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半年內發信30次威嚇《蘋果日報》


警隊2019年10月起已最少30次向蘋果日報發信,以投訴或警告字眼指控蘋果日報針對警方行動的報道失實、製造謠言及煽動仇警情緒,更聲言保留追究權利。

警隊2019年起出現的警暴問題,幾乎已是香港社會主流共識,但上至特首下至警務處長近月明言不接受此說法。雖然警察未做過記者,2019年10月起就本報針對警暴問題的報道,連番發信,字眼亦越趨嚴厲,最初只是「澄清」並重複警方立場,繼而指控蘋果日報報道「誇張失實」、「煽動仇警情緒」,甚至直指報道「抹黑警方」,並揚言「保留追究權利」。

警方的信件除發送蘋果日報總編輯外,副本同時抄送至政府新聞處、香港報業評議會及香港報業公會,惟《蘋果日報》非兩個報業組織成員,未知警方的動機,包括是否作出投訴。蘋果日報曾向香港報業公會查詢,對方證實曾收到警務處對蘋果日報發出的信件副本,但沒就信件作出任何跟進或討論,公會亦沒有對報刊報道訂立公眾投訴機制。設有投訴機制的報業評議會,則稱需待該會討論後才能正式回覆。據悉,該會執委會曾討論有關信件內容,並向警方了解是否欲作正式投訴。不過,根據報評會網頁,該會處理的投訴範圍只涉及「報刊侵犯私隱、刊登色情淫褻、不雅或煽情的內容」,警方有關來信中的指控,似乎均與此無關。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警方針對本報是因「《蘋果》有影響力」,警方不少來信均針對報道用字,「文字本身有佢意思,點解讀有關文字同解讀完引伸嘅觀感,都會產生唔同效果。」官方立場的動機必是維護官方及警方,惟民間亦會有不同角度,「《蘋果》可能代表住民間部份,甚至大部份主流睇法」,所以字眼表述必然不同。他認為警隊未來或面對被清算,從政治利益角度,更需從民間輿論入手,「係打緊宣傳戰,希望壓縮傳媒表達及反映老百姓嘅主流意見同方向,同時佢唔希望呢啲負面報道成立,官方要確保對佢哋不利嘅輿論以後唔會影響佢哋,咁保障自己就要禁止呢啲負面報道,出信去反駁。」但劉直言香港有多元資訊渠道,如《蘋果》刻意扭曲事實,「除非大家係儍啦,唔係實識分(辨)」,具公信力的民調早已反映主流民意對警隊的不滿,故反建議警方,不如直接以行動及透明度去說服公眾更好。

《蘋果日報》總編輯羅偉光回應時透露,過去亦曾收到警方來信,惟近期明顯更頻密,不排除跟本報杯葛警方記者會有關,直言完全不會因警方來信而感到壓力,亦全不同意警方信件的內容及指控,「《蘋果》公信力來自報道本身,我哋同事有冇做好查證,唔係警方呢啲信嘅措辭,佢哋啲字眼亦唔會discredit到我哋,事實係根據調查,《蘋果》公信力係逆市上升。」他又稱,不擔心前線記者因此被警方針對,「佢哋出唔出信,都唔會對所有記者客氣。」

《基本法》第27條:
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蘋果日報(報道)

蘋果日報(報道)

LIHKG(討論)