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沒收被捕人士口罩 提供劣質兩層口罩 被揭發後始更改措施


警方3月31日晚在旺角、太子拘捕大量市民,旺角東區議員林兆彬發現,當晚有被捕市民進入警署後,遭警方沒收正佩戴的外科口罩,聲稱作為證物,再派發超薄的兩層口罩供被捕者使用。被捕者波仔當晚被送到紅磡警署,警方要求除脫所有衣物、配飾作證物,包括口罩,警方相隔15分鐘才派發一個「薄到紙咁」口罩給他,羈留20小時期間未獲派新口罩替換,「(警方做法)係咪想展示權威,展示被捕人士就低人一等?唔值得一個合規格嘅口罩?」,至今日警方才回覆,稱被捕人士於4月2日起已獲發CSi口罩。

林兆彬在3月31日晚至4月1日凌晨,合共準備了250個外科口罩,希望透過義務律師送給身處旺角警署及紅磡警署的被捕者,但警方處理準則不一,「有時拆(口罩鼻樑位)鐵線可以畀入去,有時(不拆)又可以直接送入去」。結果當晚旺角警署大部份被捕者都取得口罩,紅磡警署早期的被捕者亦可以、但後期送抵的被捕者很多都拿不到。

林兆彬說,明白警方要求拆去鐵線或涉保安考慮,但重點不只是鐵線,而是警方為被捕者提供的口罩,是否具有3層結構、中間有熔噴布的合規格口罩。他收集到3月31日一名被捕人士獲警方提供的口罩,經消毒後剪開檢查,發現口罩只有兩層,不單止質地「紙咁薄」,關鍵是欠缺了中間層的熔噴布,防疫效果成疑。

當晚在太子一帶被捕的波仔,其後被送到紅磡警署,他憶述,進入警署見完值日官後,便被要求將衣物、配飾脫下做證物,包括正在佩戴的口罩,在沒有戴口罩情況下等待了15分鐘,警員才從一個薄口罩盒中、取出一個極薄的口罩派發。波仔坦言剛剛被捕心情不好,又害怕對口罩質素提出質疑或要求換口罩,或會遭受警方暴力對待。

除了口罩質素欠佳,波仔表示,「臭格」衞生情況亦極差,當晚羈留室內有人無戴口罩,廁所是沒有蓋的蹲廁、多人共用,眾人只是穿着紙拖鞋踩沖水的腳踏;另全個羈留室只有一台風扇,通風極度不良。波仔說,佩戴了該超薄口罩約10個鐘已覺呼吸困難,但不敢向警方索取新口罩,最終口罩戴足20小時,「有等於無」,直言:「如果我感染武漢肺炎,一定係喺警署惹到。」

當晚一名被捕人士的家屬A小姐在記者會上透過電話受訪,她憶述,當晚想為在警署內的家人送口罩但困難重重,「透過義務律師想送口罩入去,第一位警員聲稱可以拎入去,之後另一個又話唔可以提供自備口罩。」A小姐炮轟警方無準則,「連基本人權都唔畀被捕人士,唔明警方係點做嘢。」最終她無法為家人送上口罩,在內家人因為紙口罩太易穿,一晚要更換數個口罩。

林兆彬說,隨着有警員確診、難以排除各警署內有病毒細菌,為被捕人士提供不合規格口罩「隨時搞出人命」,而確保被捕者做好防疫措施,其實對警員也是保障。他已提交動議到油尖旺區議會,要求警方解釋為何沒收被捕人士口罩、交代警方提供的口罩規格、盡快公開承諾為被捕人士提供合規格口罩,林強調上述屬簡單謙卑訴求,關乎基本人權,「希望唔駛等到4月11號區議會大會,警方盡快回應。

《蘋果》已就事件向警方查詢,一直未獲回覆。警方其後則在facebook發帖,指已在4月2日起調整被羈留人士獲發口罩的安排,改向被羈留者提供由懲教工業生產的外科口罩,以保障被羈留人士和其他人的安全,及減低病毒傳播的風險。

警方又指,過往曾發生被羈留人士利用外科口內罩內的鐵線作自殘行為,故警方較早前曾提供一種兩層結構及沒有鐵線的口罩供被羈留者使用。

相關事件:0331太子831襲擊事件七個月

蘋果日報(報道)

香港電台(報道)

社區前進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