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行附近的士撞市民 於附近警察拒絕處理


2020年的元旦日,民陣於港島發起大遊行期間,一名不是參與遊行的年輕黑衣女走在銅鑼灣街頭,疑被一輛紅色的士蓄意加速衝撞,險被捲入車底。

郭小姐憶述當時一身黑衣的她,步行前往告士打道的公司時,行經銅鑼灣世貿中心一停車場的出入口,快步走過時,卻被的士加速撞到:「我以右腳強行轉身,一踏空腳就不行了,大腿撞到車頭。「只要我走慢一步,腿不夠快,我應該真的會喪命,或者被捲入車底。」

事發時正在排隊等客的小巴司機余先生表示,當時是的士司機加速撞向郭小姐,而他自己的行車紀錄器亦拍下了整個過程:「那個的士佬不斷罵那個女生,我看不過眼,就下車叫她報警吧,不用跟他吵。」

郭小姐被撞到後,與目睹事發經過的途人一同嘗試報警,但近在咫尺的警察,卻堅持一人都不調派過來:「我打了一次999,那警察以無來電顯示打回來給我,跟我說不會過來,在旁邊的百德新街都不過來。我再多打兩次999,他說沒用的,我們不會過來的,我們在忙著佈防,即使在附近,也一個人都不調派過來,他真的這樣跟我說。」郭小姐帶著怒意質問警員的編號,而警察亦想當然耳地拒絕透露。

看似不幸中有大幸的交通意外,卻因一個路過的藍絲婦人而變得政治化:「當時有個中年女人走到的士旁想坐車,我和路人試圖解釋意外的始末,跟他說已經報警,他卻向你都還沒撞死,撞死了再說吧。『阻住地球轉』,出來『攪屎棍』。你這種年輕人,去死吧,全部去死吧,死曱甴!」郭小姐形容,當時的士司機「笑笑口」,與該婦人相談甚歡,對其言論表示認同。

最後,郭小姐在路人協助下直接召喚救護車,並送院治理:「照了X光 骨頭沒有斷,但這個位置可能要一直做物理治療。我現在不想看到車,行人路都很恐怖。他們簡直是仇恨太深,我只能這樣說。」

警方回覆本刊查詢指,「警方於元旦日下午接獲一名33歲女子報案,指她行經灣仔告士打道280號一停車場出入口時,被一輛由停車場駛出,由一名61歲男子駕駛的的士撞倒。警方已隨即安排救護人員到場處理,而該案件則列作『交通意外–有人受傷』處理,由港島總區交通部意外調查隊跟進,暫未有人被捕。」警方又強調,「會按當時當刻需要處理之任務以及人手資源,根據事件緩急,制訂優先次序以調配人員處理案件。」

涉事的鄭姓的士司機接受本刊記者訪問時表示,自己的政治立場非藍亦非黃,又表示此事「其實是很輕微的碰撞而已,他自己過馬路看都沒看。我沒有加速,路口怎麼加速?我是流出去而已。車行翌日就聯絡我了,只是問保險那些而已。」

《香港法例》第374章《道路交通條例》第37條危險駕駛:
1)任何人在道路上危險駕駛汽車,即屬犯罪 ——
(a)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第4級罰款及監禁3年;
(b)一經循簡易程序定罪,可處第3級罰款及監禁12個月。

於 Sin Kam Wah v HKSAR (2005) 8 HKCFAR 192 一案中,終審法院確立了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五項要素,包括:

一) 是公職人員;
二) 在擔任公職期間或在與擔任公職有關的情況下;
三) 藉作為或不作為而故意作出不當行為,例如故意忽略或不履行其職責;
四) 沒有合理辯解或理由;及
五) 考慮到有關公職和任職者的責任、他們所促進的公共目標的重要性及偏離責任的性質和程度,有關的失當行為屬於嚴重而非微不足道。

相關事件:0101元旦大遊行

蘋果日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