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暴警再次向直播鏡頭展示記者身份証 搶奪手機並毀壞


「民間集會團隊」今日在中環集會,警方在附近一帶嚴密佈防。《立場新聞》一名記者在金鐘採訪期間,被警員兩度截查,《立場》記者在第一次被截查期間,以手機攝錄過程,一名警員持續以記者身份證擋鏡頭阻拍攝,過程長達 1 分鐘,刻意阻礙記者拍攝,更將身份證推向鏡頭前。記者之後在同一地點第二度被警員截查,以手機直播期間,有警員搶奪記者的直播器材,更斥記者「陣間身份證又話直播上網咁點算呀?」、「到時影到私隱你又放上網。」在截查期間,有警員搶奪記者拍攝的手機,過程中毀壞記者手機螢幕。

高等法院位置外下午有水炮車及銳武裝甲車駐守,《立場新聞》記者在前往採訪期間,被十多名防暴警察包圍,要求出示身份證作截查。在截查時,一名行動呼號「NTS T2-2 3/5」的防暴警察用記者的身份證阻擋鏡頭,當記者鏡頭向上或向右方向移動時,該名警員繼續將身份證朝同一方向阻擋鏡頭,導致記者身份證資料在鏡頭前清晰可見。當記者表示正在拍攝時,警員繼續用身份證遮擋鏡頭,其資料在整個截查期間被展示約一分鐘。

之後記者再以手機直播,有警員在途中搶去記者手機,搶奪過程中記者的手機螢幕被警員毀壞,更稱「冇人搶你手機。」另外有警察用手遮播直播鏡頭,及嘗試搶去記者的直播器材。

截查完畢後,在離開期間有警員推撞記者,更斥不要記者撞到警員,否則可控襲警。記者然後繼續往太古廣場方向前行,發現有兩名市民被警方截查,於是上前拍攝,惟卻被另一警員喝止離開,及要求記者避免拍攝被截查人士,以免其身份資料被公開。

記者第二度截查拍攝   警:到時影到私隱你又放上網

記者及後返回高等法院外,一名少女被大批警員截查,記者上前採訪,惟第二度在同一位置被警員截查,有警員斥記者沒有掛上身份證,記者稱「一直都掛係心口」該警員然後多次要求記者「放低部機先」,記者則強調他正在工作中,警員則反駁「你移開鏡頭先,陣間身份證又話直播上網咁點算呀?」

警員繼續批評記者,「上一次就係警方試過咁嘅情況show身份證直上雲端,又話警方將你資料發放上大氣電波,咁點算呀?」記者則提醒因此警員截查時需要小心,但警方則再次要求記者放低直播器材,否則使用合適武力,並指根據《入境條例》懷疑記者身份,然後直接搶奪記者的直播器材,更指否則會控阻差辦公,未幾直播一度暫停。

直播恢復後,該名警員繼續斥記者「知唔知咩叫保障私隱呀記者先生,明唔明白呀,到時影到私隱你又放上網。」有警員之後將身份證交還記者,記者繼續進行採訪,卻被其他警員以身體阻擋鏡頭,該名被截查少女最後被獲釋。

《香港法例》 232 章《警隊條例》第 54(2) 條:
(2)警務人員如在任何街道或其他公眾地方、或於任何船隻或交通工具上,不論日夜任何時間,發現任何人是他合理地懷疑已經或即將或意圖犯任何罪行者,該警務人員採取以下行動,乃屬合法——
(a)截停該人以要求他出示身分證明文件供該警務人員查閱;
(b)扣留該人一段合理期間,在該期間內由該警務人員查究該人是否涉嫌在任何時候犯了任何罪行;
(c)向該人搜查任何相當可能對調查該人所犯或有理由懷疑該人已經或即將或意圖犯的罪行有價值的東西(不論就其本身或連同任何其他東西);及
(d)扣留該人一段為作出該項搜查而合理需要的期間。
如警務人員並沒有合理懷疑而採取上述行動,即屬違法。

《香港法例》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60條:
摧毀或損壞財產
(1)任何人無合法辯解而摧毀或損壞屬於他人的財產,意圖摧毀或損壞該財產或罔顧該財產是否會被摧毀或損壞,即屬犯罪。
(2)任何人無合法辯解而摧毀或損壞任何財產(不論是屬於其本人或他人的) ——
(a)意圖摧毀或損壞任何財產或罔顧任何財產是否會被摧毀或損壞;及
(b)意圖藉摧毀或損壞財產以危害他人生命或罔顧他人生命是否會因而受到危害,
即屬犯罪。

《警察通例》第44章第44-03條:
2. 11. 儘管合法行使法定權力,人員在要求或索取任何人士的資料,及其後處理該等資料(包括資料的記錄、保安及處置)時,必須遵從《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所訂的規定。如需有關《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進一步資料,請參閱《警察通例》╱《程序手冊》第 12 章、《警察通例》╱《程序手冊》第 76 章及警察內聯網的資料私隱網頁。

《警察通例》第39章第39-05條:
在事發現場的人員,須:
(a) 以互諒互讓的態度,盡量配合傳媒工作;以及
(b) 不應妨礙傳媒的攝錄工作。

相關事件:0119中環天下制裁集會

立場新聞(影片)

立場新聞(報道)

立場新聞(影片)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即時)

香港電台(報道)

Facebook(評論)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