路除,要一路捲,由入面捲住、包住出面,慢慢捲。」他補充,卸除每一件裝備的前後,都要清潔雙手,惟片中則未有顯示警員有否在卸除前後都清潔雙手。根據衞生防護中心指引,卸除保護袍時,只應接觸袍的裡面,並將袍向外反,摺或捲好棄置。防護衣生產商杜邦化工亦有類似的安全指引。

劉凱文質疑,衞生防護中心人員當晚身穿的保護袍,其規格比負責旁駐守警員所穿的更為簡陋,而警員其後更胡亂在公共地方卸除個人防護裝備,斥責警員「浪費僅有嘅醫療資源」、「完全係嘥料」。

對於警方穿上全套高規格白色保護裝備,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今午(16日)在記者會上表示,感染控制處會發指引在甚麼場合才穿著,例如衞生署職員在高危地方會帶眼罩、N95、手套等,但他們一般不會穿高規格白色保護裝備,因「除起上嚟較麻煩」,但不清楚其他部門情況。

蘋果日報(報道)

立場新聞(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