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濫權取搜查令搜警察總部及Facebook總部 查周庭專頁訂閱者個人私隱資料


香港眾志黃之鋒及周庭入禀申請司法覆核,挑戰警務處處長、及觀塘裁判法院及東區裁判法院共 3 名裁判官,指他們分別於2019年 9 月 3 日、10 月 2 日、 10 月 31 日及 11 月 6 日,四次單方面(ex parte)向警方批出搜查令,其中 3 次容許警方存取警察總部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內的電子器材,包括被捕者手機資料;以及 1 次容許警方進入 Facebook 位於太古坊港島東中心的辦公室,存取周庭 Facebook 專頁的訂閱者資料、IP 地址以及賬戶活動記錄(log record)等資料。

申請人要求高等法院裁定以上行為違反《香港人權法案》第 14 條、及《基本法》第 29、30 條保障,裁定裁判法院早前頒布的四項搜查令屬非法,及撤銷上述搜查令。申請同時要求高院命令警方交還兩人的電子儀器,及頒令禁止警方存取、複製或保留透過上述四項搜查令獲得的資料。

是次司法覆核的申請人為黃之鋒及周庭,四名答辯人則分別為兩名觀塘裁判法院的常任裁判官(不具名)、一名東區裁判法院的常任裁判官(不具名),及警務處處長。

申請書指,兩名觀塘裁判法院的常任裁判官,及一名東區裁判法院的常任裁判官,分別於2019年 9 月 3 日、10 月 2 日及 10 月 31 日,三次根據《警隊條例》第 50(7)條,單方面(ex parte)向警方批出搜查令,容許任何一名警員進入警察總部 22 樓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查閱當中所有電子器材的資料,有關搜查令沒有加施加任何條件或限制;而本案的申請人,至今年 2 月 才知道有這三項搜查令存在。

申請書續指,東區裁判法院一名常任裁判官,在2019年 11 月 6 日,根據《警隊條例》第 50(7) 條,單方面(ex parte)向警方批出搜查令,容許任何一名警員進入 Facebook 位於太古坊港島東中心 66 樓的辦公室,查閱及存取周庭個人專頁(Facebook  ID: 622506141223354),以及該專頁於2019年 6 月 21 日,即包圍警總當日發布的一則帖文,其訂閱者資料、IP 地址以及賬戶活動記錄(log record),有關搜查令同樣沒有施加任何條件或限制。

Facebook發言人表示,Facebook並無向警方提供周庭的任何資料,「就我們所知,香港警方亦從未就該事件察訪Facebook香港辦公室,而Facebook香港辦公室亦並非座落於證供內所述地點」。Facebook香港及台灣公共政策總監陳澍亦發文指,Facebook香港辦公室從未持有或儲存任何用戶資料。

根據2019年11月法庭簽發的相關手令,警方要求搜查Facebook位於「太古坊華蘭路18號港島東中心66樓」的辦公室。不過,其實早於2019年5月,Facebook香港辦公室已遷往鰂魚涌英皇道979號太古坊一座47樓,當時傳媒亦有廣泛報道。

據了解,Facebook香港無權處理、擁有、儲存、使用或披露任何Facebook香港或海外用戶資料。Facebook會嚴謹評估對於政府索取用戶資料的要求,以確定是否符合有效法律程序,並會因理據不足而拒絕提供有關資料。

《警察通例》第44章第44-03條:
2. 11. 儘管合法行使法定權力,人員在要求或索取任何人士的資料,及其後處理該等資料(包括資料的記錄、保安及處置)時,必須遵從《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所訂的規定。如需有關《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進一步資料,請參閱《警察通例》╱《程序手冊》第 12 章、《警察通例》╱《程序手冊》第 76 章及警察內聯網的資料私隱網頁。

相關事件:0621包圍警察總部

立場新聞(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100毛(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