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暴警射催淚彈上住宅大廈四樓平台 居民吸入催淚煙後肚瀉一個月


明報取得一段影片,顯示5月24日港島區「 反惡法大遊行」期間,警方曾在銅鑼灣波斯富街天橋下,向未見有示威者的街道施放催淚彈,當中兩顆彈頭落在一棟大廈的平台,不斷冒出白煙。有附近居民稱,吸入催淚煙後肚瀉一個月。警方承認當日曾有催淚彈射到大廈平台,「實非警方所願見」,又稱警方「何時何地使用何種武力一直處於被動的位置」。

警方回應時承認行動中曾有催淚彈發射到大廈平台,稱對附近居民帶來影響及不便,實非警方所願見。「警方希望公眾能理解,就何時何地使用何種武力,警方一直都是處於一個被動的位置」,並解釋每次使用催淚煙都是有暴徒非法集結、違法堵路、暴力襲擊他人、對商店或公用設施進行惡意破壞等,每次使用時,會盡量顧及其他人的安全,行動前盡可能透過各種渠道提醒附近管理處、商戶及老人院等。

明報取得的片段顯示,5月24日波斯富街一棟唐樓平台兩處冒出濃濃白煙,片中的波斯富街上未見有示威者,只有數名身穿反光衣的人在行人路上。明報曾到涉事大廈了解,4樓一間美容院職員確認,5月24日遊行期間曾有催淚彈射到美容院對出平台。職員稱,事發時美容院沒有營業,直至接獲灣仔區議員邱汶珊通知,始知有催淚彈落在平台。職員其後與邱在平台角落發現一顆彈頭,另於相鄰的改衣店平台發現另一顆,警員翌日到場將之檢走。該職員表示,事發時有一批已洗好的毛巾在平台晾曬,其後毛巾充滿催淚彈氣味,需要重洗。對於事件,職員認為「執走咗就得啦」。

拍攝影片的波斯富街居民Yoko稱,當日下午約3時半,有零星示威者在時代廣場對開聚集,其間曾以雜物堵路,防暴警則於波斯富街天橋下方戒備,隨後向示威者方向發射催淚彈,示威者四散。Yoko續稱,警方及後再向街道發射催淚彈,惟當時街上已沒有示威者,而部分彈頭落在Yoko家對面大廈4樓平台,平台即冒白煙。

Yoko的住所與涉事大廈相隔一條馬路。她說,催淚彈落在平台後,催淚煙飄入其單位,令她咳嗽及流眼水。由於單位為「一劏八」套房、沒有通風設備,Yoko關上露台膠簾後,只能開着空氣清新機將氣味清走。她說其所養的貓狗翌日均肚瀉,她亦感到心口翳痛及持續肚瀉一個月。她又說,自己養貓狗多年,從未見過牠們同時肚瀉不適,「見到係好唔開心」。她批評當時警方只是「為射而射」,非為驅散示威者,又擔心如彈頭落在民居燃起雜物,會引發火警,「難道因為怕自己屋企會出事,就逢有示威都要留在家中?」

香港眾志2019年7月曾公開一份複審日期為2017年2月的警方戰術文件,列明警員使用催淚煙前,要考慮街道兩旁圍着高層之建築物會引致漏斗效應、使用高濃度催淚煙時可能引起火警或令無辜者受到波及等。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稱,警方在大廈林立的地方施放催淚彈時,應考慮催淚氣體可能困在大廈之間,達至一個高濃度的「可致命水平」。他認為該戰術文件未有硬性規定警員遵守,屬警方行動時的原則性考慮,就去年多場反修例示威衝突警方用武情况而言,他認為警方行動與文件中所列的原則性考慮不符。王浩賢批評警方使用武力「被動」的說法荒謬,他說警方有不同訓練、戰術及武器,正正給他們選擇應對不同環境。

《香港法例》第232A章 《警察(紀律)規例》第I部第3條:
(2)違紀行為指 ——
(k)不合法或不必要地行使權能,引致其他人或政府蒙受損失或損害;

《香港法例》第238章《火器及彈藥條例》第22條:
危險使用或罔顧後果使用火器等
(1)任何人如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發射或以其他方式處理任何槍械或彈藥,而其方式是相當可能傷害或危害任何人或財產的安全的,或是在罔顧他人安全的情況下發射或處理該等槍械或槍彈的,即屬犯罪。
(2)任何人犯第(1)款所訂的罪行,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7年。

《警察通例》第29章第29-01條:
10. 人員在鬧市開槍,可能危及無辜途人的安全。因此,這類開槍事件需要審慎評估。現行的槍械訓練規定人員必須克制,避免傷及途人。如可能傷及途人,便不應使用槍械。人員應視線清楚無阻才瞄準目標人物開槍,亦要顧及子彈反彈或射錯目標的危險。

相關事件:0524反國歌法遊行

LIHKG(討論)

明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