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百防暴警強闖美孚新邨平台 舉藍旗指居民非法集結 深夜強光照射住所 辱罵保安 暴力濫捕區議會副主席


一批示威者昨晚在美孚新邨附近抗議,饒宗頤文化館之旅館「翠雅山房」改作隔離用途,一度有人堵路,以及向巴士附近噴漆,示威一直持續至今日凌晨,過百名防暴警察凌晨在屋苑平台掃蕩,拘捕最少兩男一女;其中包括公民黨深水埗區議會美孚中選區區議員、深水埗區議會副主席伍月蘭。

防暴警員帶走她的時候說「區議員沒有特權」;伍月蘭的議員辦事處在美孚新邨第四期平台,警員舉起藍旗作出警告的位置為美孚巴士總站旁,但拘捕人士則在邨內平台。

另外,防暴警察在美孚新邨推進期間,在邨內平台及大廈入口徘徊,屋苑保安員站在警察和居民中間,「邊個是指揮官,找個人同我講嘢先得,你知唔知你哋擾民,幾點呀,你教我點做?」。警員撤退時,保安員一直跟隨其後,其間警員站前警告他不要站近,「保持距離」。

警員行出邨後,保安員勸居民勿走出美孚新邨平台樓梯,「唔好落嚟,落嚟中梗。」他事後指自己不怕被噴、不怕被捕,「拉咪最多唔撈」並表示自己只是盡自己責任。

凌晨1時前,防暴警舉藍旗後即採取驅散行動,伍月蘭便於凌晨1時過後被警方帶走。凌晨3時過後,人群散去。示威者主要擔心翠雅山房與社區接近,在疫情下用作隔離營,對社區爆發有風險。

當晚曾與警對峙,區議員伍月蘭因不滿大批防暴警衝入屬私人地方的美孚新邨平台,濫捕她認為未有違法的居民或途人,遂與警理論,最終她於凌晨零時許遭多名防暴警推倒及「撻」在地上及遭暴力地拘捕,她右手瘀了、右肘及左臉也傷了。她指自己因非法集結被捕後除了被警員辱罵是「垃圾」及「八婆」之外,更遭警方疲勞轟炸,扣查足足18小時也無法休息,至今晚約7時她才終獲准保釋。

伍月蘭憶述,昨晚11時許,美孚街坊及其他區的市民,曾在區內巴士總站附近與警曾有磨擦,居民其後退到屬於私人地方的屋苑平台。但凌晨零時許,大批防暴突衝上屬於私人屋苑平台,拘捕數名據她目擊根本沒有犯法的居民,她質疑是濫捕,遂與在場警員展開爭論。但此時防暴警變得激動,兩、三名防暴警更衝向她,最終她被推倒及「撻」在地上,更隨即遭警員把她的手扭到身體後方導致劇痛。她指當時除了手部擦傷及瘀傷,左臉也傷了,右肘更因受傷致無法舉起。

上了警車後,有警員乃不斷辱罵她,包括罵她是「垃圾」、「八婆」,又質疑「你這種人點解可以做區議員」,要由其他警察勸這位激動的警察停止辱罵。約凌晨一時,她先被送往紅磡警署打指模及錄口供,到了清晨6時再被改送長沙灣警署,在一個恍如鐵籠的房間的長櫈內呆坐超過10小時,然後被帶返家搜屋,至傍晚約7時才獲釋,故足足被扣查了18小時,其間沒法睡覺,形同疲勞轟炸。最終她獲釋自己有非法集結被捕,以500元自簽保釋候查。

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Facebook

立場新聞

立場新聞

立場新聞

立場新聞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香港電台

SocREC

中大校園電台

PSHK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