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暴警開槍發射橡膠子彈 印尼記者右眼永久失明 警拒問責


今日(29日)網民發起「全球反極權大遊行」,防暴警察在港島多處驅趕示威者。警察於灣仔天橋撤退時表現驚慌,並曾開槍作掩護。其間有記者懷疑右眼中橡膠彈倒地,要由急救員治理,當時她神智清醒。據悉,醫生初步診斷後,指女記者的眼球破裂,視力「減退」,形容其情況與8.11尖沙咀警署外疑遭警布袋彈「爆眼」的少女類似。

據了解,該記者是一間本地印尼語媒體SUARA的全職員工,只配備一個簡單眼罩,而眼罩右眼位置裂開。救護車到場後,該名女記者可清楚講述自己受傷位置,並稱右眼感到痛楚。救護員將她抬上擔架,據悉送往東區醫院,無生命危險,但橡膠子彈擊中右眼,視力永久受損。

中槍記者拍攝片段:

11月27日更新:

她在律師的協助下,早前入稟高等法院要求警方披露涉事開槍警員身份,以向對方作民事起訴,惟至今等待六個星期仍未獲任何回覆。她矢言會繼續對涉事警員作民事起訴,藉此鼓勵其他警暴受害人站出來。Veby出院後接受有線電視專訪,訪問昨日播出。她重臨灣仔離遠望向出事的天橋,身體不斷發抖,淚水在眼眶打轉說:「我現在很傷感、緊張和驚恐,令我想起不好的回憶。我當時在做現場直播,然後聽到有記者大叫,我們是記者,不要開槍。但警察下樓梯時,向住我們開槍,下一秒我看到有物件射向我的右眼,我嘗試站起來但不行。」

Veby是香港印尼媒體《Suara》的副主編,從事記者工作13年,曾在印尼採訪示威衝突。她當日身穿記者背心和頭盔,但沒想過警員突然向她開槍,「當時是合法進行記者工作」,但沒有後悔走到前線,會繼續留在香港做記者。

有很多人問她為何不離開香港,她回答說:「我在這裏居住和工作七年,香港是我的家,我不能這樣轉身就走,我要尋回公義。」她感激各界對她的關心,但過去五個月反送中逆權運動中有不少人受傷,覺得很痛心。Veby已經入稟高等法院,要求警方披露涉事警員身份,以作出民事起訴,但等了六個星期仍未有回覆。她稱會繼續爭取,希望由她的例子,鼓勵其他受傷的人站出來投訴。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k)不合法或不必要地行使權能,引致其他人或政府蒙受損失或損害;

《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17條:
意圖造成身體嚴重傷害而射擊、企圖射擊、傷人或打人
任何人意圖使任何人受殘害、外貌毀損、成為傷殘或身體受其他形式的嚴重傷害,或意圖抗拒或防止任何人受到合法拘捕或扣留而 ——
(a)以任何方式非法及惡意傷害任何人或導致任何人身體受嚴重傷害;或
(b)向任何人射擊;或
(c)拉動扳機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企圖用上膛槍械向任何人發射,
即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終身監禁。

《警察通例》第29章第29-01條:
10. 人員在鬧市開槍,可能危及無辜途人的安全。因此,這類開槍事件需要審慎評估。現行的槍械訓練規定人員必須克制,避免傷及途人。如可能傷及途人,便不應使用槍械。人員應視線清楚無阻才瞄準目標人物開槍,亦要顧及子彈反彈或射錯目標的危險。

《警察通例》第39章第39-05條:
在事發現場的人員,須:
(a) 以互諒互讓的態度,盡量配合傳媒工作;以及
(b) 不應妨礙傳媒的攝錄工作。

香港電台(報道)

NOW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眾新聞(即時)

中大校園電台(影片)

LIHKG(討論)

LIHKG(討論)

LIHKG(討論)

LIHKG(討論)

Facebook(影片)

11月27日更新:

蘋果日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